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不再抗拒
沒多久,百草居士趕來了,看到月聽靈手臂上的衣服透著血漬,立刻明白是怎麼回事,"王爺,王妃手臂上的傷口已經裂開,只怕要重新上藥包紮,不然容易感染,以至于發炎."

沒等風天澤回應怎麼做,彩荷卻慌急的走了進來,帶著懼意,顫抖道:"奴婢叩見王爺.王爺,王妃今天還未服藥,奴婢尋了她許久才尋到這里."

"……"風天澤眉宇間的怒氣瞬間冒了出來,直鄒眉頭,一臉的緊繃,冷的質問:"為什麼不喝藥?"

他時時刻刻擔心她的身體,她卻不喝藥,真是氣死他了.

"那你為什麼不上藥?"月聽靈理直氣壯的反問,此時手臂已經沒那麼痛,有力氣跟他爭辯.

"本……我又沒有受傷,上什麼藥?"他差點以'本王’自稱,不過後來還是打住了,及時改口.

她暗自偷笑,但卻不跟他討論這個話題,而是先重點,"你怎麼沒受傷,別以為你的子和褲子把傷口蓋住了我就不知道,我告訴你,我心里很清楚."

"那是傷,不礙事."

"這也叫傷嗎?都已經化膿了,還叫傷,那在你眼里,什麼才是大傷?"她趁他不注意,將他一邊的子給拉了起來,讓他那些已經化膿的傷口展露出來,嚴厲的質問.

看到他手腕上那些化膿的傷口,她心疼不已,忍不住往他的手腕上吹了吹氣,溫柔道:"一定很痛吧."

"不痛."他強硬的把手給收回來,不讓她再看,心里亂成一團.

她剛才往他手腕上吹氣的時候,那種冰冰涼涼又帶著一點暖暖的感覺,差點把他征服了.

她真的有征服他的本事.

"就愛逞強,手腕都爛成這樣了,還不痛?別以為自己是個男人,受傷了不痛就是真男人,不愛惜自己身體的人,都是笨蛋."她氣鼓鼓的瞪著他,再次拉起他的手,查看他的傷口,然後吩咐一旁的彩荷,"彩荷,馬上去打一盆清水來."

"這……王妃,您,您的藥……"彩荷有點不知所措,想去打水,但是又礙于手中的藥,很為難.

如果王妃不把藥給喝了,那就是她失職.在南明王府,失職之人,必定受到處罰.

"我的病已經好了,不需要喝藥,你把藥倒掉吧,順便打一盆清水來."月聽靈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根本沒打算喝那碗藥.

她是無所謂,但有的人卻很在意.

風天澤看到她不願意喝藥,擔心她的身體吃不消,于是嚴厲的下命令,"你必須把藥給喝了,手臂上的傷口已經裂開,必須及時處理."

"風,你今天要是不乖乖的把手腕和腳腕上的傷口處理好,上藥包紮,我就不喝藥,也不處理我手臂上的傷,這樣我們就可以同甘共苦了,你的傷口化膿,那我也讓我是傷口化膿,你覺得怎麼樣啊?"她一臉的俏皮,帶著一點邪笑,像是在威脅他,但話語中又暗含著濃烈的關心.

他呆然的看著她,感動了,茫然了,淪陷了,想逃避,但卻又想把視線鎖在她身上不動,他就好像中了很深的劇毒,無藥可救,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她對他的關愛,那是一種出自內心的關愛.

看到他呆呆的不動,她輕柔一笑,再一次命令彩荷,"彩荷,你先把藥擱著吧,先去打水來,我要幫王爺處理傷口,去吧."umvg.

"好,奴婢馬上去."彩荷想了想,決定聽王妃的,于是將藥擱放在桌子上,快速的去打水.

看得出來,王爺似乎已經對王妃妥協了,所以她自然聽王妃的.

第一次看到有人能讓王爺妥協,真的是奇跡.也氣到在.

風天澤沒有半句話,依然呆呆的看著她,視線始終沒有移動過,久久之後,忍不住的伸出手,輕觸著她的臉,感歎道:"你這又是何苦呢?"

月聽靈對他綻放出一個如花一般的笑容,甜甜的回答道:"我心甘願,從今天開始,我月聽靈要跟你風天澤同甘共苦,不求你有福跟我同享,但是有難我必定跟你同當."

"你這是什麼道理?"他詫然至極,她的這番語讓他感動到了心底,到了無可自拔的地步.

她不求跟他有福同享,卻願意跟他有難同當,這話要是從別人的嘴里出來,他一點都不相信,但是出自她之口,他卻毫無理由的相信她,至于是何原因,他不知道.

