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九七章 不要著急
一瓶酒,被張陽和蘇展濤完全分完.【 .】

張陽的酒量不錯,無論是上輩子還是現在,都有差不多一斤多的量,有內勁在身,體質又好,總比一般的人占點優勢.

喝了半斤五糧液,蘇展濤倒是有點暈暈的,不過走路什麼還算正常,只是暈,沒到醉的程度.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張陽便起了床.

無論是在家里,還是在外面,張陽都有早起的習慣,早上起來,在太陽升起的那一會,吐息鍛煉比平時的效果要好的多,這個時候修煉內勁,也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長期以來,沒有特殊情況的話,張陽都會早起,鍛煉他的內勁.

出去鍛煉了一圈,洗過澡張陽直接去了餐廳,意外的發現蘇展濤已經在那用餐,手上還拿著一份報紙.

張陽本以為,昨天他喝了酒,加上白天休息不足,早上要多睡一會,才沒去叫他.

"張陽,你回來了?"

張陽還沒坐下,正在看報紙的蘇展濤突然抬起了頭,對他笑了笑.

蘇展濤問的是回來了,張陽猜測他應該是去叫過自己,見沒有回應,知道自己不在,才去的餐廳.

"你今天挺早的!"

張陽微笑點點頭,餐廳是自助早餐,這會剛過七點,人還不算多,張陽也沒急著去拿餐盤點餐.

"我平時習慣這個時候起床,早起精神更好一些,你看看這份報紙!"

蘇展濤嘿嘿笑了笑,把手上的報紙給張陽遞了過來.

這是一份本地辦的中藥報紙,除了對一些藥材進行介紹外,還有一些市場行情,市場行情就占了兩個板塊.

蘇展濤遞過來的,就是市場行情那一版.

這里面些的是最近藥材價格的波動,有漲價最高的,也有跌幅最大的,此時報紙中漲價位列第一的,就是三七.

而且還是三十頭三七,昨天的價格已經漲到了五十多塊,直逼二十頭三七的價格.

誰都明白,質量差點的三十頭三七漲這麼高,那麼質量更好的二十頭三七,還有精品十頭三七價格只會更高,現在外面很多人都在搶購三七.

"等我一會!"

張陽只是看了一眼,便把報紙丟在了一旁,起身去拿餐盤點餐.

"你!"

蘇展濤猛的一愣,手上正拿著的個雞蛋也放在盤子里,氣鼓鼓的坐在那里.

這份是今天最新的報紙,這個報紙在焦邑本地很出名,許多藥材商每天都會看這個報紙,好方便了解最新的行情.

蘇展濤讓張陽看這份報紙,就是想告訴他,現在三七市場行情很好,應該可以進了,等高價的時候賣出去,多少能賺一些.

盡管他不知道張陽的'內幕’是什麼,可他自己感覺,現在的三七行情真的很不錯,讓他很是心動.

沒一會,張陽帶著一盤子食物回來了,坐在那里細嚼慢咽,蘇展濤想說什麼也都說不出口來,只能自己在那吃東西.

早飯之後,蘇展濤沒在提三七的事,只是說今天去市場逛一逛.

對此張陽沒有反對,他對這個市場也很好奇,上輩子就聽說過這個地方,只是一直沒能來過,這次總算來見識了一下.

市場真的很大,上午他們就開始逛,一直到中午,也只是逛了一小塊的地方.

里面的藥材也很全,常見的,還有那些不常見的都有,缺少的只是那些罕見,或者不經常用的藥材,不過你想要的話,只要說出來來名字,這里的人都有辦法幫你弄到,就是價格稍微高一些.

逛的時候,蘇展濤最關心的還是三七.

市場內賣三七的不少,幾乎每個地方都有人正在問價或者交易,蘇展濤親眼看著,二十頭三七從五十七元每斤的價格漲到了五十九,看著這些三七漲價的時候,蘇展濤的牙似乎都咬的響響的.

他們要是早點買的話,一脫手就等于每斤賺上了兩塊錢.

不僅如此,等下午的時候,三七的價格仍然在漲,交易大廳那邊,二十頭三七的掛牌價已經是六十一元,三十頭三七的價格也漲到了五十五,連帶著四十頭,五十頭,一百頭等低品質的三七價格也在飛漲.

逛完這一天,張陽才說返回賓館,一天的觀察,讓他對這個市場有了不少的了解,同時心里的計劃也更加的清晰了.

"張陽,咱們到底什麼時候進?"

回到酒店,蘇展濤都沒有回自己的房間,直接跑到了張陽那里,急急的問道.

今天看著三七不斷的漲,他心里像貓爪一樣的癢癢,恨不得把三百萬現在就全部買了三七,屯在倉庫里等著賣高價.

