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七七章 崇拜你
張陽看著吳有道,臉上還帶著點笑容.

吳有道說的支支吾吾的,也沒說明怎麼回事,不過他的意思以及大致的情況張陽已經猜個差不多了,這類事情張陽很熟悉,上輩子他還沒少遇到過,直到他的名氣徹底打出去之後才少一些.

這里面最大的原因,還是他的年紀.

在大部分人的印象,或者認識中,真正的中醫高手都應該是年紀大點的人,不說白胡子白發,也得是一位經曆過滄桑的老人.

張陽上輩子成名的時候,也不過三十來歲,在這個行業內來說絕對是個異類,也難怪被那麼多人所懷疑.

"吳老,你啥時候有空,我們直接去就是,你那朋友別嫌煩就行!"

張陽微微一笑,輕聲說道,這類事他早就有經驗,知道該怎麼應付.

別人懷疑他沒關系,張陽不是沒被人懷疑過,不過通常每次的結果都是張陽用實際行動讓一些人閉嘴,或者讓那些開始對他懷疑的人心服口服.

"不會,張陽你放心絕對不會,你答應了就好,我替他謝謝你!"

吳有道連連擺手,臉上也帶著點輕松和感ji,張陽答應了就好,他怕朋友的架子太大,讓張陽這個年輕人生氣,不願意去.

吳有道這個擔心並不多余,張陽的年紀在這放著呢,年輕氣盛,可正是張陽這個年紀很多人的表現,他雖然說的夠委婉,可他也明白,張陽聽出了他話中真正的意思.

不然,張陽也不會說出他那朋友嫌麻煩之類的話.

張陽再次笑了笑,道:"吳老客氣了,什麼時候去帶時候你直接通知我,或者給我發個短信就行,我最近這幾天會一直在醫院!"

"短信?"

吳有道抬起頭,顯得有些驚愕,短信這個詞現在已經有了,可用的地方並不多,也很少,吳有道平時並沒有用手機,自然不了解這個詞.

"就是信息了,我朋友送我個尋呼機,你直接傳呼給我信息就行!"

張陽急忙解釋了句,心里暗暗的搖頭,說短信早已習慣,把呼機的信息也說成了短信,不過這呼機用起來還真沒手機方便.

只是這個時代的手機,怎麼看都讓人搖頭.

"這沒問題,你有了呼機也不說一聲,以後找你也方便了!"

吳有道立刻點頭,他並沒有在意張陽之前所說的那個名詞,他心里還想著,用什麼方法把張陽帶到他那老朋友那更合適,

得到了張陽的回複,吳有道沒在這多停留,記下張陽的呼機好嗎後,很快又離開了花園.

張陽回來的時候,蕭斌,顧成正和米雪一起在那笑著,張陽不喜歡學生會的事,可這三人卻都很喜歡,蕭斌最近正處于春風得意的階段,顧成和米雪則是剛剛加入學生會,對一切都有著新奇感.

"張陽!"

看到張陽從不遠處走來,米雪眼睛微微一亮,馬上抬起頭,笑著招了招手.

"張陽,你回來了就好,我們也該回去了,明天再來看米雪!"

蕭斌轉過頭,笑著說了一句,他說話的時候,張陽正好走到幾個人的身邊.

"張陽,這是這幾天學生會各個部門送上來的申請,你有空看一下,大部分都是要求批款的,我感覺里面有幾個合適,已經寫了筆記,你看過之後,我明天再來拿!"

顧成也跟著說了一句,還從包里拿出個檔案袋,遞給了張陽.

外聯部掌控著贊助款的審批權,學生會的財務部其實並不止只有這些贊助款,可惜的是,原本有的資金,和贊助款一筆實在不能入眼.

這一學期快結束了,原本學生會資金就不足,到學期末的時候更是這樣,沒有張陽這筆贊助款進來,學生會可能就要斷糧,不然體育部有重要活動,也不會只拿到聊聊幾百塊,什麼都做不了的經費.

這樣一來,等于整個財務部的資金都是張陽拉來的贊助款,很多部門知道學生會有錢後,心思全都活了一些,爭著做一些多對自己有利的活動,所以各種要錢的申請,就都到了外聯部,顧成這幾天一直就忙著這個.

甚至還有些人,通過關系想辦法找顧成,為的就是想給自己多批點款子.

"好,你先放這,明天我會進行批複!"

張陽接過檔案袋,直接答應了一句.

"張陽,這里面還有我們社團部的申請,你可得好好看看,好好審批,我等你好消息,我們今天先走了,我還有很多工作要整理,還要為考試做准備!"

蕭斌嘿嘿笑著說了一句,他這麼和張陽說,倒沒什麼別的意思,以他和張陽的關系,就算他不說,張陽也不會虧待他.