"你別管這是什麼道理,反正我就是想怎麼做.我知道你還在生我的氣,我也知道你心里對我還有所懷疑,但我不生氣,更不怪你.你不是一個簡單的人,做的事也不簡單,凡事多留點心眼,那是很正常的事,我沒有理由生氣,所以我現在不求有福能和你同享,但是有難我必定和你同當,這一點,你阻止不了,因為是我了算."她更為強勢的出心中的話,只為能讓他更相信她一點.

他們還需要經曆更多的事來增加彼此之間的信任,所以她要有點耐心,慢慢的等他.

"你不覺得這樣很傻嗎?"他心里滿是激動,手忍不住又想去觸她的臉,但這一次卻沒有勇氣再去碰她,因為那顆煩亂的心更亂了.

為什麼她能給他那麼多的震撼,震得他心里那厚厚的冰層都要裂開了?

"傻就傻吧,傻一點未嘗不好?人太聰明了會活得很累,傻人也會有傻福的."

其實她是真心的願意和他同甘共苦,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只因為她喜歡有他在身邊的感覺.

這時,彩荷端著清水走了進來,恭敬道:"王妃,水來了."

月聽靈站了起來,拉著風天澤坐下,然後將他的子挽起來,打算幫他處理傷口.

風天澤不願意,把手給收了回來,冷漠道:"先處理你的傷口."

冷漠中暗含著柔,任誰都聽得出來.

"先處理你的傷口."她不願意,將他手拉回來,加重力道,不讓他再收回來,然後蹲下身子,拿起毛巾,一點一點的給他清理傷口,生怕弄疼他,所以特別的心,時不時的用嘴吹.

百草居士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心里是非常的相信月聽靈,同樣也看出了王爺對她的喜歡,但有些話不好,只能埋在心里.

王爺能遇到這樣一個愛他的女人,已經是老天的恩賜了,希望他能好好珍惜.

彩荷在一旁更換毛巾,還有遞藥和繃帶,心里有了這樣一種硬性的念頭,從今天開始,王妃的一切就代表王爺的一切.

風天澤坐著不動,兩眼看著為他清理,包紮傷口的女人,她的細心,她的輕柔,她的怡然,深深的吸引了他.

這樣的她,叫他還怎麼抗拒?

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如此的關心過他,他這輩子也沒有想過,以為自己會孤獨終老,誰知老天爺卻把她給送來了,是天意,還是人為呢?

是天意也好,人為也罷,在沒有確定她是魔教的人之前,就當她是個簡單的人吧,好好享受這種只怕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有的幸福感覺.

風天澤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不再抗拒,欣然的面對心里此時此刻所想的,臉上慢慢的浮現出溫和的笑容.

百草居士眼尖的看到了這個笑容,同樣的也笑了,開心的笑了.看來王爺已經決定接受王妃,這是好事,只希望王妃不是另有所圖才好.

"好了,這樣你的傷口才會好得快.你這是新傷加舊傷,足以證明你以前都不愛惜自己.不過沒關系,從今天開始,我會盯著你,你要是不乖乖上藥,我有的是辦法對付你."月聽靈蹲了很久,一點點的為風天澤處理傷口,上藥包紮好,弄了差不多一個時辰,然後可愛的警告他,接著就站起來.

但才剛站直,頭部一陣眩暈,半點預兆都沒有,眼睛一閉,整個人倒了下去.

"靈兒……"風天澤看到她倒了下來,即刻起身,伸手攬住她的腰,將她抱入懷中,沒讓她摔著,然後大聲的叫喊,"靈兒……靈兒……"

不管他怎麼叫,懷里的人始終都沒有睜開眼睛.

百草居士趕緊給她把脈,沉重道:"王妃身體還沒痊愈,又不按時喝藥,剛才蹲得太久,導致了氣血不順,所以才會暈倒,必須趕緊醫治,否則況會越來越嚴重."

"那你等什麼,還不趕緊救她?"風天澤太心急,直接大吼的命令百草居士.

"王爺,您還是先把王妃送回房里吧,這樣比較好醫治.彩荷,王妃的藥已經涼了,你趕緊拿去熱一熱,然後送來."

"是."彩荷立刻端藥去熱,用跑的出去.

風天澤將月聽靈橫抱起,直接往屋里走,不送她回她自己的房間,而是抱進他的房間.

百草居士看到風天澤將月聽靈抱到他自己的房間,更開心的笑了,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這才跟著走進去.

照他們兩人這樣的發展,用不了多久肯定是一對恩愛的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