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只有冷漠
月聽靈被禁在北樓里好多天了,北樓的門外有侍衛把守,她幾次出去都被攔住,沒辦法,只好乖乖的在北樓里呆著.

"春暖,夏涼,你們幫我去北樓找一下王爺,就我想見他一面,可不可以?"

春暖和夏涼可以出北樓,現在看來只能靠她們.

"王妃,王爺閉關練功了,過了下個月十五才出關,現在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見到王爺."

"是啊,王爺早已經下了封令,不見任何人.王妃,您還是安靜的待在北樓里吧,尤其是十五月圓夜,不管聽到什麼聲音,千萬不要出來,只要您不出來,就不會有任何事."

"為什麼?"

今天是初一,還有十多天就到十五了,十五那一天,真的躲在房間里不出來就會沒事了嗎?

"這是王爺交代的事,誰都知道王爺十五月圓夜會變成血煞魔鬼,所以王爺交代,十五晚,所有的人在亥時之前必須呆在自己的房間里,不准出來,就連十八奇士也不例外."

"王妃,不管您想找王爺什麼事,都等過了這個十五吧,王爺既已閉關,就不會見任何人,就連皇上來了,他也不見的."

聽了春暖和夏涼的這番話,月聽靈只好打消了去見風天澤的念頭,不過卻很想知道十五月圓夜他是怎麼度過的?

為什麼她心里有一層淡淡的憂傷呢?

不管為什麼,過了這個十五再吧,或者等他氣消之後,就什麼事都沒了.

風天澤把自己關在密室里,盯著一把黑劍發呆,一動不動,心里亂糟糟的,煩躁至極.

打從皇宮回來的那天起,他的心就無法平靜過,就算看著天魔劍也還是那麼的心煩意亂,根本就靜下心來練功,腦海里想的全都是月聽靈和風鴻宇在一起的場景,越想越難受,感覺有那麼一團火在心里旺盛的燃燒.

他從來不會為任何人如此的費心費神,就連皇上和語芙都沒能讓他這般煩躁,為什麼她可以,她憑什麼可以?

這時,眼前的黑劍突然冒出了光,似乎跟風天澤內心的怒火一樣.

風天澤看到黑劍發光,于是就稍微的平息內心的怒火,然後用手按了一下劍柄,跟劍話,"本王絕對不會被一個女人所左右的,對吧?"

話剛完,黑劍上的光慢慢的消失了.

天魔劍已經跟他融為一體,他喜,它喜;他怒,它亦怒,只有在他的手里,它才是一把真正的魔劍.他需要時間把月聽靈這個女人徹底從心里抹去,所以在十五月圓之前,他絕對不會見她,過了十五月圓之後,他依然還是以前的南冥王,對她,只有冷漠.

……

一份已經刻入心里,等待萌芽的愛,真的可以抹去嗎?

這個答案,需要求證.

十五月圓夜,轉瞬即來,亥時還沒到,所有的人都已經躲在各自的房里,閉緊房門,半步不敢踏出來.

整個南明王府籠罩著一層昏暗的陰森,仿佛暴風雨就要來臨.

入v通告:

親們,文文到此要上架咯,先感謝親們的大力支持,嘻嘻……

其實看v文也不貴,一千字才幾分鍾,但是依依要寫很久喲,嘻嘻……

往下的故事會更加精彩,親們可不要錯過喲,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