第079章:放眼遠看
風天澤一聽到懷里的人發出悶吭的痛叫聲,心里立刻繃緊,擔憂的問:"靈兒,你怎麼了,哪里不舒服?"

"我胃疼,最近一直都沒有正常飲食,所以胃疼有些頻繁了."月聽靈沒有隱瞞,心里很明白自己的病怎麼樣.

三年前她就知道自己有胃疾,所以爹娘一直都很注意她的飲食,只要她不吃一餐,他們就急得團團轉.因為飲食正常,所以這些年來胃部很少犯疼,但自從嫁給南冥王之後,這飲食就成了個大問題,胃痛的毛病也跟著來了.

"來人啊,馬上備膳."他知道她有胃疾,剛才過于高興,差點就忘記讓她進食了.

"我要吃烤雞."一聽到備膳,她很興奮,立馬脫口而出自己想吃的東西.

只可惜被拒絕了.

"不行,百草了,你病還沒好,傷口也還在愈合,要吃點清淡的東西.想吃烤雞,等你的傷和病好了再吃."他帶著寵溺,威嚴的提醒她,不給吃就是不給吃.

"我的病已經好了,傷口也差不多好了."她抗議道,只想吃香噴噴的烤雞.

"你敢你現在頭不暈,你敢你手臂上的傷口一點都不疼了嗎?"

"我……"

她仔細的感受了一下,發現還真的有點點頭暈,手臂上的傷口就更不用了,當然疼.

沒辦法,看來這烤雞是吃不成了.

不過他關心她,愛護她,這種味道比烤雞還美味,總得來還是賺了.只要賺了就好,賺多賺少不是主要問題.

風天澤微笑的看著她,突然想起了北進王,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沒有了,嚴肅的問:"靈兒,你還沒告訴我當時為何與北進王走得如此之近?"

他因為這件事氣了怎麼久,不弄清楚不行,不然他心里犯疼.

月聽靈竊喜一笑,慢慢的解釋道:"風,我跟你哦,那個北進王被我耍得團團轉都不知道呢!他想從我的嘴里套出南明王府在哪里,結果讓我給騙了,我厲害吧."

"什麼,他問你南明王府在哪里?"他陰沉道,對此滿是懷疑.

這個北進王,到底在謀算著什麼?

"他也沒有直接問,只是問我南明王府旁邊有什麼景物.我月聽靈不是笨蛋,當然知道他是間接的問我南明王府在哪里,所以我就跟他瞎掰,我是被蒙著雙眼帶到南明王府,什麼都不知道."

笑而自沒.聽了她這些話,他釋然的笑了,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輕逗著她,"你這個鬼靈精."

"我精著呢,想要在我月聽靈身上使計,不是那麼容易的事,美男計對我沒有效果.風,我警告你哦,我這個人只接受一對一的感,我不管你們男人怎麼看待三妻四妾的想法,只要你多娶一個女人,我立刻消失,我絕對不會跟另外一個女人分享我的丈夫,不然我願一輩子一個人."她突然想到古代男人的三妻四妾,于是嚴厲的警告他,半點不像是在開玩笑.

他輕抿一笑,逗著她,"才剛學會走路,你就想跑了嗎?"

"我這叫放眼遠看,穩賺不賠,如果一開始就知道是賠本的買賣,誰願意做?"

"你把對我的感當成買賣來看待嗎?"他有些郁悶,不想他們之間的感如此輕浮.

"我不是把我們的感當買賣來看待,我是當一個賭局來看待,賭注就是我的一輩子,如果明知道賭會輸,我難道還會買嗎?別的女人或許能接受自己的丈夫三妻四妾,但是我不行,不管我有多愛這個男人,只要他接受了另外一個女人,我就不會接受他."

月聽靈把問題得非常嚴肅,像是在一件嚴重的事.

風天澤認真的對待,承諾道:"只要你不背叛我,我對天發誓,你月聽靈是我風天澤唯一的妻子,唯一愛的女人."

只要她不背叛他,他可以把她當成所有的唯一.

聽到他的誓,她滿意的點點頭,將食指放到他的嘴上,帶著一股邪氣,壞笑道:"風,要記住你今天的話哦,不然有你好看的."

他握著她的食指,溫柔的笑著,再次加重承諾,"如果有一天我違背了這個誓,甘願死在你的手中."

"呸呸呸……不要什麼死不死,好不吉利啊!"她沒有抽回自己的手,心里已經得到了想到的答案.

她相信他是個重承諾的人.

"靈兒,我真的很好奇,你一個大家閨秀,居然知道賭場里的買大買,稀奇啊!"他玩味的跟她開玩笑,其實並沒有因此懷疑她什麼.

