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五七章 劉孝堂的熱情
凱旋樓除了豪華,其實並不大,只有三層,而且還是單一的酒樓.【 |】

張陽他們所要的包廂在二樓,上樓的樓梯是旋轉式的,就在大門的旁邊,黑色制服女子帶著張陽他們,直接往樓梯那走去.

走的時候,黑色制服女子還偷偷的觀察著張陽.

一般來說,願意在他們豪華大包廂消費的都是vip顧客,那里動輒就幾千塊的消費讓很多普通的老百姓望而卻步,真正能進去的,不是大老板,有錢人,就是官員.

只是她怎麼看,張陽都不像個有錢人的樣子,更不可能是當官的,除了氣質不錯外,其他都顯得很普通.

"梁經理!"

還沒走到樓梯口,上面就走下來兩個人,其中一個正微笑和那大堂經理打著招呼,米雪,胡鑫聽到聲音,都把頭扭到了一邊.

樓梯上走下來的兩個人,有一個四十多歲樣子的中年男子,看起來有些敗頂,還有一個就是周逸塵,和大堂經理打招呼的,就是這位周大主席.

"周老板,周公子,你們怎麼下來了?"

黑色制服女子看了他們一眼,腳下的步子不禁加快了兩步,馬上和張陽他們錯開了身子.

"我們來接人,你這是?"

中年男子這會已經下到了樓梯的一半,笑呵呵的大聲說了一句,眼睛還不斷的在這黑色制服女子的身上打量著,不過很快他的眼睛就轉移到了一旁.

他看到了跟在後面的張陽等人.

確切說,他是看到了米雪,米雪那清純漂亮可愛的面孔,殺傷力可不是一般,這校內四大美女的名號也不是白來的,只看了一眼,那人就直接呆在了那里.

"梁經理,你這是在干什麼呢?是不是這幾個人沒錢在這里消費,你准備把他們送出去?"

周逸塵沒注意到自己身邊人的神態,這會他已經快走到了樓下,他話是對著黑色制服女子再說,可眼睛卻看著張陽等人.

他的眼睛中,還帶著股報複的快感.

"姓周的,你說什麼,誰沒錢在這里消費了?"

胡鑫性子最烈,馬上大叫了一聲,擼著袖子就想往前跑,好在被顧成給拉住了.

"我說的就是你們幾個,,當然,不包括米雪,米雪,你要是喜歡的話,我以後可以天天帶你來這里吃飯!"

周逸塵居高臨下,這會有種說不出的暢快感,笑眯眯的看著下面暴怒的胡鑫,最後眼睛又落在了米雪的身上.

看著米雪,他的心里又忍不住的感歎,真是一個可人啊,自己怎麼不早點動手,校內四大美女已經有兩個倒在了他的手上,米雪就是他的第三個目標.

"放你娘的狗屁,成子,別拉我,我今天非得揍他!"

胡鑫氣的兩眼發紅,顧成則拼命的拉著他,那黑色制服女子愣在了那里,好在大堂的保安看到有些不對,馬上跑了過來,站在一旁緊張的看著.

"胡鑫,之前給你說的話你這麼快就忘了,和狗一般見識,你自己成什麼了?"

張陽回頭瞪了胡鑫一眼,聽了張陽的話,胡鑫微微一愣,暴怒的情緒很快消散了下去.

"你說的對,咱不能和畜生一般見識!"

胡鑫摸著腦袋,嘿嘿的笑了一聲,不過還是伸出拳頭,對著周逸塵擺了擺,意思在警告他.

周逸塵微微一愣,隨即大怒道:"張陽,你別太過分了!"

張陽理都沒理周逸塵,微笑對那黑色制服女子說道:"這位美女,咱們是不是可以上去了,你耽誤了我們不少的時間!"

"啊,是,不好意思,我們馬上過去!"

張陽說話的時候,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氣勢,讓黑色制服女子下意識的回答了一句,心跳還忍不住加快許多.

黑色制服女子很明白,有這種氣勢的人,絕對不是一般人,她今天是真的走眼了一次.

"梁經理,等等,這幾位是什麼人?"

幾個人剛走沒幾步,周逸塵和那中年男子也都走下了樓梯,那中年男子直接攔住他們,輕聲的問了一句.

問話的時候,他還上下打量了張陽一眼,最後眼睛又落在了米雪的身上,眼底深處閃過道貪婪的**.

"周老板,這幾位是我們的客人,他們要了一個大包,我現在帶他們過去,一會我就去您那喝幾杯,向您賠罪!"

黑色制服女子笑呵呵的說道,說完輕輕的拍了下這周老板的胳膊,丟下了一個嫵媚的眼神.

這周老板明顯是久經考驗,若是胡鑫和顧成他們看到女子的這個眼神,估計魂都不知道丟哪去了.

周逸塵則皺了皺眉頭,驚訝的看著他們,剛想說話,可惜這次黑色制服女子沒在給他機會,帶著張陽他們就上了樓梯.

中年男子剛想再去攔一下,臉色突然一變,馬上變成一副笑呵呵的樣子,朝著大門那走去.

"劉隊長,我剛想到門口來接您,您這就到了,有失遠迎,有失遠迎!"

周老板的臉色變的很快,剛才對那黑色制服的大堂經理還是高傲的樣子,現在馬上變為了諂媚,快步走到門口剛進來的一個人的面前,伸出雙手,彎著身子主動去握上對方的手.

周逸塵也顧不得其他,快步的跟了過去,滿臉笑容的和這個剛進來的人打著招呼.

他們的話,讓張陽他們都忍不住回頭看了下,張陽回頭的時候,剛進來的那人也在看著他們,看到張陽,兩人都愣了下.

進來的這人,張陽見過,只是不太熟,是房東劉大爺的大兒子劉孝堂,他只知道這人在公安局工作,具體做什麼並不清楚,今天的劉孝堂,穿的是件黑色襯衫.

"小張,這麼巧,你也在這?"

劉孝堂看著張陽,大聲的叫著,臉上還帶著股笑容,他還直接走了過來,讓周逸塵剛伸出的手,尷尬的停在了那里.

"劉,……"

"叫我劉大哥好了,我剛從老爺子那回來,多虧了你那個藥方,他現在好多了,剛才可是好好的把你誇了一頓,說這兩天要買點東西,好好的去謝謝你!"

劉孝堂熱情的和張陽握了下手,這次輪到張陽有些不好意思,他和劉孝堂只是見過幾次,沒想到這次對方這麼熱情.

"劉大哥客氣了,那是我應該做的,劉大爺好了就行!"

張陽松開手,摸了下腦袋,算算時間,劉大爺吃了他的藥也有五六天了,正是見效的時候,劉大爺的病情真的減輕了,他也十分的高興.

…………

再求三江票,三江票每天都有,進入三江頁面領取後在書名後方投票,差幾十票就能進步一名,拜托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