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四七章 還好你們找到了我
病曆看的很快,一兩分鍾後,張陽就抬起了頭.【 】

"病人在哪,發病已經多久了?"

張陽的表情很嚴肅,說話的時候語氣中帶著一種質問和不滿,而且還帶著一股上位者的威嚴.

"已經三個多小時了,病人目前在重症監護室!"

這次回答的是朱志祥,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張陽,從張陽進來之後他就一直在觀察著,越觀察,他就發現這個人真的和吳有道所說的一樣,深不可測.

普通的年輕人,遇到這種場景早就開始緊張了,別說安心的看病曆,能說出話來就很不錯了.

張陽不僅沒有任何的緊張,還帶著一絲凝重,看完病曆後,還詢問了兩個關鍵問題,特別是發病時間,這在病曆中並沒有詳細的數字,也是醫生最需要了解的一個因素.

"帶我去看病人!"

張陽直接合上病曆,輕聲的說了一句,朱志祥稍稍遲疑了下,不過馬上還是點了下頭.

"我反對!"

朱志祥剛想帶著張陽出去,楊醫生就大喊了一聲,並且直接走到了張陽的面前,他還上下打量了張陽幾眼.

"朱院長,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趙老的病情您不是不清楚,讓這樣一個年輕人去診治,是不是太不負責了!"

楊醫生看著張陽,卻是對朱志祥在說話,張陽實在太年輕了,他對這個年輕人沒有一點的信任.

其實不止是他,三院內有些醫生也都著類似的想法,只是沒敢說出來罷了.

"楊醫生,張陽是我們醫院實習生,不過他是位實實在在的杏林高手,眼下趙老的病,只能看他了,他有過治療急性缺血的經驗!"

朱志祥看了眼楊醫生,輕聲的說著,張陽則抬頭看了他一眼,不過什麼話也沒說.

其實,張**本不是他們醫院的實習生,朱志祥也是沒有辦法ォ這麼一說,讓這位楊醫生知道,張陽只是個大學生的話,恐怕會更加的反對.

萬一他把這事告訴給趙局長,趙局長不允許張陽幫他父親看病的話,真是一點希望都沒了.

剛ォ張陽的表現,外加吳有道一直以來的擔保和推崇,算是讓他心中對張陽多出了那麼點希望.

"吳老,因為這幾句話,我們又浪費了兩分鍾的時間!"

張陽突然開口,說話的語氣還很冰冷,而且他話中的意思,所有的人也都聽明白了.

他在責怪楊醫生,在這里質疑他的年齡而浪費時間.

"你!"

楊醫生猛一瞪眼,他是省人民醫院的權威專家,別說張陽這麼一個不知名的年輕人,哪怕一些市領導,省領導見到他都很客氣,他在血腦血管內科方面,確實有著不小的名氣.

"楊醫生,不好意思,時間緊迫,我們先去看看病人再說!"

朱志祥急忙拉了楊醫生一眼,吳有道則直接帶著張陽離開了房間,有這個時間去浪費,真的不如先去看看病人.

張陽,也是吳有道最後的希望,同時吳有道也想看看,張陽面對這類的疾病,是怎麼應對的.

重症監護室,也就是俗稱的icu,國外很多醫院都有,國內從八十年代ォ開始興建,慢慢的,這類病房也成為了一個醫院實力的表現.

長京三院,是長京市有名的醫院之一,也是目前長京市四家擁有icu的醫院之一,這四家醫院,有兩家都是省院,另外一家則是市人民幣醫院.

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三院在本地還是有一定的實力.

趙局長,還有他的妻子,女兒,此時都在病房的外面,幾個人的眼睛都紅紅的,趙局長是孝子,也帶動了他的老婆孩子,老人在家一直都很受大家的尊敬.

"吳老!"

看到吳有道帶著張陽過來,後面還跟著朱志祥和那十幾名醫生,趙局長馬上站了起來,眼中還帶著一絲期盼.

他知道這些醫生正在討論他父親的病情,眼下應該是討論完了,不然不會都到這邊來.

只是討論後的結果是什麼他還不知道,他心里最希望的,當然是聽到一個好消息.

"趙局長,不用擔心,我們有個方法可以試一下,您先等一等!"

吳有道微微一笑,這時候朱志祥也趕了過來,楊醫生臉上很不高興,但什麼也沒說,馬主任則帶著一絲擔憂.

雖說人是院長安排的,可這畢竟是他的病人,張陽真出了問題,他也要承擔責任.

"有辦法了!"

趙局長猛的一愣,隨即驚喜的叫了起來,這對他來說,已經是最好的消息,要知道之前所有的人都是束手無策.

張陽的眉頭又皺了下,他沒見到病人,還沒那麼大的把握,吳有道這麼說是不是對他太相信了.

他不知道,吳有道這麼說是為了安慰趙局長的心,好讓張陽能安穩的給趙老看病.

這次沒怎麼廢話,張陽簡單的進行消毒,便直接進了病房,和他一起進去的只有三個人,馬主任,吳有道和楊醫生,其他人都圍在窗口緊張的看著.

馬主任必須進去,這是他的病人,楊醫生是因為對張陽不相信,ォ堅持跟進來看一看的.

張陽低頭看了病人的面色,眉角又輕跳了一下,從病人的面相來看,他的病比病曆上寫的還要嚴重,這幾乎就快要完蛋了.

張陽沒有先去號脈,而是伸出手,打開病人的嘴巴,拉出病人的舌頭.

舌頭有些泛青,舌尖帶著很多紫色的斑點,舌苔很厚,而且舌頭有些僵硬,張陽輕輕觸動了病人的舌頭,這ォ讓病人合上嘴巴.

張陽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伸出手,很慎重的拿起病人的胳膊,摸著脈門,他臉上的神情還在不斷的變化著.

這次號脈,足足號了一分鍾,張陽ォ放下胳膊,不過眉頭依然緊緊的凝鎖在了一起.

"張陽,怎麼樣?"

這會就是吳有道也有了些緊張,上次救那誤診急性病人的時候,也沒見張陽如此慎重和緊張,這只能說明,眼前這個病人的情況比上次的那女孩還要嚴重.

"不是太好!"

張陽輕輕搖了下頭,吳有道,朱志祥的心都沉了下來,楊醫生則冷笑一聲,剛想說話,張陽又接著說了一句.

"還好你們找到了我,再晚半個小時,我敢保證,神仙也救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