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專心一點
有婢女侍候,換個角度來想,也是一件很悲催的事,就好比現在.

月聽靈坐在梳妝台前,照著鏡子,看到這兩個婢女把她的頭弄得滿是金銀珠寶,重得要命,實在是有點受不了,于是就把剛戴好的簪子全部都拔了下來,"不要給我戴怎麼多,很重的,隨便插兩支就好."

不僅是頭,就連衣服也很繁瑣,又長又多,走起路來很不方便.

"您可是堂堂的王妃,身份尊貴無比,隨便插兩支的話,會讓人閑話的."春暖重新給她戴簪子,很恭敬的解釋.

"誰敢這個閑話我劈了她."

"……"

這話嚇得春暖,夏涼不敢再往她頭上戴簪子,免得被劈了.

月聽靈也不管她們,隨便拿了兩支簪子插到頭上,照了照鏡子,覺得還算滿意,于是就站起來,用手提著裙子往外走,"你們兩個幫我帶一下路吧,我不知道東院在哪個方向."

"是."春暖,夏涼趕緊的跟上,不敢有半點怠慢.

風天澤習慣早起練武強身,而在他練武的時候不喜歡有旁人在場,所以此時東院里除了他之外,不再有任何人.

旁邊的石桌子上放滿了各種點心和熱茶,但卻無人動.

在春暖和夏涼的帶領下,月聽靈來到了東院外面,但是兩人卻干站在院門口,不敢進去,這讓她覺得很奇怪,于是就回頭詢問,"你們怎麼不進來啊?"

"回王妃的話,王爺練武的時候不准有人打擾,所以奴婢不敢進去."

"王妃,不如等王爺練完武之後您再去找他吧,這樣會比較好."

春暖和夏涼一人解釋,一人勸.

不過月聽靈可不管這些,繼續往前走,"你們不去,那我自己去."

她還想看看這個冰塊臉練武是什麼樣子的呢?應該蠻酷的吧.

"……"春暖,夏涼還真的不敢進去,乖乖的在院外等著.

月聽靈剛走進東院的門,風天澤立刻就知道了,但是沒理會她,繼續練自己的功.

她應該知道他練武的時候不喜歡有人打擾,但她還敢來,果然膽子夠大.

他倒要看看這個女人的膽子到底有多大?

東院里風景如畫,然而卻靜得可怕,毫無生氣,明明有一個人在院子里練功,但周圍的氣息還是那麼的沉寂,仿佛寒冬一般的冷.

月聽靈慢慢的走過來,看到石桌子上有很多點心,于是就坐下來,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邊吃點心一邊看眼前的人練武,一副很悠哉的樣子.

她的悠哉,讓風天澤的心緒開始煩亂,不能再靜心的練功,但也不願意為她停下來,于是就帶著一顆不平靜的心繼續練,然而這樣越練越覺得沒趣,拳腳也比平日里遜色了一些.

"風,你不專心哦,專心一點."她看出了他的分心,提醒了一下.

不提醒還好,一提醒就更不得了了.

被她這樣的提醒,他的心徹底亂死,只好停下,轉身過來,嚴厲的瞪著她,不發一語.

她的存在,嚴重影響到他的正常生活.按理他應該生氣才對,可面對她的時候,他怎麼都氣不起來.

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