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我還沒死
因為南冥王的走動,把現場的氣氛弄得極其的緊繃,讓人感覺周圍的空氣都要凝結了,嚇得連動都不敢動,都在為自己的命擔憂.

風天澤走到月聽靈身邊,沒有彎腰下來查看她的況,而是站得比楊柏樹還要挺直,冷問道:"死了嗎?"

"……"

喜婆被這般毫無人類氣息的話語,嚇得渾身顫抖,什麼話都不敢.

如果可以選擇,給多少錢她都不願意來給南冥王做喜婆.可是沒辦法,不來就是死路一條,來了就是九死一生.

月聽靈暈乎乎的搖搖頭,好讓自己清醒一些,此時身上已經沒那麼痛,但是那句冷如冰山的話她卻聽得清清楚楚,而且聽了之後,心里好不爽,很想發火.

正常人在這種況下應該是關心慰問才對,可這個男人居然問她死了嗎?

真是氣死她了.

但他是南冥王,她不能跟他來硬著,所以只能:忍.

月聽靈一只手捂著頭,吃力的站起來,剛開始還有些站不穩,差一點又倒了回去,但最後她還是努力的站住,不讓自己倒下,然後對著眼前的男人,綻放出一個如花般的笑容,幽默的回答:"很抱歉,讓你失望了,我還沒死."

完之後,這才看清站在她面前這個男人的長相,頓時看得傻呆了,忍不住犯起花癡.

這男人長得還真不賴,挺養眼的,俊而有型的五官,怎麼看都好看.但他身上的氣息太冷,冷峻的臉孔上毫無半點表,眼神更是充滿了煞氣,讓人看了毛骨悚然.

這樣一個絕美男人都敗在他那冷冰冰的氣息上了,可惜.

林成聽到月聽靈這句幽默的話,差點忍不住要笑出來,好在他即使用手把嘴掩住,沒有笑出聲.

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女人敢這樣跟南冥王話,稀奇.看來這個王妃真的很特別.

風天澤看著眼前似乎在犯花癡的女人,無視她剛才差點站不穩而摔倒,對于她的膽識還真有點欣賞,于是微微的彎下腰,稍微湊臉過去看著她,冷漠道:"看夠了嗎?"

這個女人遇上翻轎的事,還能如此處變不驚的看著他,甚至出一些幽默的話語,膽子還真不嘛!

他感覺不到她身上有半點害怕之意.

月聽靈回過神,沒再欣賞眼前的男色,繼續如花一般的笑著,輕柔的回答:"看夠了."

"……"

看夠了——她居然就給他怎麼簡單的一句話,還笑得像朵花一樣,膽子還不是一般的.

按理他應該生氣才對,為什麼他卻一點火氣也沒有,心里亂糟糟的,身上還有莫名其妙的感覺在流動?

太奇怪了.

"喂,你把我弄到這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山里頭干什麼呢?"她看到他不話,于是就大膽的開問,沒多害怕他那張冷冰冰的臉孔,以及他眼眸那股強烈的煞氣.

今天又不是十五,南冥王只有在十五月圓夜才會胡亂殺人的吧,所以她沒必要太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