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八四章 打賭
蘇展濤開的是一輛寶馬,這是蘇邵華送他的生日禮物,剛到手還沒有三個月.【 】

在車上,他的嘴就沒停過,向張陽介紹著他這輛車的來曆.

蘇邵華之所以送他這麼好的車,其實是有原因的.

蘇展濤和蘇邵華之前有個賭約,他要在一年內,不依靠家庭任何支持,靠最初借來的五萬塊錢賺足五十萬,如果做到了,蘇邵華就要送他輛寶馬車,如果做不到,他會乖乖的按照家庭的吩咐去上班,做個老實的孩子.

當初無論是蘇邵華,還是他的父親蘇邵強都不相信他能做到,一起答應了這個賭約.

最後的結果,不用蘇展濤去說,張陽也會知道.

車都開到手了,肯定是他贏了.

事實上,蘇展濤只用了不到八個月,就成功的將五萬變成了五十萬,一年的時間,他不僅買了幾間鋪子,還有了六七萬的流動資金,差不多快有百萬的資產了.

98年這會,百萬富翁是有很多,但像蘇展濤這麼年輕,又是靠自己打拼奮斗出來的,可就很少了.

蘇邵華一高興,在他生日的時候,直接送了這輛價值百萬的進口寶馬,也算是對蘇展濤成績的一個獎勵.

"醫院到了,小濤,謝謝你送我們!"

回來的時候,不斷的聽著蘇展濤在說話,時間明顯感覺比去的時候快了很多,吳有道說話的時候,張陽才注意到,他們真的到了三院門口.

"別啊,吳伯伯,我送您和張醫生回去,二伯可交代過我,一定把二位送進醫院,這才到門口,沒到里面呢!"

蘇展濤頭也沒回,笑呵呵的打著方向盤,直接把車子開進了醫院.

這年頭,寶馬可是身份的象征,醫院門口的保安象征的看了下就放行了,好車的待遇就是不同.

"你這孩子,好吧,一會你送張陽回去就行了,我自己回辦公室,還有事!"

吳有道微笑搖頭,他腦子里,其實還想著張陽之前的話.

張陽如果能治愈蘇邵華的病,意味著什麼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將會是件震驚世界的大事,這種事,他不能做隱瞞,必須要和朱志祥商量一下.

這對醫院來說,也是件大事.

"那好,我送張醫生過去,您先忙!"

蘇展濤嘿嘿一笑,車子很快開到了停車場,現在三院的停車場還在醫院的院子里,不像後世,因為車子太多,又開辟了新的停車場,院子里不准停車.牛bb◇小說閱讀

吳有道下車自己先離開了,蘇展濤則陪著張陽,手上還拿著蘇邵華送給張陽的禮物.

"蘇公子,你不用客氣,先回去就是了!"

張陽話音還沒落,蘇展濤就搖著頭道:"別,我伯父可是個很認真的人,我一定把你送到地方,不然回去肯定挨罵,張醫生,你也不想我回去挨罵吧?"

說著,他還對張陽擠了擠眼.

張陽無奈點點頭,道:"那好吧,我在醫院是因為一個同學住院了,我在這陪護著!"

"你那同學,是個女生吧?"

蘇展濤突然奸笑了一聲,曖昧的對張陽笑了笑,張陽回頭驚愕的看著他,卻無奈的搖著頭.

"對,你說的沒錯!"

對這個問題張陽沒有否認,蘇展濤明顯是要送他回病房了,到那肯定能看到米雪,還不如現在就承認了.

"嘿嘿,我一猜就是,難怪你不願意留下來和我們一起吃飯,走吧,我們一起去看看,能將張醫生迷住的女孩子的是什麼樣子!"

蘇展濤一手抱著蘇邵華送給張陽的禮物,另一只手則拉住拉住,腳下的步子又增快了不少.

張陽只能跟著,蘇展濤是那種自來熟的格,而且不讓人討厭,他這子很適合交朋友,至少張陽和他只認識半天,就好像認識了好久的老朋友一樣.

"要我說,張陽一定會在外面吃飯,中午肯定回不來!"

剛走到病房外面,張陽就愣在了那里,里面有好幾個人,似乎正在討論他,剛剛說話的人聲音很大,一聽就知道是胡鑫.

"不一定,我相信張陽一定會回來,他不會讓米雪自己一個人在這等!"

這次說話的是小呆,車禍之後兩人的關系變的更好了,可這喜歡斗嘴的習慣一直都沒有改過,兩人總會持有不同的看法.

"那可不一定,米雪說了,張陽是出診,幫人看病,人家留他吃飯很正常,要不咱們打個賭?"

胡鑫立刻叫了起來,張陽搖了下頭,正想推門,聽到他們打賭又停了下來.

以他對小呆的了解,胡鑫提出這個賭約,小呆肯定會同意.

果然,張陽正猜想著,里面又傳來了小呆的聲音:"賭就賭,你說吧,咱們賭什麼?"

"賭的話,算上我一個,我相信張陽一定會回來!"

