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九八章 開始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蘇展濤自己在那苦笑著搖起了頭.╚ ^ ╝

他突然發現,自己和張陽相比性子上真的差了很多,無論是漲還是跌,張陽都絲毫沒有所動,不像他,有個風吹草動就急急忙忙的跑回來,一點都不穩重.

性子不夠穩重,這一點蘇邵華還有他的父親都曾經說過,只是當時的蘇展濤根本沒有在意,現在有了張陽做比較,他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差.

張陽這種穩重的心態,慢慢也感染了他.

吃過午飯,蘇展濤才出門去市場,這次他沒有半途跑回來,只是下午的時候給張陽打了個電話,告訴他三七還在掉價,一天的時間,就掉到了最初的價格.

僅僅一天,之前四五天的漲價全都消失了.

很多前天,或者大前天進貨的人這會都在那罵爹,還有一些人不舍得出手,依然在那觀望,想看看明天會不會再漲上來.

抱有這樣想法的人可不少.

回去之後,蘇展濤照例向張陽說起今天三七的價格變化,這次說的時候他的語氣平穩了很多,而且看張陽的時候,眼中隱隱帶著點佩服.

張陽比他年輕,而且還在上大學,但表現比他強多了,而且張陽認真起來的時候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大學生.

張陽的房間內的牆上,已經有了一個很大的表格.

每一天,每一刻三七的變化都在上面標注著,在這張表格上,可以清晰的看到今天的三七是一個大幅下滑,滑的很厲害.

又過了一天,算起來張陽已經來到這里一個多星期,這一天張陽和蘇展濤一起出的門.

他們是半上午到的市場,到了市場之後就聽到不少人在那哀怨,今天三七的開盤價依然是跌,而且比昨天跌的更厲害.

二十頭三七的價格,已經跌到了四十五,三十頭,五十頭這些跌的更為厲害,只有十頭三七稍微好一些,但也只有八十元一斤的價格了,不像前兩天那麼高.

市場里面,到處都是議論三七的人.

特別是前兩天才大量進購三七的人,這會想死的心都有了,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在那哀怨,不停的說著一些抱怨的話.

一些有魄力的,這會則開始出貨,哪怕賠,這會出了賠的也少一些,他們擔心繼續下跌會讓他們賠的更多.

直到下午,整個市場也沒好轉,最終三七的價格跌落到了四十二,比最高的時候跌了二十多塊錢.

這就等于,最高進貨的人,現在已經賠了三分之一了.

三分之一,絕對不是個小數,一般來說,這個時候進來囤積藥材的,都是一些藥材商人或者囤貨商,想借著漲價的機會囤貨賺錢.這樣的人,資金都不會全是自己的,不是借貸,就是從其他地方拆借,屬于自己的資金,有三分之一已經不錯了.

這樣算的話,等于這一天,就讓他們自己血本無歸,賣掉的錢僅夠還債,還不夠支付利息的.

這一天,也讓蘇展濤深刻感受到市場的殘酷,他之前只是做醫院的生意,在這里進了貨就送到醫院去了,感受沒那麼深,現在真正去炒作藥材,才知道里面的水有多深.

對張陽,蘇展濤再也沒有了質疑.

當天晚上回去之後,吳勝也跟著一起來了,講了不少因為三七掉價,一些人割肉後痛哭的場景.

三七今天跌的實在太厲害了,讓很多人都沒有了信心,生怕下面繼續往下跌,到時候會賠的更多.

這一點並不是沒有可能,畢竟之前的三七價格沒那麼高,都是近期才漲上來的,很多人都以為,這是莊家在放貨,他們已經賺到了錢要離開,所以才會引發這麼的的波動.

這一點,在第二天似乎得到了證明.

第二天一大早,蘇展濤就拉著張陽跑到了市場那,今天二十頭三七的開盤價直接跌出四十元,掉到了三十八,之後更是一路下跌,中午的時候就掉到了三十五塊五,三十頭的三七更是悲慘的到了三十元的關口.

這一天,也讓更多人相信,三七暴跌是莊家的緣故,出貨的人變的更多.

出貨的人一多,價錢自然又往下跌,到下午市場快關門的時候,三七已經是問多買少,很多賣家根本賣不出去貨了.

一些買家們,現在也在觀望,價格降的太厲害了,他們也不敢買,或者想著價格還會下跌,等更便宜的時候再買.

回到酒店,張陽在表格上又畫了幾筆,默默的點了下頭.

差不多了,他很清楚,這次價格下跌是有莊家作祟,但不全是莊家的緣故.

最主要的原因是,三七一漲,云南那邊出貨多了,一些存貨都放了出來,這麼多貨都擠在一起,自然造成了價格大幅度下跌,不過跌的也會有限,能比原來便宜點也就差不多了.