據他所知,她是個好動的人,經常往外跑,會知道外面的世界,很正常.

然而她卻不然,以為自己錯了什麼,于是強烈的爭辯,"誰大家閨秀就不能知道賭場的事?"

她已經做了三年的月聽靈,只怕回去無望,那就繼續做下去吧.

"我沒不能,只是稀奇."

"哼."

這時,仆人將食物端了進來,一一擺放在桌子上.

月聽靈一看到吃的來了,立刻下床穿鞋,想跑過去吃東西,結果因為弄得太急,剛站起來就覺得頭部眩暈,差點又倒坐了回去,好在後面有人及時的接住她.

風天澤一看到她要倒下,趕緊起身抱住她的腰,沒讓她給摔回來,溫柔的訓斥道:"沒人跟你搶,急什麼?"

"我餓得前胸貼後背了,只想早點解決肚子問題."她尷尬的解釋,但很快就恢複了正常,並沒有因此而再難為,看著桌子上的菜,垂涎三尺,忍不住喃喃自語,"一會我要大開吃戒."

"……"他無奈的搖搖頭,然後將她橫抱起,親自把她送到餐桌前,將她放到凳子上,然後坐在她旁邊,陪她一起吃.

她毫不客氣的開動,也不在乎吃相,一心只想把肚子填飽,一舉一動天真自然,毫不掩飾真實的自己.

他看著真實的她,突然覺得比看那些做作的大家閨秀順眼多了.原來自然一點,不做太多的掩飾,做真實的自己,是那麼的誘人.

她看到他不吃,然後給他夾菜,"風,你也吃啊,一個人吃飯怪沒意思的,一起吃吧."

"好."他拿起筷子,慢慢吃,邊吃邊看著她,食欲大開.

然而就在兩人吃得正起勁的時候,落木面帶慌色的走了進來,恭敬道:"王爺,剛得到消息,皇上昨晚遇刺,而且還受了傷,好在只是輕傷,並無大礙."

風天澤聽到這個消息,表立刻變得很嚴肅,眼里暗含著怒火,放下筷子,嚴寒的問:"刺客是何人?"

"刺客穿著夜行衣,而且個個武功高強,皇宮里一般的侍衛根本就擋不住,所以皇上才會受傷.那些刺客刺殺不成,便逃離而去,沒能抓到一個審問."uoef.

"飯桶,連幾個刺客都抓不到,養這些禁衛軍有何用?"風天澤震怒的拍打桌子,把正在吃飯的月聽靈嚇了一跳,于是抱怨道:"風,你那麼用力拍,萬一桌子報廢了,你叫我吃什麼呀?"

"……"他沉默不語,把手收回來,沒再去打桌子,而是冷漠的對落木下命令,"交代下去,本王現在就進宮一趟,需要些時日,王府里的事由百草居士做主,如有重大之事,差人到皇宮來告知本王."

"是."落木接下命令,立刻去辦事.

月聽靈一聽到他要進宮,食欲沒了,帶著一點無奈,輕聲道:"風,你要進宮嗎,帶我一起去好不好?"

其實她一點都不想去皇宮,但沒辦法,她更加不想離開他,所以只好跟著去.

"靈兒,你還是呆在王府比較安全,此行前去恐怕會遇到刺客,而且還會有一場硬戰,我擔心你會有什麼閃失."風天澤不想她去冒險,勸著她留下.

"那我就更要去了,我過,不求和你有福同享,但會跟你有難同當,我不會讓你一個人去犯險.再了,你手腕和腳腕上的傷還沒好,萬一我不在你身邊,你又耍酷不上藥,那怎麼辦呢?不管,我非去不可,你不讓我去我就自己去,大不了死在你設的那些什麼機關陷阱里."

"我現在就要進宮,你的身子還沒好,跟著去會影響到你的病."

"皇宮里的禦醫應該挺多的吧,這不是什麼問題."

"皇宮里有太多的爾虞我詐,我擔心……"

"我還不算太笨,想要算計我,沒那麼容易.風,你怎麼不想帶我去,是不是想到外面去拈花惹草?"

她是鐵了心的要去,他什麼都沒用.

"……"

他有些拗不過她,猶豫片刻之後,只好答應下來,"好吧,你吃飽之後讓婢女梳妝好,我們就出發."

他南冥王天不怕地不怕,如今卻有點害怕一個叫月聽靈的女人,出去只怕沒人相信吧.

"好."她點頭回答,繼續吃東西,心里因為能降服南冥王而感到高興.

誰魔鬼收服不了的,她現在不就是收服一個了嗎?

親們,求月票啦,支持依依的親們趕緊投月票啦吧,偶無恥的求月票!為求月票,今天加一更,凌晨先送上兩更,下午再加一更,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