這次說話的是米雪,米雪的聲音還是那麼好聽,她一說話,房間內的蕭斌,顧成還有楠楠都叫了起來.

張陽就站在門口,蘇展濤也沒催他,和他一起饒有興趣的聽著里面的賭約.

"我們輸了,就給你們當一個月的苦力,你們輸了,要給我們洗一個月的衣服!"

胡鑫又大叫了起來,一幫子人分成了兩大陣營,小呆,楠楠,還有米雪都相信張陽會回來,胡鑫,蕭斌和顧成則認為張陽不會回來.

其實顧成本來是想站在小呆那一方的,以他對張陽的了解,張陽肯定不會把米雪一個人丟在醫院內,可惜他剛表態,就被胡鑫硬拉了過去,還說要站在男人這一邊,顧成也只能去支持胡鑫.

"好,你們就等著輸吧,到時候累死你們!"

小呆馬上答應了下來,還氣呼呼的嘟著嘴,三個女孩坐在一起,全都看著胡鑫他們.

"嘿嘿,還不知道累死誰呢,太爽了,這個月衣服有人洗咯,我要每天換兩次衣服,每天都讓人幫我洗!"

胡鑫大叫著,還誇張的雙手舉起大笑著,可惜他的笑容還沒完全展開,就僵硬在了那里.

他看到張陽推開門走了進來,還帶著一臉的微笑,蘇展濤則站在他的旁邊,滿臉古怪的看著胡鑫他們三個,蘇展濤最明白,張陽一直沒進來,就是為了坑胡鑫他們一把.

"米雪,出院了有什麼事就招呼他們,免費的苦力,不用白不用!"

張陽邊走邊說,還朝著胡鑫那瞪了一眼,胡鑫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張陽,你回來了!"

米雪立刻站起身來,甜甜的看著張陽,對她來說,張陽回來才是最重要的,剛才的賭約她根本不在乎.

看到米雪,蘇展濤的眼睛猛的一緊,他也見識過不少的美女,不過能和米雪相比的還真沒幾個,而且他也看出來了,這個女孩就是張陽陪護的那個女生,這里只有她一個人穿著病人服裝.

最重要的是,米雪看張陽的眼神明顯不一樣.

"剛回來,在門口正好聽到某人對我很不信任,就等了會才進來,這個月你們幾個一定不要心疼人,該怎麼使喚就怎麼使喚,髒活累活,全都交給他們!"

張陽微笑點點頭,胡鑫那'噗通’一聲栽倒在了床上,蕭斌,顧成也都是一副苦瓜臉,無奈的看著張陽.

"張陽,你回來為什麼不進來啊,你不能這樣對待兄弟們那!"

胡鑫悲憤的大叫著,滿臉委屈的樣子,他剛才還想著能贏,可現實實在太殘忍,一下子讓他的夢全都碎了.

"這是你自找的,誰讓你不相信張陽呢!"

張陽沒說話,小呆已經頂了一句,兩人仿佛是天生的冤家,只要在一起,總會爭那麼幾句.

"嘿嘿,讓我說,給美女們當苦力也沒什麼,這種事,很多人想做還沒機會呢!"

蘇展濤突然說了一句,胡鑫他們幾個,這才把注意力集中在蘇展濤的身上.

"不好意思,張陽,我沒注意到你還有朋友!"

米雪這才發現張陽身邊的蘇展濤,急忙小聲說了一句,剛才的米雪,因為看到張陽回來,心里一直都帶著甜蜜和激動,真的把蘇展濤給忽視了.

"沒事,我叫蘇展濤,蘇東坡的蘇,發展的展,波濤洶湧的濤,我是替我伯伯送張醫生回來,這是我伯伯送給你們的禮物!"

蘇展濤馬上向前走了一步,還把帶來的禮物放在了米雪的面前.

張陽微微一愣,輕輕搖了下頭,這是蘇邵明送給他一個人的禮物,在蘇展濤的嘴里,就變成了他們兩個.

"真的,謝謝你!"

米雪臉上的笑容變的更盛了,張陽在心里也不得不感歎,蘇展濤真的很會說話,就這麼簡單的加了一個字,意義卻完全不同了.

張陽回來,還給米雪帶來了禮物,自然讓米雪十分的開心,高興.

"不用客氣,張醫生的醫術非常的神奇,我伯伯的病還要靠著他呢!"

蘇展濤又笑了一聲,一旁的胡鑫這會也爬了起來,好奇的走過來,指著蘇展濤手上的東西,輕聲問道:"是什麼禮物,我們能看看嗎?"

蘇展濤先是看了眼張陽,見張陽沒反應,馬上遞過去,笑著道:"當然可以!"

這是一個盒子,很結實,但包裝的並不嚴,胡鑫接到手上,拿到一旁的床上,直接打開,他旁邊的小呆等人也都湊過去了腦袋.

胡鑫打開盒子,很疑惑的從里面拿出一只青花小碗,大聲的道:"我說這位帥哥,你們也太小氣了,怎麼禮物就送一個吃飯的碗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