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五六章 最低消費
從後面走過來的人,正是學生會大主席周逸塵.|| |

周逸塵對米雪的心一直就沒死過,這幾天若不是被張陽打壓了一下,恐怕天天都會黏過來,現在看到米雪,他馬上像老毛看到咸魚似的湊了過來.

周逸塵今天穿戴很不錯,白色的紅豆牌襯衫,穿著一條黑色的西褲,還帶著一塊浪琴手表.

最顯眼的,是他別在腰上的手機和傳呼機,站在米雪面前的時候,他還不自然的挺了挺腰,想讓米雪注意到,他腰上那款很大的菲利普手機.

"周逸塵,你怎麼在這?"

胡鑫這會剛好跑到這邊,看到周逸塵後立刻不跑了,大聲的問了一句.

周逸塵今天只有一個人,沒有跟班跟著,見到胡鑫那凶悍的大塊頭,忍不住後退了幾步.

退了之後,他似乎感覺到這樣很沒面子,馬上又挺直了腰,大聲的說道:"我來這是請人吃飯,你們幾個在這干嘛,難不成也想進去?"

周逸塵說話的時候,還不斷的打量著胡鑫他們幾個,眼中明顯帶著一股看不起的神色.

"你說對了,我們還真是來吃飯的!"

顧成氣不過,直接站過來大聲的叫道,張陽一直微笑站在那里,學生時代的爭風斗氣,似乎早已遠離了他,不過再次遇到的時候,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新鮮感.

"就你們幾個,不會吃了這一頓,要餓一個月肚子吧!"

周逸塵輕蔑的說道,胡鑫的火氣一下子升了起來,直接走過去把張陽拉過來,然後大聲的說道:"姓周的,你別看不起人,別以為就你自己有幾個臭錢,張陽,把你口袋里的東西拿出來讓他看看!"

"胡鑫,狗咬你一口,你也要去咬他一口嗎?"

張陽被胡鑫硬拉來的,這會有些哭笑不得,他可沒有和周逸塵去斤斤計較的心思,那太丟身份.

"你說誰是狗?"

周逸塵大怒,猛的叫了一聲,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張陽他的心情都會很差,這次也不例外.

"誰接話,誰就是!"

這次說話的不在是張陽,而是小呆,小呆恰著腰站在胡鑫的面前,有了周逸塵這個共同敵人,她不在和胡鑫算剛ォ亂看美女的帳了.

"你們?哼,幾個窮鬼,也敢來這種地方,不看看自己那一身行頭!"

周逸塵氣的發抖,想動手卻又不敢,惡狠狠的丟下一句話,馬上進了酒店的大門,門口的旗袍迎賓集體向他彎身行了行禮,這讓他又找回了一點自信.

"混蛋,你說誰是窮鬼,有種你在說一次!"

胡鑫愣了下,等周逸塵跑了之後ォ反應過來,馬上就想追過去,好在張陽一把拽住了他,不然這個沖動的家伙不知道又要做出什麼舉動來.

"該死的,天底下怎麼還有這麼無恥的人?"

顧成憤怒的看著周逸塵的背影,周逸塵的形象本來在他們的心里已經降到了冰點,現在,說的難聽點連個畜生都不如了.

"不值得和這種人生氣,走吧,我們也進去,別讓他打擾了我們的雅興!"

張陽笑了一聲,率先朝著里面走去,不是胡鑫和小呆剛ォ鬧了下,他們早就進去了.

凱旋樓裝修的是不錯,不過在張陽的眼里也只能算是個一般,上輩子他去過的豪華酒店不知道有多少,眼前的酒店只能說是奢華,純粹的奢華,裝修上根本沒有自己的什麼風格,更沒什麼品位.

"歡迎光臨!"

門口的人倒沒有阻攔他們,等走進里面的大廳,胡鑫和顧成他們立刻變的有些緊張,眼睛四處的瞟著,可頭沒敢動,生怕別人笑話他們.

小呆,楠楠稍好一些,但表情一樣有些不自然,倒是米雪表現的很大方,一直跟著張陽,眼睛也沒有四處去看.

"幾位,請問有沒有預定?"

大堂里走過來個穿著黑色制服的女人,這女人有二十六七歲的樣子,長臉,帶著一股成熟的韻味,眼睛特別的嫵媚,說話的時候眼神很勾人.

胡鑫,顧成兩個人又都呆了一下,他們可從沒有見過這樣的眼神.

"不好意思,我們沒有預定,回到不還有沒有包廂?"

張陽微微一笑,這個女人是很不錯,但在他的眼里也只能算是一般,他見過的,比她更嫵媚的女子不知道有多少,眼前這個,對他根本沒有任何的吸引力.

"有,不過現在只剩下一個大包了,大包的最低消費是1888元,您看要要不?"

女子微笑看著張陽,不過張陽還是發現,這女子眼中閃過道輕蔑,似乎在斷定,他們幾個'窮學生’不可能這樣去消費.

"張陽,算了吧,咱們只有幾個人,用不著這麼大的房間!"

顧成拉了拉張陽,1888元,他半學期生活費都沒這麼多,這對他來說就是一筆很難想象的巨款了.

"成子說的對,咱們人少,沒必要!"

楠楠難得的跟了一次顧成的話,幾百塊錢他們還能接受,接近兩千塊錢,這就太奢侈了,要知道這可是最低消費,有可能比這更多.

"沒事,大包就大包吧,小姐,請帶我們過去!"

張陽搖了下頭,那黑色制服女子微微一愣,眼中還帶著點不相信,下意識的問道:"您真的要大包?"

"是!"

張陽肯定的點了下頭,今天已經來到了這里,他自然不可能在離開.

別說1888最低消費的包廂,就是8888的消費他上輩子不知道去過多少次了,更何況他現在有兩萬現金,根本不在乎這一點錢.

"那好,請跟我來!"

黑色制服女子的臉上又露出了笑容,帶著他們一起向里面走去,走的時候,還偷偷看了張陽一眼,眼中帶著點驚訝.

這女子其實是酒店的大堂經理,年紀不大,但看人很有一套,他們屬于豪華酒店,平時見過各種各樣的人.

一般來說,就算有學生過來,也沒有要大包廂的,1888元的最低消費,完全超過了他們的承受能力,這年頭的大學生,大部分都很窮.

張陽身上穿的衣服很乾淨,不過她也能看出,這都是普通的貨色,加在一起也就是兩百來塊錢,一個穿著這樣衣服的人,要個最低消費1888元的大包廂,眼睛都沒眨一下,還那麼的自然,這讓她的心里有了很大的好奇心.

她剛ォ可是注意到了,張陽要這個包廂的時候,神情非常的平靜,沒有一點擺闊的意思,就仿佛他經常出入這種場合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