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三二章 米雪吃醋
"哈哈,姓周的那小子臉真的給氣綠了?"

胡鑫突然大笑了一聲,涼亭內,蕭斌正眉飛色舞的給他們描述著剛才會議室所發生的事情.╞ 中 文 ? ╡

他說話的時候,還時不時的看一眼張陽,以前他對張陽只有感激和信任,此時,則增加了不少的崇拜.

今天所發生的事,實在太讓他意外和解氣,剛被擼下來那會,說實話他的心里真的很沮喪,但心里並沒有怪張陽,他知道周逸塵要對付自己,這是遲早的事.

只是他怎麼也沒想到,幾分鍾之後,他一個剛被擼了職務的人,竟然升職成為了一個部長.

這種不可能發生的事,就這麼真實的出現了,這也讓他對把自己一力推向部長職務的張陽更加的敬佩.

"對,周逸塵今天真的很生氣,不過張陽去了外聯部,也不是什麼好事,張陽給自己加的贊助任務太重了!"

想起張陽去外聯部,還自誇了十萬的任務,蕭斌的眉頭不禁又凝結在了一起.

今天這一關是過去了,周逸塵吃了虧,可也給張陽留下了個大大隱患,至少在蕭斌眼里,十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真的完不成任務,就算是張陽,也無法留在學生會里面,制度早就訂出來了.

"什麼任務?"

米雪急急的問了一句,剛才蕭斌只說了前面的事,並沒有說張陽去外聯部的事.

"行了,快上課了,這些話回頭再說!"

張陽笑著打斷了他們的話,米雪輕輕丟給張陽一個白眼,不過還是乖巧的點了下頭,沒有繼續在追問.

時間確實不夠了,繼續在這聊天,勢必要遲到.

蕭斌和楠楠先行離開,他們不用去上公共課,就沒有辦法一起,張陽他們剩余的五個人,一起快速朝著大教室走去.

回到之前占好的位置那,時間剛剛好.

這堂公眾課屬于哲學,講課的又是一位不知道變通的老教授,聽起來枯燥無味,很多學生都趴在那睡覺,要麼勾勾寫寫的不知道在那干什麼.

看著大教室內的一切,張陽顯得即興奮又好奇.

上輩子自從畢業之後,這種教室他也出現過很多次,不過每次都是站在講台上,再也沒有去當學生去聽課.

現在重新以學生的身份出現在這里,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

別人感覺很慢,張陽卻感覺很快,第一堂公共課不知不覺中就下課了,米雪馬上湊到張陽的身邊,眼神說不出的奇怪,表情也是怪怪的.

胡鑫,顧成還有小呆也都湊了過來,他們還想繼續追問下午學生會的事.

"是不是很好看?"

米雪突然問了一句,語氣也和平時不一樣,小呆驚訝的看了她一眼.

"什麼很好看?"

米雪就貼在張陽的身邊,張陽顯得有些莫名其妙,直接回問了一句.

"那些女生啊,你今天這堂課,可沒少往其他女生身上看,我看全班漂亮點的女生你都看遍了,說說,看上哪個了,我去幫你介紹!"

米雪這次的話更奇怪,語氣中帶著一股濃濃的酸味,眼神也顯得有些凌厲,同時又有些委屈.

張陽直接愣在了那里,傻傻的看著米雪,胡鑫和小呆的眼睛也都瞪大了.

這堂課,他的確看了不少人,眼神也在很多女生的身上停留過.

不過他可以發誓,他的心里真的沒有一絲別的歪念,只是感歎青春的美好,以前當教授的時候高高在上,也不會注意教室內的每一個女生,哪像現在當學生,想怎麼看就怎麼看.

他只是一時好奇,加上帶著重回學生時代的新奇,忍不住多看了幾眼,沒想到被米雪發現了,還直接質問他.

"米雪,你吃醋了?"

小呆咯咯笑了一聲,抓著米雪小聲的問道,米雪的頭立刻低下來不少,聲音很低的反駁道:"誰吃醋了,我沒有!"

她不承認,可她的樣子卻出賣了她,就算是傻子這時候也能看出是怎麼回事.

米雪在吃張陽的醋,只是自己不好意思承認罷了.

"張陽,不是我說你,有米雪這麼好的女孩在你身邊,怎麼還想著別的呢,對了,你快說說,之前那贊助任務到底怎麼回事?"

胡鑫嘿嘿的笑著,還給張陽擠吧了下眼睛,他這是故意在轉移話題.

"我真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隨意看看,不管男生還是女生我都看了,再說了很多都是背影,我又能看到什麼,是你們多想了!"

張陽苦笑著搖了下頭,胡鑫好意幫他轉移話題,可他不會這麼去做.

他的性格就是這樣,什麼事情都要說開,特別是對自己人,不說開的話,就容易變成誤會,時間一長,這些誤會很有可能會成為炸彈.

上輩子,他就吃過一次這樣的虧.

"就是,米雪,肯定是你多想了,咱們的位置這麼靠後,哪能看到人長的什麼樣子!"

小呆也跟著幫襯說了一句,他們所占的位置比較靠後,就算靠前,張陽也不會回頭去看那些女孩子長的什麼樣子.

無論是之前,還是現在的他,都不是那種喜歡主動的人.

"誰知道呢,他一直在看!"

米雪臉色有些發紅,剛才她實在是醋勁難忍,才這麼問了一句,張陽這麼一解釋,她的心里也好了許多.

不過真正讓他難以釋懷的,還是張陽看了幾乎所有的女孩,就是沒看身邊的自己,這才是她真正生氣的理由.

張陽如今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已經很高,她很在意張陽的一舉一動,陷入情海的女孩子,通常都是傻傻的,不知道為什麼就莫名的吃醋.

"好,我下面絕對不在看了,不說這個,等今天放學米雪你就搬家,我和胡鑫,成子去幫你,人多力量大,晚上大家一起吃飯,我還有個事要對你們說!"

張陽無奈說了一句,他一說起搬家,米雪的臉色變的更紅,已經很低的頭輕輕點了點,很小聲的'嗯’了一聲.

沒一會,公共課重新開課,這一次張陽真的很老實,眼睛沒在四處飄,倒是有幾個女孩子,時不時的偷看張陽一眼.

兩堂公共課,今天一天的課程也就結束了,幾個人一起去了女生宿舍.

米雪的醋勁來的快,去的也快,放學後就完全不在意,她就是這樣的性子,大大咧咧的,想到什麼說什麼,卻不會記在心里.

米雪的東西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最後還是張陽借了個三輪車,才把所有的東西搬走,女生宿舍門口的某些牲口們,見數學系系花米雪搬家,還不停的指指點點,說著他們聽不到的話.

…………

感謝老朋友煙灰滿再次1888起點幣的打賞,謝謝支持!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