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想不明白
風天澤一直都是個平板冷漠的人,極其嚴肅,不喜笑,更不會開玩笑,但不知道為什麼,卻突然順口了一句玩笑話,有一種想逗人的心里.--

他就是有一種想逗她的沖動,而這種沖動有時候根本不受他控制,來就來.

然而就是因為他無意的一句,嚇得月聽靈立刻把嘴里的食物吐掉,一邊吐一邊臭罵,"風天澤,你個混蛋,我只不過是吃你幾塊點心,你用得著下劇毒嗎?不想給我吃的話,你吭一聲就好,本姐絕對不會動你的破點心."

月聽靈剛罵完,突然有一把鋒利的飛刀朝她直射過來,正在她想閃避的時候,飛刀卻被茶杯蓋子打掉了.

鏘……

飛刀和茶杯蓋子相撞,飛刀被打成兩半,掉落在地.茶杯雖然也碎成幾片,但卻沒有掉落,繼續朝前飛射,速度快如閃電,射到了一個年輕男子的手臂上,痛得他輕聲低吟,但卻沒有痛喊,而是直接跪到地上,不服道:"王爺,這個女人對您出不遜,該死."

從來沒有一個人敢對南冥王這樣的話,如果了,那他立刻就是死人一個.

"……"月聽靈看著眼前跪在地上的男人,再看看坐在她身邊的男人,嚇傻了.

如果南冥王真的想下毒害死她,剛才又何必救她呢?

他救了她,這就明點心了沒毒.既然沒毒,那他為什麼要騙她?

想不明白.

風天澤用茶杯蓋住將飛刀打掉之後,不管嚇傻的月聽靈,冷眼看著跪在地上的男人,陰邪的訓斥道:"沒有本王的允許,誰要再敢動她,死.這次本王先饒過你,下一次,就是要你的命."

"可是她該死."男人還是不服,兩眼滿是怒火的瞪著月聽靈,殺氣騰騰.

月聽靈接觸到他那種眼神,渾身顫抖了一下,再看看其余的十七個人,將他們簡單的掃視一遍,在他們身上,感覺到了強烈的忠誠,他們對南冥王的忠誠.

世人都懼怕南冥王,都他是個魔鬼,一個魔鬼,怎麼還會有人對他如此忠誠呢?

她現在越來越想知道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了?

風天澤從打掉飛刀的那刻起,一直都現在都沒有看月聽靈一眼,而是陰寒的瞪著跪在地上的男人,霸氣沖天,"她該不該死,本王了算,何時輪到你來決定了?"

"屬下知錯,請王爺恕罪."男子不再爭辯,收起殺氣騰騰的眼神,真誠的認錯.

"本王的話,你們都聽清楚了嗎?"

"聽清楚了."十八個人,異口同聲的回答,聲音宏亮雄偉,振奮人心.

月聽靈這下更傻眼了,用著一種敬佩的眼神看著眼前的男人,忽然有一種被征服的感覺,被他威嚴迷人的氣勢給征服了.

只怕連皇上都沒有他這般的有威嚴吧,那是一種霸者,統治者才能有的氣勢.

若能收服此男,必定傾得天下.

但想要收服一個嗜血魔鬼,談何容易?以後她跟他在一起,她還是注意點吧,免得一個不心惹怒了他,命不保,她還想多活幾年呢!

突然,一陣悠悠的琴聲從空中傳來……

推薦票加更,嘻嘻……親們,收藏還不夠強烈啊,大家多支持點,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