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九十章 買不起
眼前這兩個女孩,可以說很不客氣,而且直接針對張陽,讓米雪的心里很是不高興.╠ 中? 文 ╣

米雪的美麗,讓兩個女孩都稍稍驚豔了一把,特別是挽著胡濤的那個女孩,胳膊似乎挽的更緊了,看米雪的時候還帶著很大的妒意.

"蘭姐,沒有,張陽沒有針對我,不是婷婷說的那樣!"

胡濤顯得有些慌亂,他不敢看張陽,也不敢看旁邊的女孩,說話的時候眼睛只能左顧右盼,或者低著頭.

他的心虛,讓人一眼就能看出來.

"閉嘴,現在沒你說話的份!"

年紀大的女孩猛一瞪眼,胡濤果然沒在敢說話,只是委屈的低著頭,偷偷的看了眼張陽.

他想像張陽解釋什麼,現在卻無法說出口.

張陽倒是同情的看著他,一個大老爺們,被一個女孩這樣訓斥,還不敢反駁,確實是一種悲哀.

沒人注意到,胡濤低下頭的時候,拳頭卻是攥的緊緊的,在別人看不到的眼睛中,還閃爍著憤怒和恥辱.

胡濤是周逸塵的人,是學生會成員,也是系籃球隊的主力,這些都沒錯,但沒人知道,胡濤其實也是窮人家的孩子,大山里走出來的人.

能從大山里走出來,考上大學,胡濤並不容易,他也是鄉親們的驕傲.

當初剛上大學的時候,胡濤還帶著一股興奮和新奇,他感覺自己出人頭地了,感覺自己有了出息,可以擺脫貧困,真正的融入到城市人的生活之中.

他的願望是美好的,可惜現實卻是殘酷的,他學的是體育,這個時期體育並不是那麼被重視,也可以算是冷門專業,他想畢業之後謀個好出路並不容易.

況且,現在大學生已經不在包分配,像他這樣專業能力並不突出,也沒什麼特長的學生,大學畢業之後,想找份合適的工作很難很難,若是找不到工作,他就只能打道回府,重回他們的小山村.

或許在小山村他能謀一個教師的職務,畢竟是大學生,可這並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他想留在這個城市,徹底的改變自己.

正因為如此,他才跟隨著周逸塵,想依靠周逸塵的能量幫助自己,別看他是從山里走出來的,對關系兩個字卻是非常的明白.

無奈的是,因為張陽的出現,周逸塵徹底拋棄了他,這麼長時間跟著周逸塵,他也算是明白,周逸塵這樣的人,只有對他有用他才會用,沒有用的人,隨時都可以丟棄到一旁.

也就是這個時候,夏婷出現了.

夏婷就是挽著他胳膊的那個女孩,一米六的個子,個頭還算差不多,就是長的很普通.

夏婷喜歡自己,這點胡濤早就知道,他打籃球,夏婷會經常去看,可他也聽說過,這個女孩交過很多男朋友,而且很瘋狂,性子也不好.

對這樣的人,他向來都是敬而遠之.

不過這一次,他沒能躲得掉,夏婷不知道從哪里得知,他在為下學期的學費在發愁,竟然主動找上他,要他和自己在一起.

夏婷還說,只要胡濤和她在一起,她就幫胡濤出學費,還會給胡濤買很多很多的好東西.

假如他們的關系能一直維持到畢業,以後能結婚的話,她還會讓家里人幫胡濤安排工作,到時候能讓胡濤徹底的留在這個城市,真正的成為一個城里人.

這一點最讓胡濤心動,他迫切渴望能留下來,融入到這個城市中來.

面對這些誘惑,胡濤根本無法拒絕,也就答應了夏婷的要求,在一起之後他才明白,之前對這個女孩的那些傳言都是輕的,她根本就是一個獨裁,暴力女皇.

平時胡濤必須順著她的意思來做事,而且要隨叫隨到,不能有任何的反駁,不然的話,這樣的訓斥辱罵都是輕的,動不動還要挨打.

他的身上,沒少有發青的於痕,這些全都是夏婷的傑作.

這還不止,夏婷還有個已經工作了的姐姐夏蘭,就是那年紀大點的女孩,她對胡濤更是過分,平時說話的時候,根本就沒正眼看過胡濤,還多次說胡濤,是個吃軟飯的家伙.

這些,胡濤都忍了下來,他只是想留在這個城市,畢竟夏婷給了他希望.

"米雪,走,去那邊看看吧?"

張陽不知道胡濤的情況,但對眼下的情況卻不喜歡,拉著米雪,就往一旁走去.

惹不起你們,我躲總行了吧.

"好!"

米雪乖巧的點了下頭,就這樣挽著張陽的胳膊,走到一旁的櫃台旁.

