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乖乖聽話
風天澤一般是亥時就寢,但今晚亥時已過三刻,他卻還毫無睡意,也沒打算睡,雖然手里拿著書,但卻沒有一點心思看書,似乎在等著什麼.

白天的時候月聽靈過,晚上可能會讓他看到'天上開花’,叫他不要那麼早睡,而他果然乖乖的聽話,沒有早睡.

奇怪,他為什麼要乖乖的聽她的話不睡覺?

他是王爺,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是這里的老大,他大可以不聽這個女人的話,直接躺到床上去睡覺,而且也不需要聽她的話.

但他就是不願意去睡.

突然,東院里出現了兩個陌生的氣息.

在春暖,夏涼走進東院的第一步起,風天澤就已經察覺到她們,于是用手一揮,將門口打開,坐在里面等著她們到來.

從腳步輕緩他可以判斷得出,來人沒有惡意,甚至還帶著懼意.往常這樣的人他是直接不見,但今晚卻不知道為什麼,他有一股相見她們的沖動,因為他想知道她們會給他帶來什麼消息,而這個消息,他希望跟月聽靈有關.

春暖,夏涼進了東院之後,身子抖得更厲害了,走幾步又停一下,怕得要命,走了半天才走到門口,發現里面的人端坐著,樣子嚴寒得可怕,連門都不敢進去,立刻在外面跪下磕頭,"奴,奴婢叩見王爺,王爺萬福金安."

"你們兩個是什麼人,膽敢擅闖東院,活得不耐煩了嗎?"風天澤極其陰森的眼神看著她們,身上冰冷的氣息寒得嚇人.

王府里的婢女仆人,不是經常出現在他面前的,他一個都不記得.

"回,回王爺的話,奴婢是王妃身邊的婢女,是王妃差奴婢前來告知王爺——"春暖顫抖的回答,每一個字,身子就抖一次,而且額頭點地,根本不敢抬頭起來看眼前的人.

夏涼此時已經嚇得差不多要暈闕,什麼話都不出來了.

風天澤一聽是關于月聽靈的事,立刻打斷春暖的話,著急的問,"王妃要你們來告知本王什麼?"

"王妃讓王爺到北院一趟,是可以看到'天山開花’."

"……"

這個女人,果真能讓天上開花嗎?

不管是不是,反正去瞧瞧也沒什麼,他等了一個晚上,不就是等這個嗎?

"好了,你們退下吧."

"謝王爺."

春暖,夏涼得到這句話,就好像是撿回一條命似的,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即刻起身離去,當走出東院之後,整個人癱軟的坐到地上休息,大口的呼吸.

風天澤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去北院,所以沒有走正門,而是直接用輕功飛身而去.

他倒要看看這個女人給他准備的'天上開花’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此時的南明王府靜得像死城一樣,毫無半點生氣,而今晚的月亮被烏云遮住,毫無月光,大地黑暗一片.又黑又靜,又是處于山頂之巔,總有那麼一種陰森的味道,讓人毛骨悚然.

但這只是對于一般人而,那些長期待在南明王府的人,卻毫無半點感覺.

風天澤夜間出行,所有的人立刻回避,不敢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