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六二章 這個錢,我們出
*728*15,創建于2012-8-16* var cpro.id = 'u1025861';

還是上次的會議室,不過今天來的人比上次要多.【 | 】

上次只是周逸塵召開的臨時干部會議,和例會不同,按照學生會的要求,例會要求每位有職責的的學生會成員都要參加,人數自然比上次多的多.

圓桌前,大多數部長都已經到了,關系好的在那說說笑笑,各部的成員則坐在牆邊的椅子上,手里還都拿著本子等著記錄.

看到會議室的這些人,張陽稍稍愣了下,最後又笑了笑.

他們這個樣子,和他上輩子在醫院召開的擴大會議差不多,各科室的頭頭和負責人都齊聚一堂,看似人多,其實大都是帶著耳朵來聽報告的,真正能主導的人,還是那麼幾個人.

張陽進來後,大家也都注意到了他,隨後注意到了他身旁的米雪.

幾乎所有的人,都在盯著米雪看.

學生會不是沒有女生,衛生部部長韓麗,宣傳部部長嚴若紅都是女生,不過都是那種很普通的女孩,不像米雪這麼漂亮,不得不說,漂亮的女孩走到哪里都有優勢,米雪一下就成為了會議室的焦點.

"張部長,來這邊坐!"

文藝部部長高傑,熱情的和張陽打著招呼,還讓出位子,讓張陽坐在他的旁邊.

當了文藝部部長之後,高傑心里別提有多舒暢了,不僅不用在社團部伺候那些祖宗們,還能接觸到很多的女孩.

文藝部安排的很多節目,可都是女孩子來表演,這也讓高傑對張陽更加的感激.

"等我下,馬上來!"

張陽笑著搖了下頭,他先把米雪和顧成安排好,米雪和顧成都是第一次來參加學生會會議,有些東西並不清楚.

兩人就坐在了張陽的身後,剛坐下,就有個自我感覺很酷的男生跑過來想和米雪搭訕,可惜被米雪兩句話就給嗆走了,這個人的結果,也讓後面有想法的人都暫時偃旗息鼓.

能和漂亮女孩說話當然好,但誰也不想被嗆到,在這麼多人面前丟人.

這個時候的米雪,才展現出她平時的性格來.

"張陽,行啊,外聯部有米雪在,我估計以後打報告申請到你們那的人會很多!"

張陽回去剛坐下,高傑就笑呵呵的說了一句.

"就是,搞的我都想去外聯部了,看著也養眼啊!"

一旁的技術部部長葉展也笑著說了一句,張陽把高傑捧到文藝部之後,這幾個中立的部長大都對張陽改變了看法,葉展就是其中之一.

"行啊,葉部長來我舉雙手歡迎,要不咱們倆換換,你來做外聯部長,我去技術部!"

張陽嘿嘿笑了一聲,嘴上這麼說,但心里並沒有這麼想.

這不過是他的玩笑話,就算真的和葉展去換,他也會把米雪帶走,不知不覺中,張陽完全把米雪當成了自己人,不願意讓她跟著別人.

"別,外聯部我可招呼不了,你定的任務太嚇人了,會壓死我的!"

葉展慌忙擺手,他說的也是玩笑話,真讓他去外聯部,還不如直接退出學生會呢,外聯部的那些任務,在他們看來就是天文數字,根本不可能完成.

"葉部長,現在說這話,估計一會你就得後悔!"

這次說話的是蕭斌,蕭斌還大有深意的對葉展笑了笑,張陽拉到二十萬贊助的事只有他和米雪,顧成知道,學生會其他的人根本不清楚,也不知道外聯部即將變天.

眾人正說著話,聊著天的時候,周逸塵終于出現了,作為主席,他很喜歡最後一個出場.

坐在首位上,看著周圍那麼多的人在,周逸塵的虛榮心得到了很大的滿足,他從小就是個官迷,喜歡當官,最喜歡的就是這種掌控一切的感覺.

可惜看到張陽之後,他的臉色立刻變了變,心里還想著,若沒有張陽在這,那該多好,每次看到張陽他都很不舒服.

"好了,現在開始開會!"

周逸塵清了清嗓子,首先說了一句,例會其實就是討論一些瑣事,比如上周沒有完成的工作,以及這周的打算.

