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十八個人
舒舒服服的洗了一個花瓣澡,再美美的吃了一頓之後,月聽靈覺得整個人舒服極了,同樣的有精神和力氣去找風天澤興師問罪. 這個家伙居然灌醉她,她必須得去問清楚緣由才行,就算不問緣由,也要知道昨天晚上她喝醉之後到底發了什麼事? 雖然她很確定自己沒有**,但總感覺有那麼一點詭異的事發生,所以一定要把事弄清楚. 春暖,夏涼還是老樣子,到了東院大門外就不敢再往前走,而是呆在外面傻等. 月聽靈獨自一個人進去,不過才剛走進院子里沒多久就看到一群人兩排的站在原地不動,不僅表嚴肅認真,就連肢體也是那麼的硬板,還真是一動不動,但兩眼中滿是敬意,還有懼意.數了一數,一共是十八個人,男女都有,而且每一個人看起來都不是簡單的人物,穿著打扮像是江湖中人,並不是侍衛. 奇怪了,冰塊臉一向都不喜歡有人進東院,怎麼今天來了怎麼多人呢? 難道變天啦? 月聽靈越想越覺得奇怪,覺得有點意思,于是走過去,來到那十八個人中間,一個一個去瞧,瞧著瞧著,忍不住俏皮的問,"喂,你們在干什麼呀,練站姿嗎?好像不對,難道在曬太陽?" "哇,這位姐姐,你很漂亮." "喲,帥哥一個哦." "大叔,你的胡子太長了,心吃飯的時候連胡子也吃進去了." "先生,你的這身衣服很不搭配." "老伯,你的頭發沒梳好." "公子,你看起來還挺時尚的." 不管她什麼,站著的十八個人始終沒有半點動靜,甚至連眨眼睛都很吝嗇,久久才動一次. 因為沒人理她,讓她覺得很無趣,干脆也不再和他們話,轉身回來,看著不遠處端坐的人,然後走過去,沒有請示,直接坐在下來,無邪的問:"風,他們是誰啊,怎麼都站著不動呢?" 風天澤坐在石凳子上,悠哉的喝茶,不發一語,渾身都是寒氣,甚是逼人. 月聽靈看到他不話,只好亂猜,"你們在談正事嗎,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 "……" "看樣子不怎麼像是在談正事,倒像是在懲罰.風,他們十八個人是不是犯錯了,所以你在對他們罰站?" "……" "以你的性子,如果真的有人犯錯,絕對不只是罰站而已吧,難道你們在等人?" "……" 不管她怎麼亂猜,他就是不理她,讓她猜去,他繼續喝自己的茶,依然不發一語. 慢慢的,她得也沒勁了,干脆不再,看到桌子上有很多點心,不問自拿,大膽的吃了起來,邊吃邊無所謂的道:"搞神秘,搞就搞吧,反正跟我沒關系,你們愛搞什麼就搞什麼?風,我發現每次來你這里都有很多點心吃,而且都很好吃,這是不是你刻意拿來招待我的啊?" 她以為他這一次還是一樣,什麼話都不,誰知…… "是的,里面下了劇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