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四三章 價值百萬
"我來說幾句吧!"

王國海輕了輕嗓子,這個時候他必須站出來,也只能是他站出來.╚ ^ ╝

把張陽特招進醫院,本就是他和吳有道共同的主意,吳有道不是醫院的正式員工,即使開會的時候,也是特邀嘉賓的存在,這個時候真正能說話的人,也只有他了.

"張陽是個很有才華,也很有能力的年輕人,大家還記不記得前幾天的誤診事件,當時病人的情況很危急,正是張陽及時出現,果斷采取措施才沒讓病人的病情繼續惡化,並且成功避免了最壞的結果!"

王國海慢慢的說著,誤診事件被醫院捂了下來,外面知道的人並不多,不過今天開會的不是科室主任,就是醫院的重要領導,他們都很清楚這件事.

"誤診,哪個醫院沒有過誤診,不能只因為一例誤診,就肯定這個人,在座的各位,誰又沒有糾正過誤診的例子呢?"

兒科主任陳信首先說了一句,陳信是他們這里最年輕的主任醫師,也是最年輕的科室主任,今年只有四十歲,還有過美國留學的經曆,是個真正的海歸.

這個人還是有一定的才華,算是年輕有為,可惜他也有著很多'年輕有為’之人的共同毛病,那就是太自傲了.

他把自己當成真正的天才,看不得別人比自己強,對比他更年輕,被王國海和吳有道吹上天的張陽,內心中本能的有了排斥,王國海剛說完,他就忍不住站出來反對.

不過他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

誤診,每家醫院都避免不了,哪怕是國內最有名的那幾所醫院,同樣也出現過誤診,很多醫生都檢查出過別的醫生誤診的例子,這也是一個事實.

他的話,還讓在座的很多醫生都默默的點了點頭.

"陳主任,你說的沒錯,我們都看出過很多別人的誤診,可看到誤診,又能把緊急病情快速處理好的人並不多,至少在那種情況下,我自認做不到比張陽更好!"

王國海慢慢的說了一句,趁機又挺了張陽一把.

陳信剛才的話,有著混淆事情大小的嫌疑,很多醫生糾正過誤診是沒錯,但誤診也有高低輕重之分,大部分醫生糾正的,都是一些不重要的小誤診.

比如慢性腸炎當成了闌尾炎,又或者骨性關節炎當成了風濕關節炎來治,這種誤診本身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發現之後及時改正就可以了.

而之前三院所出現的這次誤診,從事情的輕重上來說,是真正的很重的一次誤診,一個不好就能要人命,出了人命的話,整個醫院都要擔責任.

緊急處理這樣的誤診,哪怕是在座的這些主任,副主任醫師們,也都沒有過多少次經曆.

"王主任說的這點我贊同,我參加了這個病人的會診,她的病情的確很特殊,我們很多人商量了一天,都沒商量出什麼好的結果,一直都有著這樣那樣的問題,最終還是那個叫張陽的年輕人出的一個建議,徹底幫我們解決了這些問題!"

急診室的劉傑劉主任站出來說了一句,他是在座少數見過張陽的人,對張陽的印象很深,那天張陽所說的一些東西,對他都有了不少的啟發.

"劉主任說的對,這個病人能快速穩定下來,都是張陽的功勞!"

王國海急忙又說了一句,難得有人幫他一起挺張陽,這個時候一定要趁熱打鐵.

只是一想起張陽那兩個條件,他的頭不免又有些大,張陽這兩個條件就是他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更別說這些老頑固了,讓他們點頭答應,那幾乎是不可能.

"好了,先不說這些,吳老,您是和這個年輕人打交道次數最多的人,您能不能給我們客觀的評價一下這個人!"

院長朱志祥輕輕的敲了下桌子,並且對吳有道問了一句.

吳有道的臉上悄悄現出一絲笑意,他對朱志祥很了解,知道這位老伙伴是心動了,這位老伙伴對人才的渴望可是極大的.

若不是因為這點,他也不會答應張陽回來商量一下.

吳有道相信,只要朱志祥相信張陽是個真正有才華,還是有大才華的人,就算張陽的條件再苛刻,他都會答應下來.

他現在可是真正的求才若渴.

輕輕笑了一聲,吳有道才開始說道:"其實我和他也沒見過幾次面,不過每次見面,這小家伙總能給我一些震撼!"

說到這里,吳有道不由自主的想起第一次見張陽的時候,那神奇的手法和針術,用針頭來治愈大出血和緊急心肌缺血,這可是連他都做不到的事情.

第二次再見,則是合谷穴保胎之爭,最後也證明了張陽是對的,合谷穴紮好了,一樣有保胎的作用,這就好像任何事情沒有絕對,毒藥一樣可以變成解藥,中藥中很多藥材就是以毒攻毒.

至于之後再見,張陽更讓他吃驚了,拒絕特招,提出連他都沒想到的兩個條件.

不過越是這樣,吳有道對他的興趣也就越大,之前只是幫著三院拉攏人才,現在他真的很想讓張陽進入醫院,這樣他就有機會好好的觀察這個神奇的年輕人.

停頓了下,吳有道又露出絲笑容,再次說道:"雖然我見他的次數不多,但我敢說,這小子是個真正深藏不漏的高人,別說二十萬,就是五十萬,一百萬,把他拉進醫院來都是值得的,這小子在這里,一定能做出我們想想不到的成績來!"

吳有道說完,又坐在那里喝茶,什麼話也不說了.

朱志祥,李鳩,還有范明這幾個正副院長都互相看了看,對吳有道他們都有一定的了解,任何人都沒有見過,吳有道這麼推崇一個年輕人.

吳有道的這些話,可是極高的評價了,等于在說明,張陽有著超過百萬以上的價值,眼下二十萬把他買回來,是絕對賺了的買賣.

"院長,不管怎麼說,他都是一個學生,進了醫院也是個連醫生資格證都沒有的實習生,為這樣一個人大費周折,值得嗎?別的醫院又會怎麼看我們三院?"

見院長有些意動,陳信的醋勁又升了上來,再次說了一句.

他一開口,又有幾個人隨著應和,有嫉妒之心的人並不少,誰都不想看到一個實習生比自己的待遇還要好.

這麼多人共同一說,朱志祥又有了些猶豫,他不是一個聽不進下手規勸的院長,再說他的心里也對張陽的條件有些不感冒.

最重要的一點,這樣的特例,必須在黨委會上通過才行,有這麼多人反對,這件事肯定通過不了,最終還是會擱淺.

"院長,院長!"

朱志祥正低著頭思考,會議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了,外面慌慌張張的沖進來一個小護士,看到朱志祥之後,急忙跑了過去.

"干什麼,我們在開會不知道嗎?誰讓你闖進來的?"

朱志祥眼睛一瞪,這只是個普通的護士,被朱志祥這麼一瞪眼,嚇的腿立刻哆嗦了起來.

"院,院長,是李主任讓我來找您的,剛,剛才趙局長帶著他的父親來了,趙局長父親腦血栓又犯了,這次比較嚴重,正在緊急搶救!"

小護士看著院長,好不容易把話說完,說完之後立刻站在了一旁,連頭都不敢抬了.

…………

火車晚點,整整晚了一個多小時,本來該早點回來的,結果弄到了三點才到家,這一章晚了點,不過還是更新了,這是昨天的更新,今天的還有.

感謝胖蟲凱,陌上de桑影,極雨情,雨人孤殺等朋友的打賞,感謝老朋友彩虹之路的打賞,特別感謝本書長老煙灰滿朋友再次1888起點幣的打賞,小羽謝謝大家的支持!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