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真的怕了
風天澤站直腰板,眉心隱約的鄒起,眼里的煞氣越來越重,活像是要殺人似的,直直的盯著眼前的女人看,不發一語.

是他十年沒跟女人相處,不了解女人了,還是現在的女人膽子都變大了呢?

月聽靈接觸到風天澤那雙滿是煞氣的眼神,突然感覺到有一股淡淡的殺氣,心里不由的有點緊張和害怕,臉上的笑容也僵了,甚至露出了警惕之意,但卻沒表現得太明顯.

這個家伙不會真的要在這里大開殺戒吧,那她豈不是完蛋了?

雖然月聽靈努力的掩飾自己心里的警惕之意,但風天澤還是看得出來,她害怕了.

看到她感到害怕,他突然心里大爽,于是邪魅的回答她的問:"把你帶到這里的目的是——滅口."

"啊……"聽到這個答案,她驚訝至極,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像木魚一般的楞在那里,簡直不敢相信耳朵所聽到的答案.

他帶她來這里的目的是——滅口.

不會吧,今天又不是十五,南冥王不是只有在十五月圓也才會變成血煞魔鬼殺人的嗎?

月聽靈還沒從震驚之中反應過來,但是其他人卻已經嚇得魂飛魄散,有的人甚至做好准備要開跑.

風天澤很滿意她這樣的反應,于是湊臉過去,用極其陰森的語氣道:"不僅是你,今天這里所有的人都得——死."

死——聽到這個詞,喜婆和轎夫立刻嚇得拔腿就跑,根本不敢回頭看,有的人甚至還是滾的下山.

月聽靈聽到眾人驚慌失措的逃跑聲,于是回過神,本想也跟著逃跑,可是一只冰冷的手掌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按得她根本動不了.

風天澤知道她想跑,于是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稍微用了點力,按著她,不讓她逃走,繼續邪魅的笑著,陰森的嚇唬她:"你跑不掉的,今天你必死無疑."

"……"她這下是真的嚇到了,臉上的表極其難看,全都寫滿了害怕和緊張,甚至做好准備,打算出手自救.

她學了三年的功夫,難不成到死了也不用嗎?

她才沒那麼笨.

就在月聽靈准備施展武功自救的時候,風天澤突然把手放開,冷漠的轉身走人,邊走邊沉冷道:"把她帶回王府."

"是."林成接下命令,然後過來,恭敬道:"王妃,請隨屬下走吧.要跟緊了,要是一個不心踩到什麼機關陷阱,那就……"

月聽靈認出林成,用食指指著他,驚呼道:"我認得你,那天在酒樓幫我的人就是你,你,你怎麼跟南冥王在一起?"

剛才只顧著看南冥王,所以沒注意到這個人,沒想到他居然會出現在這里?

"我叫林成,是南冥王的貼身侍衛,當日酒樓里死的那兩個人,是王爺殺的,不是我."

"啊……他殺的……"月聽靈更加吃驚了,心里的懼意也更強,這下真的怕了.

原來南冥王不是只有在十五月圓夜才會殺人,一般的況下,照樣會殺人.

看來她這下真的是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