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四十章 完全看不懂
"小伙子,我們又見面了!"

吳有道站在張陽的面前,正眯著眼睛,笑呵呵的看著他,胡鑫他們此刻還都瞪著眼睛,全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 o ~)y﹜

長京三院要特招張陽,這本身就已經夠意外,是個驚喜了,最讓他們意外的是,張陽竟然拒絕了,沒有答應三院的特招.

胡鑫他們幾個,和之前的米雪和顧成一樣,第一感覺就是張陽是不是傻了.

"吳老先生,您好!"

張陽微微一笑,吳有道來的目的他能猜到一點,長京三院能對他一個毫無名氣的學生這麼重視,說實話他的心里真的有些感動,但並不代表他會改變自己的初衷.

好不容易重來一回,他可不想在每天守著醫院,過三點一線的日子.

"不管怎麼說我老頭子也是來客,你不會想在這里站著和我說話吧!"

吳有道大笑一聲,笑聲中還帶著點諧趣,和他在醫院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張陽微微一愣,馬上笑道:"吳老,不好意思,這附近有個小茶樓,咱們去那里坐會吧,我們都是窮學生,請不起您到好的地方,您不要介意才是!"

吳有道這直爽的性子張陽很喜歡,而且吳有道能親自在他放學的時候出現,就已經代表了很大的誠意.

"哈哈,好,我正想和你嘮叨嘮叨!"

吳有道沒有客氣,直接笑著答應了下來,幾個人都停下了剛才討論的話題,一起朝著校外走去.

出去的時候,張陽和吳有道走在最前面,小聲的說著話,米雪三姐妹跟在後面,胡鑫,顧成和蕭斌三個大老爺們走在最後,他們幾個還都在嘀咕著.

他們所說的,都是中午張陽拒絕三院的事,幾個人還不太相信,一再詢問顧成和米雪,直到他們再三確認才作罷.

張陽所說的那個小茶樓,是值錢記憶中存在的一個地方,以前的張陽很喜歡到這里喝茶,雖然地方小,但茶水和點心的味道都不錯.

小茶樓確實不大,因為周末,又是下午,這里的人並不多,張陽他們到的時候,里面還有好幾張桌子.

張陽直接帶著吳有道找了張小桌子坐下,胡鑫他們則坐在了一旁,這里他們也來過,和老板熟悉,直接要了三壺茶,還有一些小點心.

"吳老,地方簡陋,還請包涵!"

張陽給吳有道倒了杯茶,他對吳有道的印象很不錯,是個博學多才的老中醫,理論知識比他還要豐富.

"你叫張陽是吧,我叫你小張好了,小張,中午王主任是不是來找過你?"

吳有道微微一笑,沒有和張陽客氣,開門見山的直接問了一句,還饒有興趣的看著張陽.

能拒絕特招的人可不多,張陽的資料他看過,只是個普通的大學生,他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張陽會拒絕,不過能拒絕就是一份勇氣,他對張陽的興趣越來越大.

"是,中午已經和王醫生說過了,我暫時沒有想去工作的打算,感謝貴院的厚愛!"

張陽輕輕點了下頭,吳有道依然看著他,嘴角依然帶著淡淡的笑意.

張陽這句話,再次表明了拒絕的意思,他是在告訴吳有道,如果是來擔當說客的,想要勸說張陽去他們醫院的話,這個事就不用再提了,他沒有去三院的打算.

"我今天來,並不是勸說你去三院工作,其實我也不是三院的人,只是他們返聘去的醫師!"

吳有道笑著搖了下頭,又喝了一口茶.

這茶樓雖小,茶葉也很一般,但泡出來的茶卻很不錯,吳有道對茶道有一定的了解,知道這里的茶用的是真正的泉水煮出來的,長京市有很多小茶樓,可用泉水煮茶的很少很少.

張陽稍稍愣了下,不過並沒有說話,只是微笑看著吳有道.

"你不想去醫院,這是你的選擇,我只是想,你這一身很不錯的醫術不應該這樣浪費,應該去用在實處上!"

張陽不說話,吳有道只好再次說道,在吳有道的心里也有些吃驚,張陽的表現,根本不像一個還沒畢業的大學生,只是幾句話,張陽就占據了今天談話的主動,也迫使他改變勸說的方式.

"吳老,您直接說明您的意思就好了?"

張陽輕笑著,胡鑫,米雪他們都坐在旁邊喝著茶,不過誰也沒有說話,都豎著耳朵在聽,聽著吳有道和張陽的談話.

剛才張陽再次拒絕的時候,胡鑫還恨不得上去錘他兩錘,或者扒開他的腦袋看一看,張陽是不是真傻了,連連拒絕三院的特招.

這可是特招,要是這種好事輪到自己的話,他早抱住人家親上兩口了.

低頭想了下,吳有道才抬起頭,輕聲說道:"你如果只是想要自由,不想上班的話,可以像我一樣,只接受醫院的招聘,為他們坐診治病,不過你還是學生,最多只能實習,你願意的話,我可以讓他們招聘你為實習生,還是最自由的實習生!"

"啪嗒!"

顧成手里的杯子突然掉在了桌子上,里面的茶水倒了一桌子,還流在了他的身上.

顧成慌忙的擦著身子,臉上還有些尷尬,不過這個時候沒人注意他的尷尬,幾個人都瞪著大眼睛,直直的看著吳有道.

特招都不行,還想著招聘,這要是答應那是真傻了,況且招聘的大都是臨時工,他們也沒有聽說過招聘實習生這個說法.

幾個人,現在都和顧成一樣,暗暗的在替張陽的惋惜,他們認為是張陽的拒絕,才讓三院改變了方式,由特招改為招聘,張陽白白錯失了一次好機會.

張陽自己則低著頭,在那慢慢的思考著.

過了會,他才抬起頭,輕聲的問道:"我想知道,能有多自由?"

吳有道眼中閃過道亮光,臉上的笑意變的更濃了,再次說道:"工作時間可以你自己定,你是實習期,並沒有工資,不過你的獎金是和你的工資直接掛鉤的,你的獎金標准,我可以幫你爭取到最高!"

"這樣也行,不過我還有兩個條件!"

張陽慢慢的點了下頭,又伸出了兩個手指,這一次不只是顧成,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手發軟,抓不住杯子了.

聽張陽的話,似乎是想答應這個要求,特招不答應,卻去答應招聘,去當個臨時工,這樣的傻子別說見了,聽都沒有聽說過.

張陽今天所有的表現,完全讓然們看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