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春暖夏涼
月聽靈忙活了一個晚上,洗完澡之後就累得呼呼大睡,而且睡得很沉,很香甜,一覺睡到天大亮.

次日清晨,溫和的陽光從窗外灑進來,暖暖的照在她的臉上,將她從睡夢中叫醒.

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睛,還不想起床,于是拉起被子,蒙住頭,擋住光線,想繼續睡.可是把頭蓋上之後,總覺得事好像有點不對勁,又把被子掀開,坐了起來,拉開紗薄的床幃,眼睛瞪得大大的,吃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有點傻了.

離床的五步之遠處,兩個婢女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看到床上的人拉開了床幃,于是鞠躬行禮.

"奴婢叩見王妃."

"啊……"月聽靈還有點傻愣,一頭霧水,根本不太明白是怎麼回事,于是就問了問,"你們是誰啊,為什麼呆在我的房間?"

"奴婢是落木管家指派來侍候王妃的婢女,奴婢喚春暖."

"奴婢喚夏涼."

"春暖夏涼,這名字還挺有意思的.我的婢女不是明玉嗎,怎麼變成你們兩個了?"

"回王妃的話,明玉已經死了,所以管家派我們來侍候您."春暖帶著顫意回答,生怕惹得這個王妃不高興,以至于會有像明玉那樣的下場.

明玉的死,讓所有的人都不敢再對王妃有半點不敬.

"死了,昨天還好好的,今天怎麼就死了呢?"

這明玉死得也太快了吧,昨天還很囂張的跟她斗嘴,今天就成了個死人.

春暖,夏涼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而且害怕回答這個問題.

月聽靈看出了她們的害怕,于是穿鞋走下床,直接詢問,"你們有什麼事就直吧,我不會怪你們的."

"王妃,明玉因為欺主,昨天被王爺給殺了,就連落木管家也挨了二十個板子."夏涼吸了一口氣,大膽的回答.

"什麼,怎麼來,豈不是我害死了她?"

所謂的欺主,的就是欺負她吧,想不到明玉的囂張,居然把自己的命給葬送了.

"王妃此差矣,明玉的死是她咎由自取,不能怪王妃.下人豈能欺主,更何況她欺的還是王妃您.您的南明王妃,欺您等于欺南明王,王爺取她性命,那是合合理之事."春暖解釋道.

雖然春暖的解釋很有道理,但是聽靈就是有點過于不去.她是很討厭明玉,但也不至于用死亡來教訓她吧.

算了,反正人已經去見閻王,就算她再過于不去也沒用.

"春暖,夏涼,你們王爺起床了嗎?"

"回王妃的話,王爺一早就起來了,此時在東院里練武."

"那我現在就去找他."月聽靈做就做,完就往門口走去.

春暖,夏涼急忙喊住了她,"王妃,您還沒梳洗呢,奴婢侍候您梳洗更衣."

"……"

換了婢女這待遇就是不一樣,看來這以後的日子不會太難過.雖然那個冰塊臉殺了明玉,但是按照他的性格和行事作風來分析,那是很正常的事,她不能怪他,更不會因為一個囂張的婢女怪他.

也罷,就讓那個明玉早點重新投胎做人吧.

再更一更,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