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四九章 不放心
此時,吳有道他們三個人的表情,都一樣,全都很吃驚和緊張.╔y ╗

神闕穴就是肚臍眼那,屬于任脈的陽穴,和命門穴正對,同樣是人體最重要的穴位之一,其部分作用,要比太陽穴和印堂穴還要重要.

這些都不是重點,最關鍵的是,這個穴位有很大的特殊性.

只要是懂點針灸,或者懂點中醫的人都明白,神闕穴宜灸不宜刺,可以艾灸,或者隔姜灸,隔鹽灸都行,就是不能直接行針,刺入其中.

早在西晉時期,古醫書《針灸甲乙經》上就曾經提起過:臍中,神闕穴也,一名氣舍,禁不可刺,刺之令人惡瘍潰矢出者,死不治.

所謂的死不治,就是說如果直接在神闕穴上行針,有可能直接把人紮死.

這一點,也是個基本常識,馬主任和楊醫生他們不懂中醫的人,也都知道.

這才是三人如此緊張的原因,張陽這一針,就是直接紮在了神闕穴上,完全違反了常理,讓三人的心跳都開始加快.

"謀殺,他這是在謀殺,我要去告訴趙局長!"

等針完全下去,張陽抬起身子後,楊醫生才大叫了一聲,臉上還帶著股憤怒,他的眼里,張陽完全是在胡鬧,他很不理解,也無法理解..

"閉嘴!"

張陽猛然回過頭,厲聲叱喝了一句,這個楊醫生太括躁了,一開始質疑他也就算了,現在他已經開始為病人治療,是不能受到打擾的,這個時候還唧唧歪歪,已經讓張陽忍無可忍.

張陽這聲叱喝,飽含中氣,楊醫生一下子站在了那里,馬主任和吳有道也都愣住了.

"吳老,我要休息十分鍾,十分鍾後再叫我!"

張陽直接做在了監護室的椅子上,並且閉上了眼睛,吳有道看著紮著滿身銀針,躺在病床的病人,嘴巴張了張,最終什麼話都沒說.

那楊醫生臉上則輕一陣,白一陣的,沒一分鍾,就自己走出了監護室.

馬主任則擔憂的看著吳有道,張陽所做的一切都他也看不懂,他很想問問吳有道些什麼,只是這會不是問話的時候.

吳有道的臉上也有些擔憂,張陽的行針也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前的合谷穴還好說,那里是可以行針的,可神闕穴不可以,神闕穴不能直接針刺,這可是所有中醫針灸師知道的常識.

閉著眼睛的張陽,正在抓緊時間休息.

趙局長的父親,這次的情況真的很不樂觀,哪怕是上輩子的他,對這樣的病也會非常的重視,全力以赴的來治療.

連續並發相同危機的病症,還耽誤了那麼久的治療時間,若不是他有內功輔助,又有一手祖傳絕活,他還真不敢說出那樣的大話來.

不過之所以那樣說,也有被這些人質疑,看不起的緣故.

張陽就算是上輩子,也是個年輕的醫師,雖說性子低調,但骨子里還是存在著高傲,這些人剛才看到他的時候,幾乎都有著不相信的眼神,這種眼神讓他很不舒服.

十分鍾,很快便過去了.

吳有道輕輕叫醒張陽,張陽睜開眼睛,直接起身,伸出手指,從印堂開始,在所有的針上都彈了一下.

這一彈,也把他的內勁重新推進了病人的體內,這些病只靠行針是治不好的,必須配合他的祖傳氣功才行.

可惜他現在的氣功實力只有原來的一半,不然的話他不用等十分鍾這麼久,三分鍾就可以重新來一次,那樣的話把握會更大,治療的效果也更好.

"彈針?"

吳有道和馬主任互相看了一眼,兩人的眼中又帶著點迷茫.

彈針他們知道,吳有道自己就懂一點,可從沒見過這樣用彈針手法的,通常來說,彈針主要用于止痛等發面,也沒有人把全身的針都彈一下.

彈完之後,張陽的腦門又開始冒白氣,他重新坐了下來,再次閉上眼睛,讓吳有道等十分鍾後再叫他.

張陽所用的彈針,並不是傳統的彈針手法,確切來說,他是用這種方式輸入自己的內勁,幫助治療.現在病人體內充斥著他的內勁,這些內勁在銀針的指導下,會慢慢疏散那些現代科技都無法疏通的血栓.

即使內勁疏通這些血栓,也需要時間,張陽現在每隔十分鍾就要加一次勁,每一次幾乎都要耗掉他身上大半的內勁,所以他才不說一句廢話,抓緊時間在那休息.

時間慢慢走過,轉眼又過了半個小時.

這半個小時,張陽重新又彈了三次所有的銀針,每彈一次,他的臉色就蒼白一些,十分鍾的休息根本不足以恢複他消耗的力量,最後一次輸送內勁的時候,張陽幾乎是拼勁了全力.

這種大規模的消耗,就是張陽上輩子也沒有過多少次.

"啪!"

門突然被打開了,朱志祥,楊醫生還有趙局長都走了進來,趙局長的臉上滿是焦急,楊醫生的則帶著冷笑,直直的看著張陽.

朱志祥顯得有點無奈,他小心的關上門,這才說道:"趙局長不放心,他要親自進來看看!"

"沒事,進來不要說話就行,今天的治療很快就可以結束,院長剛才在外面辛苦了!"

張陽回頭看了一眼,輕聲說了一句,說完又坐在椅子上,閉目休息.

朱志祥愣愣的看著臉色很是蒼白的張陽,心里突然有種說不出的複雜感.

剛才在外面,他確實很辛苦,楊醫生把張陽行針神闕穴的事告訴了趙局長,並且說明了其危害,趙局長當時就想沖進來,是被他給硬生生的攔住.

他還再三為張陽擔保,這才勸說了趙局長那麼長時間,最後是趙局長實在擔心的受不了,這才一起進到監護室內來.

即使進來,他們也沒上去就對張陽發難,這就是朱志祥努力的結果,至少趙局長還相信他,相信著張陽,只是因為時間太久,過于擔心才進來.

這些,在監護室內的張陽並不清楚,可他卻能說出院長在外辛苦了的話,就足以讓朱志祥感到心暖,有一種之前的委屈努力沒有白費的感覺.

這個時候的朱志祥,對張陽的信心也又增加了幾分,他的心里,真的感覺到張陽能改變結果,做到別人所想象不到的事.

"張,小張醫生,我爸爸他怎麼樣了?"

趙局長看著自己父親滿身的針,眼皮子忍不住亂跳了起來,不過他問話的聲音還是很小聲.

張陽慢慢睜開眼,很平淡的看著趙局長,最後又看了一眼那楊醫生.

他什麼話也沒說,只是站起身來,重新走到了病床前.

他在印堂穴的銀針上,又輕輕的彈了下,彈完後又直接走回去坐在了那里,再次閉上了眼睛.

所有的人都莫名其妙的看著他,不明白他這麼做的用意,不過幾秒鍾後,趙局長就睜大了眼睛,神情也變的激動起來.

………………

第二章,時間有些晚,請朋友們見諒.

再次感謝煙灰滿朋友1888起點幣的打賞,連續多次這樣打賞,小羽很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