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醉後真
風天澤一杯都沒喝,只負責倒酒,看著她一杯又一杯的喝.

月聽靈喝了差不多七八杯酒,此時已經醉得開始發酒瘋,胡亂語,而且酒後更為大膽,用手去輕輕的拍了拍風天澤的臉,一臉的傻笑,"風,你怎麼有三個頭啊,不過每一個頭都很好看,呵呵,你長得真好看,摸起來手感也很好."

"……"

長得好看——這個詞拿來形容女人比較恰當吧,拿來形容男人,尤其是形容他,感覺像是一種侮辱.

不過聽到她的贊美,他心里還是覺得挺爽的.

"風,我跟你一個秘密,你千萬不要告訴南冥王哦,不要告訴他."

"什麼秘密?"他沉冷的問,很想知道這個秘密,不理會她醉得有多厲害.

她越是醉得厲害,的話就越真實,因為酒後吐真,這就是他灌醉她的目的.

"你先答應我不要告訴南冥王,我再告訴你."她傻里傻氣的,醉得已經腦袋不清醒,兩手亂比劃著,坐得不是很穩,搖搖欲墜的樣子.

他擔心她一個不心摔了下去,所以多留了個心眼,如果她一倒下去,他會及時的接住她,"你吧."

看來她的確是醉得厲害,連風就是南冥王的事都混淆了.

"風,我告訴你哦,其實我不是月聽靈,也不是這里的人,呵呵."

聽到這句話,風天澤心里難受得緊,就好像被一塊巨大的石頭給壓住了,連呼吸都很困難.

她不是月聽靈,那就是魔教歸音.她是魔教歸音,那就必死無疑.

為什麼她要是魔教歸音,為什麼她要觸動他的心弦,讓他如此的不舍,如此的難受,為什麼?

"為什麼你不是月聽靈,為什麼你不是?"

月聽靈根本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聽到什麼就回答什麼,"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三年前的一個晚上,我一覺醒來就成了月聽靈.風,我告訴你哦,其實我不是這個時代的人,我是從一千多年前的世界來的,厲害吧,呵呵."

風天澤越聽越迷糊,突然覺得她是因為喝醉了在瘋瘋語,急之下,干脆直接的問清楚,"你是不是魔教歸音."

"魔教歸音,那個是什麼東西啊?我只聽過魔教,但是卻沒聽過魔教歸音,那個魔教歸音是好玩的還是好吃的?不管是好玩的還是好吃的,我都喜歡,因為我喜歡玩,也喜歡吃,呵呵."她把臉湊到他面前,近距離的看著他,滿口酒氣的問.

"既然你不是魔教歸音,那你是誰?"他有點著急,急著想弄明白她的身份.

剛才他以為她就是魔教歸音,心里好難受,但後來這個結論被推翻了,讓他再次見到了希望,所以很想快點把事弄清楚.

她連魔教歸音是什麼都不知道,自然不是魔教的人.

"我是誰?我是月丞相的二千金,月聽靈,嘻嘻!"月聽靈醉得很厲害,已經坐不穩,直接的倒下去,而且是倒入他的懷中,在他懷里亂蹭,喃喃自語,"我是月聽靈,嫁給南冥王的月聽靈,現在是南明王妃,呵呵,我是南明王妃,我是——是風的——"

最後一句話沒能再出來,這會已經呼呼大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