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五零章 脫離危險期
這一次,張陽只彈了印堂穴的銀針,不過這針和之前所彈的不一樣,張陽離開之後,銀針還在印堂穴不斷的顫動著,一直都沒停.┠★ & ┨

銀針震動的同時,病床上趙局長父親的眼皮子也在輕微的顫動著,鼻息間的呼吸也在加速,一旁儀器上的各種數字,此時也都開始轉變,所有數字都開始往好的方面再發展.

在趙局長露出驚喜之色的時候,他父親的手指還動了動,似乎想要抓什麼.

"爸,爸爸,你怎麼樣?你感覺怎麼樣?"

趙局長急忙蹲在病床前,緊緊的握住自己父親的手,楊醫生,馬主任這會的眼睛也都瞪大了.

這可是一個沒有脫離危險期,甚至就要救不回的病人啊,一個這樣的病人除了正常的反射反應之外,根本不可能再有其他的動作.

而眼前趙局長父親的表現,就好像即將清醒一樣,這在他們之前來看是絕對不可能的事,至少是絕對不可能發生在這里的事.

"爸!"

趙局長又叫了一聲,他父親的眼睛已經張開了,只是眼睛中帶著點茫然,看到趙局長之後ォ稍微好一些,他也緊緊的握著自己兒子的手.

"爸,你想說什麼?"

趙局長又急忙問了一句,醒了,他父親真的醒了,現場呆住的不止是楊醫生和馬主任,朱志祥和吳有道也都傻了眼.

朱志祥是對張陽有了些信心,可也沒想到見效會這麼快,竟然真的把人給救醒了,這會他心中的喜悅就別提了,他現在有種逼不得已去買彩票,卻真中了大獎的感覺.

吳有道則是呆呆的,請張陽來,他只是想著讓張陽緩解下病人腦部缺血的狀況,這是他們手術解決不了的問題,正是因為這個主要問題,ォ讓病人一直處于危險期.

可他也沒想到,張陽這麼厲害,直接把病人給救醒了,緩解病情和救醒病人,那絕對是兩種不同的概念.

"拖的時間太久了,他現在還不能說話,不過人已經沒事了,至于以後能恢複到什麼程度,還要看你們的造化了!"

張陽突然淡淡的說了一句,他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心里還在不斷的苦笑著.

救下這個病人,他付出的代價可不小,全身內勁消耗一空,現在他有一種虛脫無力感,若不是精神在強撐著,恐怕剛ォ就已經倒下去了.

這還不止,這個病人發病的時間太久,即使是他,一次針灸也不可能完全治愈,後續還要再來幾次治療,最後能恢複多少,就是張陽自己也沒多少把握.

腦梗賽之類疾病的後遺症,本身就很嚴重.

趙局長愣了一會,這ォ反應過來,急急的問道:"張醫生,您是說,我爸爸已經沒事了!"趙局長說話的時候,已經不自然的帶上了敬語.

"沒錯,他現在已經脫離了危險期,不過三天之內還無法真正清醒,這三天,我會再來做一些後續治療,運氣好的話,第五天他就能醒過來.可惜你們通知我太晚,若是我能早兩個小時到,最多一天我就能讓他醒來,後續治療也不會那麼麻煩!"

張陽輕輕點著頭,嘴上說著話,眼睛卻沒睜開,他在抓緊時間恢複自己的內勁和體力.


就是上輩子,他也很少有過這樣的大消耗,這次真的是竭盡了全力.

"朱院長?"

趙局長微微一愣,急忙往朱志祥那看了一眼,眼睛中還帶著點憤怒,有這麼好的醫生不早點叫來,讓他父親受苦不說,還耽誤了治療.

"趙局長,實話跟您說,張陽只是我們醫院想要招進來的實習醫生,他還沒真正進醫院,所以一開始我們也不敢找他,怕您有別的想法!"

朱志祥急忙湊近趙局長的面前,小聲的解釋著,趙局長愣了愣,又看了眼張陽,最後點了下頭.

對朱志祥所說的話他倒能理解,他是衛生局局長,他父親的病,在下屬醫院肯定會竭力治療,還會非常的慎重,張陽畢竟太年輕了,這個年紀就得不到別人的信任.

換成是他,有點辦法的話也不會請這樣的人來嘗試,只有最有無奈的時候,ォ會拼一拼,試一試.

此時他又開始慶幸,若不是朱院長有魄力,把這個年輕人給帶了過來,今天他可能真的要失去父親了,這讓他的心里,對朱院長,對張陽都有了感激.

至于楊醫生之前說的那些,此時已經被他拋在了一旁,耳聞不如眼尖,他可是親眼看到自己父親睜開了眼注視自己,還感受到了自己父親手上的力道.

他的父親,實實在在的醒過來了一次,這足以證明張陽的治療是有效的.

"趙局長,現在趙老已經被救回來了,您就放心吧,我們醫院一定會全力以赴救治趙老!"

朱志祥趁熱打鐵又說了一句,趙局長點了下頭,臉上也沒之前的緊張,神情恢複了不少.

朱志祥說話的時候,他還偷偷看了眼張陽,眼中忍不住流露出一股驚喜和慶幸,這次若不是他下定決心把張陽請來,結果還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監護室內所有的人,除了楊醫生之外,現在都有些激動,趙局長又在照顧著昏睡過去的父親,感受著父親平穩的心跳和體溫.

朱志祥則和馬主任輕聲的交流著,朱志祥的臉上,還有著隱藏不住的興奮和得意.

過了會,恢複了點精神的張陽ォ慢慢站了起來,對著旁邊的吳有道說道:"吳老,病人就交給你們了,我寫個方子,你們去抓藥,熬成汁,慢慢滴進病人的口中,每天兩劑,都不能少,明晚我會再來施針!"

"好,你放心吧,病人我會親自照看!"

吳有道微微一愣,急忙答應了一句,他看張陽的時候眼神也有些複雜,他之前已經夠高估張陽的了,可沒想到,最後自己還是低看了他.

能救回這樣的病人,就已經很了不得,若是能治愈,那就是國醫聖手都不一定做得到的事,至少吳有道知道,他自己就沒這個能力.

可現在來看,張陽不僅救回了人,甚至還能將病人治好,這種水平,即使是他也要仰望.

"好,我今天該回去了,一會讓王醫生在送我們回去吧!"

張陽輕輕點頭,他出來的時間也不短了,若不是這次是急診病人,他根本就不願意出來,他很明白急診病人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