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有點難過
風天澤直接帶著月聽靈飛身進入皇宮,落地之後,立刻有巡邏侍衛跑過來,看清了眼前的人,急忙下跪行禮,"叩見王爺."

"……"風天澤沒有理會這些侍衛,任由他們跪著,放開月聽靈,整個人像冰塊一樣冷,毫無感,仿佛是一個冰雕出來的人,不發一語,直接往前走.

月聽靈無所謂的聳聳肩,習慣了他的冷漠,所以沒放在心上,跑的跟上去,但因為裙擺太長,不敢跑太快,用手提著裙擺,輕聲的喊著:"風,你別走那麼快好不好,等等我.我第一次來皇宮,對這里不熟,很容易迷路的,喂,等等我呀!"

又是他在前面走,她在後面追,還真懷念剛才他護著她那種感覺.

不過沒關系,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慢慢來,她不能一下子要求太多,而他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變成柔似水的人.

奇怪了,她干嘛想著南冥王對她的呵護,干嘛要想著他變成一個柔似水的人?除非他愛上了她,要不然這個呵護和柔不可能長久,然而要他愛上她,只怕比登天還難,所以她還是做好心里准備吧.

風天澤不想放慢腳步,走得更快了,心里亂成一團,滿腦子想的都是剛才所發生的事.

剛才她給了他很多的震驚,很多的激動,讓他的心徹底的亂了,亂得他不知道該怎麼去整理,怎麼去面對?

他需要一個人靜一靜,好好的想想,想想該把她放在心里哪個位置會比較好?

"風,你等等我呀,等我."月聽靈加快步伐,快跑的想跟上他,可就是追不上,和他的距離是越來越遠,結果一個不心,踩到了裙擺,摔了一跤,悶吭的痛吟了一聲,"嗯……"

聲音不大,走在遠處的人根本就沒聽見,也不知道,繼續走自己的路,沒多久便消失在一個拐角處.

看著他頭也不回的走了,最後消失在她眼前,她心里有一層淡淡的傷悲,有點難過,像是吃了很苦的東西.

他有必要怎麼冷漠嗎?

也對,如果他不冷漠,那就不是南冥王了.

月聽靈傷心了一會,調節一下,然後自己爬起來,輕輕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土,不再讓自己陷入悲傷的世界中.

就因為回過了神,她才發現左手掌因為剛才那一摔,擦傷了,流下了點點血漬.

"早上出門摔一跤,現在又摔一跤,半路還遇到刀光劍影,看來我今天還真不適合出門,夠倒黴的."她自自語了一番,然後拿出手帕,簡單的給自己的手掌包紮,免得被感染了.

但才剛包紮到一半,一個很有磁性的男音從旁邊傳來,"這樣包紮傷口,很容易感染,必須用藥水處理,然後用上等的絲綢包紮才行."

月聽靈順著聲源處望去,看到一個帶著陽光笑容,身上散發著文雅和高貴氣息的男人,遠遠的看他,還真有點天使的味道,從他的衣著來看,絕非一般人,很有可能也是個王爺.

他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