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淡淡溫柔
風天澤低下頭,看了她一眼,露出一個淡淡溫柔的笑容,接著移開視線,臉上笑容立刻消失,表恢複回原來的樣子,冷如冰霜,眼神犀利陰狠,將圍著他的人簡單的掃視一遍,不屑的冷笑,全然沒有把這些人放在眼里,"向問天,你想讓你手下這些人今天全部給你陪葬嗎?"

"好大的口氣,我倒要看看傳聞中的南冥王是不是真的如此厲害?今天我不僅要為歸音報仇,還要搶回天魔劍.有怎麼一個佳人給你陪葬,你應該沒有遺憾了吧,受死吧."向問天緊握劍柄,運足十成的功力,強勢的朝風天澤刺了過去.

其他的人也一並開始行動,都使出全力,眾人齊攻,打算一舉取了風天澤的性命.

月聽靈看到這樣的陣勢,很擔憂,兩手做好准備,打算出手幫忙.然而她還沒出手呢,那些攻擊過來的人都紛紛的被反彈回去,有的撞到身後的東西,有的跌落在地,均受了重傷,只有向問天一個人,還拿著劍懸在半空中,使勁的往前刺,但就是刺不過去,仿佛被一道隱形的牆擋住了.

看來南冥王真的不是一個傳,既然如此,她就不用出手咯,這樣也很省事.

現在的他,又帥又酷,還有隱藏得讓人無法察覺的溫柔,她還挺喜歡的.

風天澤兩眼直視著劍鋒,沒有出手,渾身對外散出一股強勁,阻止那些靠近他的人.等所有的人都被震飛之後,這才轉動了一下手掌,朝向問天的心口上擊了過去,掌力將向問天擊退了十多步,最後還拿著劍,撐在地上,半跪了下來,口吐鮮血,滿眼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人,"怎麼可能?"

他什麼也是江湖上數一數二的高手,和怎麼多人一起,居然還近不了南冥王的身,不可能.

連接近他都不可能,還怎麼殺他,怎麼奪回天魔劍?

月聽靈看到局勢扭轉,忍不住拍掌歡呼,"哇哇哇,風,你好棒啊,真厲害."

"……"風天澤無視她的歡呼,似乎已經喜歡她的咋咋呼呼,一直冷眼的看著向問天,嘲諷道:"憑你也想殺本王,做夢.你連本王都無法靠近,更別是拿得動天魔劍."

"天魔劍本來就是我魔教之物,只是被你們逍遙宮給奪去了."

"這話你應該去問向南山,問清楚天魔劍到底是逍遙宮的,還是魔教的?本王今天不殺你,留著你給向南山帶個話,告訴他,本王必滅魔教.你帶來殺本王的這些人,絕大部分已經五髒俱損,沒幾個能活得過明天,這就是本王要你為今日之事所付出的代價."風天澤話一完,就帶著月聽靈縱身飛去,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向問天吃力的站起來,看著橫躺在地上的人,死傷無數,突然覺得自己這一次的行刺太沖動了.

是他看了南冥王.

"少主……"無音帶著傷,慢慢的走過來,表很沉重,不知道該什麼好.

原本是想借此機會挫挫南冥王的銳氣,沒想到反而吃了大虧,更想不到南冥王如此的厲害.

"無音,通知大家,回去好好養傷,以後再對付南冥王."向問天收起傷感,不想這樣的被擊敗.

"少主,能活下來的,只怕是沒幾個.剛才要不是明法替我擋著,只怕我也去見閻王了."

"找人好好安葬死去的弟兄,告訴他們,我一定會殺了南冥王,為他們報仇."

"是."

少主傷心難過了,被南冥王傷到了,她無音發誓,一定要讓南冥王付出千百倍的代價.

向問天滿臉憂愁的離開,無音也走了,然而他們卻沒發現,在一處的屋頂上,站在兩個人,一男一女.

"二師兄,剛才你為什麼不讓我出手幫大師兄呢?"白香寒帶著一絲怒氣,怪的問旁邊一身溫文儒雅,穿著白衣的男子.

魏子明淡雅的笑了笑,溫和的解釋,"大師兄是南冥王,你覺得他需要我們出手幫助嗎?你如果膽敢不經請示就出現在大師兄面前,他一定不會給你好顏色看,甚至會動手傷人,別忘了,我們這一次可是背著師父偷偷跑出來,不能聲張.好了,大師兄你也看到了,該跟我回逍遙宮了吧?"

"二師兄,你有沒有感覺到,大師兄似乎對那個女人不太一樣?"

她的大師兄,永遠都是一副千年寒冰的樣子,從不觸碰任何人.但是現在,他居然抱著那個女人,半刻都沒放開過,難道大師兄變了嗎?

"師妹,她是大師兄的妻子,大師兄當然會對她不太一樣.我知道你喜歡大師兄,但是你要明白,大師兄不喜歡你,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你還是接受現實吧.你也別怪我話太直,我只是不想你越陷越深罷了,而且你心里也很清楚,你和大師兄不可能."

"我知道不可能,所以我只是想在遠處默默的看著他.可是這一次看到他如此的護著別的女人,我心里有點難受."

"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是他的妻子,南明王妃,他能不護著嗎?師妹,走吧,回逍遙宮去."

"恩."

她多麼渴望,她就是南明王妃,但是她又害怕,她害怕大師兄的冷漠和煞氣,不敢靠近.

或許她一輩子就只能這樣遠遠的看著大師兄了.

為推薦票加更,嘻嘻……親們要多多收藏和推薦喲,最好留下爪子,支持依依,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