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四八章 行針
"你說什麼?"

楊醫生脫口叫道,在他看來,眼前這個人不僅年輕,還狂妄到了沒邊,竟然敢說這樣的話,什麼叫還好找到了他?這意思豈不是說,這里那麼多醫生都不如他一個人?

張陽抬頭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這個人的身份剛才吳老已經偷偷給他介紹過了.【 】

省人民醫院的權威專家,確實比三院的醫生們更有身份,更有地位,可惜張陽上輩子所在的醫院比省人民醫院還要強上許多,他更是權威中的權威.

對這樣的人,他還真沒看在眼里.

"吳老,我需要一套針,再給我弄點開水來,這些東西馬上就要!"

張陽沒理會楊醫生,直接對身邊的吳有道說了一句,病人的情況不容樂觀,這次的病人確實比上次在醫院遇到的那小女孩病人更為嚴重,張陽沒時間去和這個人廢話.

"這些東西我已經讓人准備了,我去拿進來!"

吳有道立刻應了一聲,他是真的提前做好了准備.

他知道張陽的針術很強,很有可能會施針,所以在王國海去請張陽的時候,他就讓人准備好了大大小小的幾套針,如果張陽用,可以直接拿了,即使不用,多做一下准備也沒錯.

現在來看,吳有道做的非常對,至少又節省了時間,他們今天已經浪費了不少的時間.

見張陽理都不理自己,楊醫生再也忍不住,直接叱問道:"你,你這是什麼態度?"

楊醫生是省人民醫院的專家,平時就是省人民醫院的院長對他都很尊重,在三院更不用說了,朱志祥也不敢這麼對他.

現在被一個年輕人這麼輕視,無視,他心中的惱怒可想而知.

"楊醫生,這里是icu!"

馬主任皺了皺眉頭,楊醫生的態度他也不滿,其實省院的人來了之後都很高傲,看不起他們三院的人,還想著在這里搶他們的主導位置,早已經讓馬主任的心里充滿了不快.

"我知道,我倒要看看,你們怎麼解決這國內沒人能解決掉的難題!"

楊醫生冷哼了一聲,不過聲音小多了,他也沒有因為生氣而離開,而是站在那里看著張陽,他要看這個年輕人牛皮被吹破的時候.

他的想法很簡單,他一點都不相信張陽會有辦法,這可是國內都沒多少人能解決的難題.

吳有道去的快,回來的也快,沒一會便捧著幾個盒子重新進了病房,外面的朱志祥聽他說張陽真的有辦法,心中是又驚又喜,同時又帶著點懷疑.

驚的是張陽敢說這樣的話,這種話聽起來確實很狂妄,也不怕嚇到人.

喜的則是張陽還真的有辦法,如果張陽真能把趙局長的父親救回來,那壞事就會變成好事,甚至他也能在趙局長那增光不少.

不說以後升職,至少他的這個院長位子會更加的穩當,三院得到的政府支持也會更多.

可惜,他對張陽始終都沒有那麼大的底氣,畢竟張陽的年紀實在太小了,醫學方面資曆還是很重要的,因為好的醫生就是經驗的積累,很多人進醫院,首先都會相信那些年紀大的醫生也是這個緣故.

不過張陽總算給了他一個希望,不像之前,一點希望都沒有.

吳有道把針盒全都打開,放在了旁邊,看著盒子里的銀針,張陽又開始懷念起上輩子的那套行頭了.


他上輩子所使用的銀針,都是經過特制,材料也和這些普通的針不同,最適合他使用,也最省力,單單那套針就用了他好幾十萬,還被人戲稱為是國內第一針.

那套針能讓他事半功倍,張陽則想著,真的要抓緊時間賺錢,到時候再去重新打造一套,方便他自己的使用.

在吳有道回來之前,張陽層仔細的觀察了下病人的情況,心里已經有了治療的方案.

拿起一根針,張陽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插進了病人的印堂穴,銀針直入三分之一,看的吳有道一陣心驚肉跳.

一旁的馬主任和楊醫生,也都張大了嘴巴.

印堂,位于雙眉之間,是人體最敏感的穴位之一,平時如果有人用手指指著這個部位的話,被指的人會很不舒服,這也是全身不接觸的前提下,感應最深的一個穴位.

這個穴位,平時就算老中醫下針的話也會慎重,更不會下的這麼深,張陽紮進去的深度,要比平時其他人長出三倍多.

印堂穴之後,張陽兩手各拿起一根銀針,直接從兩邊的太陽穴內插入,這次和剛才一樣,也是插進去了三分之一.

吳有道的心跳變的更快了,太陽穴,又是一個敏感穴位,這樣的穴位沒有把握的人平時都不會用針,以防出現意外,張陽倒好,直接紮進去那麼深.

這會吳有道看張陽施針,不是在學習,而是感覺在玩命.

三根針紮下去,張陽長長的吐了口濁氣.

這三針看似簡單,但很複雜,需要用極深的氣功來輔助,他上輩子做到這些還不算難,可這輩子的氣功功底只繼承了一半,就顯得有些累了.

吐了口氣後,張陽讓吳有道幫忙解開病人的衣服,重新開始施針.

這次他連續下了十幾針,大部分都在胸膛,吳有道則默默的點著頭,這次張陽行針沒像剛才那麼誇張,恐怖,這些針的部位下的也都很不錯,吳有道能看出來,確實有改變病人病情的可能.

這種行針的方法,也讓吳有道大肆感歎,他更加確信,張陽的針術上真的比自己強的多.

"你的頭上!"

馬主任突然對著張陽叫了一聲,楊醫生和吳有道都抬起頭,看了眼張陽.

只看一眼,兩人就楞在了那里,張陽的頭頂正冒著一絲絲的白霧,白霧很淡,但確實存在,而張陽的額頭上,也已經布滿了汗水.

這種樣子,他們不是沒見過,電視上一些武林高手用功過度的時候就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不過張陽的樣子要比電視上清晰的多,也更加的直觀現實.

這會,就是楊醫生也有種感覺,感覺張陽有點不一般了.

張陽壓根就沒理會他們,他的右手又拿起了一根稍短的銀針,看了眼病人,眼中急閃過一道精光,直直的在病人肚子中間的位置按了下去.

"神闕,你在這里直接行針?"

吳有道剛好回過頭,看到張陽這一針下去,直接驚呼了一聲,馬主任,楊醫生也都回過頭,愣愣的看著張陽

…………

感謝老朋友煙灰滿再次1888起點幣的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