張陽記得,上輩子三七最便宜的時候,二十頭的好像就是二十塊多點.

記好表格,張陽安心的睡了一覺,對他來說,真正的刺激,真正賺錢的時刻很快就要到了.

連續**天,蘇展濤已經被市場的快速變化給弄的麻木了,和張陽一起出現在市場,看到二十頭三七跌破三十元大關的時候,蘇展濤只是搖頭.

六十多,跌到了現在的二十多,跌了一半還多,有的人已經想要去跳樓.

進貨量少的還好,能少賠一些,那些看准機會,籌集資金進貨的人,這會都被債主給追呢,他們就算是放了貨,也會欠上不少的錢.

一天很快過去,下午市場結束的時候,二十頭三七收盤價是二十四塊三,三十頭已經到了二十一塊錢,至于更低品質的那些三七,已經跌到了十幾塊錢一斤,甚至還有幾塊錢一斤的白菜價.

總之,現在市場內都是談三七色變,誰買了三七就等于誰倒黴.

…………

"展濤,收拾好沒有!"

隔天一大早,張陽就去翹蘇展濤的門,今天他沒有去鍛煉,張陽有預感,今天該入場了.

那些大炒家們,雖然都隱藏著,可張陽明白,這次三七的掉價肯定有他們的功勞,不然正常來說掉到原來的價格就差不多了,不會掉的這麼狠.

掉的狠了,大莊家吃貨的價也就更便宜,他們賺的也就更多.

"好了,好了,最後一分鍾!"

蘇展濤把所有的東西都准備好,全都整在了一個箱子里.

包括市場的賬戶,進出貨證明,以及他們那三百二十萬的存單.錢都被蘇展濤直接存進了市場,到時候他們可以用市場的存單直接進行交易,這樣會方便,更快.

這麼大筆錢,是不可能現金交易的.

收拾妥當之後,簡單吃了點早餐,蘇展濤和張陽一起出了門,他們去市場的時候還不到八點,市場還沒開門,只有零散的人在里面.

"展濤,一會你和吳勝一起去收三七,主要收二十頭和三十頭的三七,價錢只要不超過二十五,就全都收下來,五十萬能花完最好!"

到了市場門口,張陽就對著蘇展濤和吳勝吩咐了一聲,今天那些大莊家應該會出手了,即使他們今天不出手也沒關系,這個價格張陽相信拿下來絕對不會再賠錢.

這樣收散貨,他只是一種試驗,而且只收五十萬,他真正要做的,還是交易大廳那邊.

"好,你放心,這事交給我們吧,現在不知道多少人想賣呢,我們只要去收,肯定有人會賣!"

蘇展濤立刻拍了拍胸脯,對張陽的要求,他倒沒有任何的懷疑.

這兩天,他對張陽算是徹底的服氣,盡管他心里也有些懷疑,現在不是進貨的時候,可張陽這麼說他就會這麼去做.

既然相信了一個人,他就會相信到底.

"希望如此吧!"

張陽淡淡一笑,他沒經曆過金融市場,也沒去做過期貨,不過上輩子聽的卻不少.

他有不少的病人,都是在這方面發家的,給他講過很多發家過程中那些驚心動魄的故事,讓張陽很明白,炒作期貨,其實就是在地獄中淘金.

這一次,若不是張陽有著上輩子的先知先覺,他也不敢這麼來做.

上輩子所了解的那些,才是他最大的依靠.

不過既然做了,張陽就會全力以赴,做的最完美,這也是他的性子,任何事都是要麼不做,要做就做最好.

市場是八點半開門,交易大廳可以進人,但真正開盤卻是九點,八點半,張陽便和蘇展濤他們分開,蘇展濤帶著吳勝,揮舞著鈔票,到市場里面收三七去了.

坐在交易大廳內,張陽拿著那些可以直接當做現金使用的存單,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交易時間一到,他這次的賺錢之旅也正式開始,這一次,張陽是真的豁出去了,他要用有限的資金,做出更多的事情來,好好的瘋狂一把,至少讓他未來幾年內都不用為金錢發愁.

"開始了!"

交易大廳的大屏幕終于亮了,張陽嘴里輕聲的說了一句,臉上也帶出了點笑容.

今天剛出來的價格,其中就有三七,二十頭三七的開盤價是二十二塊六,比昨天更低,而三十頭三七的開盤價,已經低過了二十,是十九塊三.

這個價格,和上輩子張陽所記的最低價已經差不多.

"五十萬一手,二十頭三七,開多倉!"

大廳內有交易的地方,張陽毫不猶豫走到那邊,直接拿出存單,對著里面的工作人員說了一句.

他的話,讓周圍好幾個人,都轉過頭來,驚駭的看著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