"不用著急,該進的時候自然會進!"

張陽微笑搖搖頭,一天的觀察,反而讓他更加堅定了自己之前的計劃,他上輩子留下的記憶畢竟有些迷糊,只記得大概,不清楚具體事情發生的時間.

走過這一圈,有過了解之後,在對照上輩子所發生的事就變的更清晰,他的把握也就更大.

"那什麼時候才是該進的時機"

蘇展濤又急急的問了一句,他平時主要做醫院的生意,這樣炒作藥材還從沒有過,這也算是第一次.

也正是因為第一次,看到想要買進的藥材不斷漲價,他才會那麼著急.

張陽想了下,輕聲說道:"再過幾天吧!"

蘇展濤稍稍愣了下,隨即苦笑道:"再過幾天,那可能就是天價了,這幾天很多人都在說,三七還會再漲,而且還會漲很多,云南那邊發生了旱情,三七的產量降低了許多!"

云南大旱,這個消息盯著的人可不止一個,有心人不少,但真正會運作的,則是少數人了.

"放心,聽我的,再過幾天,這幾天是能賺,但都是小利,咱們沒必要這麼急出手!"

張陽再次搖頭,還把蘇展濤推出了門,讓他回房間去休息.

蘇展濤離開的時候,張陽順便把那二十萬的支票交給了他,讓他早點變現,好提前准備好資金進行後來的操作.

第二天,張陽沒去逛市場,而是去了市場大廳,仔細的看哪里的交易規則和藥品的大屏幕.

這一天又讓他了解了不少,他畢竟是位老中醫,對中藥有著很深的研究,這里的一切也個學的很快,會的很快.

等晚上的時候,蘇展濤又跑到了張陽這里,依然被他打發走了.

這一天三七的漲幅不像前面那麼大,但也不少,十頭精品三七的價格已經突破了百元,三十頭的價格也達到了六十,二十頭更是漲了好幾塊,到了六十七一斤.

蘇展濤去的時候,還不斷抱怨著,昨天他們進的話,只一天,每斤就能賺好幾塊錢,就等于賺了一二十萬.

一天一二十萬,蘇展濤也是之前沒想過的.

蘇展濤的這些話,張陽只用了一句話就頂了回去.

張陽的話很簡單,他就問,看到今天這樣的漲勢,你什麼時候會把到手的貨物賣出去?

這個問題,把蘇展濤問的一愣一愣的,說實話,真是這樣再漲,他還真不舍得去賣,畢竟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漲到頭,每個人心里都想著,以後還能再漲,多放一天,就等于多賺一天的錢.

第三天,張陽還是在市場大廳,蘇展濤則去了市場里面瞎逛.

這一天三七依然上漲,但沒之前漲的那麼厲害,聽說是去云南進藥的人有很多回來了,正在大量的放三七,市場交易量大了,價格漲勢自然也變緩了許多.

但不管怎麼說還是再漲,蘇展濤晚上的時候不免又有些抱怨.

第四天是周末,市場休息,張陽也休息了一天,還給米雪打了個電話,煲了半個小時的電話,給電信局又創造了一筆小收入.

第五天,一大早蘇展濤就跑了出去,張陽還是去了市場大廳,熟悉那里的一切.

這一天的三七市場更加的火爆,不過價格卻沒在上漲,從云南回來的人越來越多,加上云南那邊的商人還有其他地方的商人也在走貨,往這運來了不少的貨物,市場供求量大了,不像以前供不應求,價格自然不在向上升了.

這一天雖然沒升,但好歹還維持了原狀,加上最近流傳很多三七漲價的消息,很多人對三七還是抱有不少的信心.

第六天,張陽沒有出去,留在賓館看一些收集來的東西,不過只看了半上午,蘇展濤就急匆匆的跑了回來.

"張陽,跌了,跌了,三七跌了,原來二十頭的三七六十多,現在已經掉到了五十九,而且很多地方都在出貨,我估計還會再降!"

蘇展濤說這話的時候還有些氣喘籲籲,臉上更是帶著一股複雜的表情.

他本以為,三七還會再漲,至少十頭三七漲到一百五以上,二十頭的三七也在百元左右的時候才會停下來,沒想到停的這麼快,轉眼間價格就開始回落了.

不僅回落,而且降的非常快,半天的時間就掉了好幾塊,把兩天上漲的幅度一下子就拉了下來.

"我知道,今天不急,等明天在看!"

對蘇展濤的消息,張陽仿佛沒有絲毫在意,依然在研究他這兩天找來的文件,他的態度倒是讓蘇展濤有些驚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