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大肚能容
裙擺突然被撕了一大塊,月聽靈甚是驚訝,大腦中即刻想到的就是'色狼’,'非禮’的字眼,以為風天澤要對她做那檔事,所有對他的好印象頃刻間全無,雙手護著自己的胸部,大吼的質問:"色狼,你要干什麼?"

"……"

色狼——他又多了一個外號.

風天澤將月聽靈裙擺上的一大塊布給撕了下來,聽到她大罵他色狼,冷冷一笑,只是不屑的看了她一眼,然後就不再理她,將撕下來的布塊再撕成布條,拿來當紗布用,給母老虎的傷口止血上藥.

"你……"

看到他所做的一切,她終于明白了怎麼回事,原來他撕她的衣服只是為了給母老虎治傷,並不是想做那檔事.

即便如此,她還是很不爽,"你干嘛不撕自己的衣服?我是個女孩子,萬一你不心把我衣服都撕破了,那我豈不是衣不遮體?"

好在古代的衣服比較繁瑣,撕了裙擺的一塊布,里面還有衣物,要不然她現在就春光外泄了.

"那是你自己的事,與本王無關."他只顧著給母老虎治傷,壓根就不管她.

表面上不理她,其實心里總有一種不平靜的感覺,甚至後悔撕她的衣服當紗布,因為她後面的那句話,讓他聽了很不舒服,想到她衣不遮體的在眾人面前出現,他就更不爽.

但後悔沒用,不撕也撕了,只好硬著頭皮撐下去,裝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你還真有氣死人的本事.不過本姑娘大肚能容,不跟你一般見識,哼."她沒好氣的抱怨了句,很快就把這件事丟在一邊,不跟他計較,站起來,稍微的看了看山洞里的環境.

這個山洞很大,還有一個水池,水池里的水是順著山壁流下來的,特別的清澈.洞里有很多個窩,看得出來是這些老虎居住的地方.

一群老虎能和平的住在同一個地方,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它們當中沒有一個想當大王.或許對它們來,所謂的大王就是風天澤,所以它們不需要爭奪太多,只要跟著主人就好.

她現在是越來越佩服這個南冥王了,居然可以馴服怎麼多只猛虎,真是令人敬佩.

風天澤給母老虎和老虎治理好傷口之後,不理會在閑看的月聽靈,自己走出了山洞.

月聽靈眼尖的看到他走了出去,于是快速的跟上,"風,你怎麼又不等我了?等等我呀,萬一你走遠了,這些老虎把我吃了怎麼辦?"

"……"

他沉默不語,走自己的路,而且腳步顯得有些快,當她追出山洞外的時候,他已經離她有幾十步遠了.

沒辦法,她只好快跑的追上,邊跑邊喊,"風,別走那麼快好不好?你的腿比我的長,我追不上呀."

"……"

聽到這句話,他原本不想放慢腳步,但不知怎麼的,腳步卻慢了下來.

沒多久,她追上了他,微喘的感激道:"風,謝謝你!"

"本王什麼都沒做,你謝什麼?"

"如果你不刻意的放慢腳步,我到現在絕對還追不上你,所以謝謝你,謝謝你為我放慢了腳步."

"哼."他冷哼一聲,似乎不怎麼高興這樣的道謝,于是突然加快腳步,似乎還用上了輕功,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原來他也會害羞呀,嘻嘻!"她把他的消失理解成害羞,朝著他消失的方向慢慢走回去,並不生氣他把她丟下來自己先回去了.

她不能一下子就要求南冥王變成一個柔似水的人,今天他為了她做怎麼多,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