而在他們身後的夏婷,夏蘭兩姐妹,這會都愣了下,她們沒想到,剛才她們正在質問的對象,這會竟然理都不理她們,把他們當空氣一般的離開了.

這也讓兩人的變的更為憤怒,特別是那個夏蘭,臉都憋紅了.

"這麼多,張陽,你喜歡哪一種?"

剛到櫃台旁,米雪就被那一排手機給吸引住了,忍不住問了一句.

其實這里的手機並不多,摩托羅拉,愛立信,諾基亞也就那幾類,加在一起也不到十種,不過對于平時都見不到幾個手機的米雪來說,這些已經不少了.

在這櫃台里面,其實更多的是尋呼機,足有好幾十個.

旁邊的很多人,大都也在看尋呼機,這個時代,尋呼機才是普通老百姓能接受的東西,差點的數字尋呼機也就幾百塊錢,很多人都能買得起,方便身邊人的聯系.

"我先看看吧!"

張陽輕輕搖了下頭,在這幾款手機上掃了幾眼,臉上直接露出了失望.

這個時代的手機,和他想象的差不多,不是很大,就是很丑,沒有一個能讓張陽滿意.

不過話說回來,張陽用後面十幾年的眼光來看這個時代的東西,自然不能入眼,他也明白這點,只是很難去改變自己心里的想法.

"看看什麼,你又懂什麼?"

夏蘭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他們,嗤笑著叫了一聲.

她的聲音很大,旁邊的人都聽到了,一些人還轉過頭詫異的看了她一眼.

張陽眉頭皺了皺,很不愉快的回過了頭,這個女人很沒意思,剛才莫名奇妙的就來質問自己,現在躲開了她,竟然還跟上來.

"我們看什麼,關你們什麼事?"

張陽沒說話,米雪已經先開口了,張陽就是米雪的驕傲,她無法容忍有人這麼對張陽.

"你!"

夏蘭被米雪這一直白,嗆的差點沒喘過氣來,她的臉也變的更紅了.

"你什麼你,我們看我們的東西,沒招惹到你們,別來煩我們!"

米雪很厭惡的說了一句,一旁的張陽倒是愣了下,米雪真生起氣來,也不容小視啊.

他倒是忘了,以前的米雪可是大大咧咧的性子,經常有追求她的人下不了台,主要是因為張陽的緣故,她的性子才收起來,只是見有人敢侮辱張陽,她原來的性子馬上爆發了.

夏蘭的臉色變的更紅了,米雪這次可是公開說的,旁邊的人正在看著他們,這也等于是讓她當眾下不了台.

"米雪,別以為你是系花就了不起,我看你也就是個窮鬼,還跟了一個窮鬼,你們就是來買郵票的,裝什麼大款,還來這里看尋呼機,你買得起嗎?"

夏婷突然叫了一聲,她的聲音更響亮,語言更刻薄.

不過她話中卻點名了一些重點,周圍很多人的臉上還都帶著點恍然.

原來這個漂亮的女孩是系花,難怪這麼有氣質,既然是系花,那就應該是學生,現在的學生很多都不富裕,這也是事實.

學生時代,買尋呼機的是有,但畢竟不多,米雪和張陽的穿戴都很一般,很多人暗暗點了下頭,都贊同了夏婷所說的話.

這兩個人,只是來買郵票,順便來這邊的櫃台看一看,平時這類人並不少,很多人寄信之後還會過來看一看,過過眼癮,心里想著自己什麼時候也能擁有一個.

最重要的一點,米雪的手上真的拿著郵票,這更容易讓大家相信夏婷的話.

"你說什麼,你說誰買不起!"

米雪微微一愣,隨即也叫了一聲,臉上也帶著憤怒,夏婷的話算是徹底的激怒了她.

被人叫成窮鬼,對米雪來說還是第一次,她的廢都快氣炸了.

米雪也是一般家庭,但不像其他人那樣,還算小有富足,不然她也不會有錢送張陽一台尋呼機,也可以說,她家里並不窮.

"說的就是你,你買得起,買給我看看啊,我告訴你,我們才是真正來東西的人,服務員,把這台小精靈拿給我看看!"

夏婷的反擊,也讓夏蘭趾高氣揚了起來,她似乎發現了自己最大的長處,很不客氣的擠到張陽的身邊,指著里面的一台漢字尋呼機叫了起來.

"好,您稍等!"

那服務員微微愣了下,馬上把夏蘭指著的那台尋呼機拿了出來,這是台和米雪送給張陽一樣的尋呼機,也是目前市場的主流.

"不錯,就要這個了,胡濤,過來拿著,這是我買給你的,以後對我們家婷婷要好點,記得沒?"

夏蘭只看了一眼,連價錢都沒問就直接定了下來,完全一副大款的樣子.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