周逸塵話音剛落,體育部的劉部長就叫了起來.

"周主席,下周就是游泳大賽了,可我們這獎品還都沒有,也沒有任何的宣傳,你看是不是先撥給我們點經費?"

體育部是熱門部門,這個劉部長是上任主席提起來的老人,和周逸塵的關系說不上太壞,之前和周逸塵比和張陽關系還要近點.

可惜周逸塵想把自己的狗腿子胡濤扶正,就和他起了沖突,他明白自己的位子坐不長了,也就沒和周逸塵客氣,只做好他任期內該做好的事.

"那游泳大賽,不是已經給了你們三百塊錢的資金了?"

周逸塵眉頭微微一皺,好心情立刻消失了,剛開會就有人伸手要錢,他的心情能好才怪.

劉部長道:"周主席你自己也說了,三百塊,三百塊夠干嘛的,做宣傳都不夠,更別說准備獎品證書之類的了!"

"現在會里經費緊張,這學期外聯部沒有拉到一點的贊助,只靠學校撥下來的那點錢根本不夠,你們先緊一緊吧!"

周逸塵慢慢說道,說話的時候又看了一眼張陽.

他不放過任何打壓張陽的機會,所有的人都知道,張陽就是現在的外聯部部長.

其他人,也都看向了張陽,在很多人心里,卻都在張陽打抱不平.

大家都知道,張陽這外聯部長當了沒有幾天,之前外聯部一直都是空著的,不能把沒有拉到贊助的責任推在他的頭上,不過大家也只是想一想,誰也沒說出來.

他們沒必要為了張陽去得罪周逸塵.

"這個我不管,沒錢什麼都做不了,游泳大賽是學校的傳統老項目了,你們不撥錢,我就只能去找學校要,不然辦不好還是我的責任!"

劉部長攤了攤手,他反正遲早要下,還不如趁手上有點權利,好好的惡心一把周逸塵.

"這是我們學生會的工作,你找學校干嘛!"

周逸塵被他氣的差點發飆,今天這例會他本想再打壓打壓張陽,可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體育部的劉部長跳了出來.

他心里還在想著,早知道就先把這個人撤掉了,讓胡濤上,也不至于有今天這個難堪.

"我沒錢,做不好到時候是我的責任,你不給錢,我就只能找學校!"

劉部長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周逸塵剛一說完,他就把話接了上去.

不過他這話說的也有道理,體育部畢竟還在他的手上,做不好的話最終還是他的責任,等于給周逸塵一個好理由,還不如他多爭取,把事情辦好了,就算是走,到時候也能走的瀟灑,讓大家知道他不是因為工作能力而下台的.

"好,你需要多少錢!"

周逸塵忍著心中的怒氣,輕聲問了一句,旁邊坐著的很多人都低著頭,只有大圓桌上的那些部長們,不斷的打量著周逸塵和劉部長,思考著這件事對自己會有什麼影響,或者又能爭取到什麼好處.

"起碼一千五!"

劉部長伸出手翻了幾下,宣傳,獎品,外加給一些幫忙學生的福利,差不多就是這個數,他之前的確算過.

雖說很多學生都是志願者,可總得給人家買點水喝,弄個盒飯吃是不是,別讓人渴著餓著幫忙.

"一千五,沒有,你知不知道,咱們一年才有多少錢,你一張口就是一千五,你以為我開著銀行呢?"

周逸塵猛的叫了一聲,狠狠的砸了下桌子,他這次是徹底發了火.

一年就那麼點經費,體育部已經分走了不少,這只是一次校內活動,就要這麼多錢,他真開了這個口子,以後找他要錢的人更多了.

周逸塵自己是有錢,家里也有錢,可他向來公私分明,從沒想過把自己或家里的錢拿到學生會里來用.

"周主席,別生氣,別生氣,不就是一千五百塊錢嗎,值得對自己同學發火嗎,再說劉部長也是一心為公,這個錢,我們外聯部來出!"

一直微笑坐在那的張陽,突然笑呵呵的說了一句,所有人的目光,瞬間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

推薦一本新書,巧克力大大的《劍逆蒼穹》,書號2371777.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