蕭斌和顧成都走了,張陽抬頭看看天,天se已經有些發暗,也該回病房了.

如今的米雪,除了穿著病人服之外,一切看起來都和正常人沒什麼兩樣,也不需要張陽攙扶,就能自己走回病房.

"張陽,我能感覺到,他們都很崇拜你!"

在回去的路上,米雪突然停下來說了一句,說話的時候,還抬頭看著張陽,眼睛一動也不動,像是看什麼心愛東西似的.

"崇拜我,你沒弄錯吧,我有什麼好崇拜的!"張陽微微一愣,隨即笑了笑.

"沒有,我說的是真的,剛才蕭斌不止一次說起,是你改變了他在學生會的地位,他現在對學生會的工作非常的滿意,也非常的有ji情,不像以前,只是想保住這個身份!"

米雪重重的點了下頭,依然注視著張陽.

她有句話沒有說,不止蕭斌和顧成在崇拜張陽,就是她,對張陽似乎也有些崇拜.

"那是他自己努力,自己堅持的結果!"

張陽輕輕一笑,其實米雪說的這些他也明白,自從他穿越回來,在學生會上壓住了周逸塵之後,蕭斌的日子和以前相比就是天壤之別.

以前的蕭斌,只是秘書處普通的干事,做一些跑tui的瑣碎事,因為和張陽的關系,還整天被人欺負,周逸塵更是時常挑他的毛病.

那種情況下,他不得不提著心應對這一切.

這種局面,在上次張陽主動退讓後則有了完全的改變.他自己都不知道,mimi糊糊的,張陽就把他從普通的干事,變成了社團部的部長.

這還不止,社團部這個部長他剛當上,社團部就改變了原來的狀況,從只為社團服務的管家部門,一下子變成了香餑餑.

社團部有大筆的自留經費,這可是那些社團的社長們都知道的事,學生會缺錢,這些社團更缺錢,很多事都是他們自費,集資來做.

現在知道社團部富裕了,所有的社團團長們心思都轉了起來,爭著往蕭斌那跑,想著辦法給自己爭取資金.短短幾天時間,社團部的影響和權利就增加了不少,以前那些不怎麼吊社團部的社長們,現在見到蕭斌全都笑眯眯的,像關系很好的兄弟似的.

其中幾個大社團,像籃球,足球,音樂,美術等,他們更是天天跟著蕭斌,除了想辦法從社團部的經費中扣出一點來之外,他們還想著從學生會直接申請些資金,擴大自己的社團.

他們這些人,可都知道現在學生會有錢,也都知道,真正掌控這些錢的人是張陽,而蕭斌就是和張陽關系最好的人,不找他還找誰.

蕭斌這次遞過來的,就是幫幾個大社團進行的申請,他現在也很聰明,拉攏好這幾個大社團,以後哪些社團不聽話,就去打壓一下,慢慢的,原本屬于社團部的那些權利就能被他重新拿回來,秘書處嚴重插手社團部的事,在他的任期內將會不複存在.

現在的蕭斌,已經開始享受這小小權利帶來的樂趣了.

當然,他也很清醒這些權利都是誰給他的,所以才會在米雪那說出這些話來,不過米雪也沒說錯,現在的蕭斌,真的對張陽很崇拜.

蕭斌第一次見識到,什麼叫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本來強勢的周逸塵,被張陽幾下就弄的節節敗退,他們不僅挽回了原來的劣勢,還完全改變了局面.

"他很努力沒錯,但這個機會,卻是你給的!"

米雪甜甜一笑,她突然伸出手,挽在了張陽的胳膊上,張陽稍稍愣了下,身子也有點不自然,不過很快,走了幾步之後兩個人就變的無比默契.

他們這樣走在一起,真的很像一對恩愛的情侶.

回到病房,張陽就把顧成帶來的資料交給了米雪,不僅這次交給她,以後這些類似的審核,他都會交給米雪和顧成來做.

這樣,也可以鍛煉他們兩人的能力,還能讓自己偷偷懶,節省時間.

至于他自己,到時候只要把握住大方向就行,其實現在也沒啥大方向要把握,他等于是一個精神象征,只要他出現,就能死死的壓住周逸塵.

時間一久,他自然就可以把周逸塵給踢掉,扶自己的人上位,到時候也等于徹底完成了之前'張陽’的心願.

第二天上午,張陽又去給趙老爺子做了次護理,這次去,趙局長一家對張陽更加的熱情,真像系統所說的那樣,把他當成了親人.

護理剛做完,吳有道就親自來找張陽,他已經安排好,今天就帶張陽去看看他那個朋友,他很希望張陽能有辦法治療那老朋友的病,解除病痛對他的折磨.

…………

第一章,下面還有,時間可能有點晚,小羽會努力追趕回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