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一九章 沒放在眼里
"急什麼!"

吳有道抬起頭笑了笑,王國海郁悶的發現,這個平時很威嚴的老中醫,笑容中竟然帶著一絲得意.【 @】

沒錯,就是得意,王國海感覺吳有道像是得到什麼好寶貝似的,而他卻著急的有種想要發狂的感覺.

"你是關心則亂,難道你忘記了,這幾個人和那個產婦的關系明顯不同,他們彼此都很熟悉,現在那對夫婦還在醫院,有那對夫婦在,還問不出這幾個年輕人的來曆?"

吳有道看著王國海郁悶的神色,很滿意的點了下頭,這ォ說出原因.

王國海微微一愣,馬上拍了拍頭,驚喜道:"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這一點,那對夫婦和這幾個學生的關系很好,肯定知道他們的來曆!"

有個醫生也笑了笑,輕聲說道:"王主任,吳老沒有說錯,您是關心則亂了,他們幾個都是學生,知道他們是學生還不好找嗎,這附近的學校,可沒有幾所!"

"也是,離我們醫院最近,最有名的學校就是長京大學,那個小伙子又是學醫的,鎖定在醫學院,肯定能找到他們!"

王國海興奮的一拍腿,他之前的懊惱這會完全消失了.

吳有道和其他醫生也都笑了起來,吳有道剛ォ看出張陽不想公開自己的身份,也就沒有多問,在張陽要走的時候更沒有阻攔.

因為他早就有辦法,查出張陽的身份了.

幾個人在討論張陽的時候,張陽正摸著鼻子,有噴嚏想打,卻打不出來,這種感覺相當的難受.

把米雪他們送回學校宿舍,張陽ォ離開校門,返回自己租住的小屋.

他住的地方,已經換成了新的兩室一廳.

對這個新房子,張陽說不上滿意,但也沒有一點的嫌棄,這套房子,要比他以前上大學時所住的地方要好的多.

穿越來之後,張陽的心態一直都很平和.

回憶到了空難的最後時刻,讓他對生命更加的珍惜,能活著,比一切都好,能活著,就是上天賜予他最好的禮物.

更不用說,他又重新回到了年輕時代,可以重溫一次大學生活.

對目前的身份,目前的生活,張陽可以說非常滿意,上輩子各種榮耀他都有過,各種奢華他都享受過,可上輩子他也有很多事身不由己.

這輩子,他只想好好的當一回自己,過一次自己真正想過的生活.

帶著對新生活的憧憬,以及新生活的渴望,張陽慢慢進入了夢鄉,他絲毫不知道,吳有道那個奸詐的老頭,已經和一群醫生在密謀自己了.

第二天學校開學,一大早張陽就起了床.

張陽租住的房子就在學校的東門外,走路過來不會超過十分鍾,買了兩個燒賣,喝著一包豆漿,張陽略帶著一絲激動走進校門內.

十幾年了,他從沒有想過,自己還有重回校園當學生的一天,在他留校當過教授之後,他ォ知道學生的可貴.

"張陽,早!"

剛把燒賣解決掉,張陽就遇到了個熟人,這人有些黑黑的,個子一米七的樣子,穿著個黑襯衫,不仔細看的話,真以為他是外國友人.

"胡濤,早啊!"

簡單的回憶了下,張陽立刻認出了眼前這皮膚黑黑的人.

胡濤是體育系的人,個子只有一米七,但卻是籃球健將,還是系隊的主力控球後衛,體育系籃球隊在學校內可非常出名,校隊內很多成員都來自體育系.

可惜的是,校隊主力控球後衛卻不是他,而是另外一個人,這個人和張陽關系很好,就是胡鑫.

"周主席吩咐了,今天下午一點半開會,我本想通知你呢,正好遇到了你,你別遲到了!"

胡濤不陰不陽的說了一句,說完便直接從張陽身邊離開.

胡濤對胡鑫一直都很有意見,兩人都姓胡,可八字卻不合,天生無法在一起,為了校隊主力控衛的位置,明里暗里不知道競爭了多少次.

可惜他個子沒胡鑫高,技術又沒胡鑫好,每次都會落敗,只能做替補,或者是系隊的主力.

"我知道了,你告訴周主席,我絕對不會遲到!"

張陽笑了笑,顯得絲毫沒有在意,繼續向前走去.

胡濤自己倒是愣了下,慢慢搖了下頭,也向前走著,但沒和張陽走在一起.

胡濤也是學生會的成員,不過卻是周逸塵的人,還是走狗之一,自然不會待見張陽,加上張陽和胡鑫的關系好,胡濤也就看張陽不順眼了.

平時在學生會的時候,胡濤沒少幫著周逸塵排擠張陽.

放在以前,胡濤和張陽說過類似的話後,得到的肯定是個冷哼,連回答都不會,哪像現在,笑眯眯的告訴他自己不會遲到.

張陽的態度,讓胡濤自己迷糊了會.

張陽的心里則暗暗的發笑,現在的他早就不在是以前的那個'張陽’了,比長京大學名氣更大,更響學校的黨委會他都經常參加,更不用說一個小小的學生會了.

讀出了之前記憶之後,張陽還真沒把那個周逸塵,以及眼前的胡濤放在眼里.

醫學院在長江大學的東面,從東門進沒走多遠便到了教學樓,老遠的,張陽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米雪正站在教學樓下,她的旁邊則是小呆,後面還有胡鑫.

周圍還有不少醫學院的學生進進出出,看到米雪之後很多牲口的眼睛都是一亮,想上去搭個訕,可一看到那滿臉凶相的胡鑫,全都猶豫了.

胡鑫在醫學院可有著不小的名氣,不僅僅是籃球校隊成員的緣故,他凶狠的樣子,讓很多人都望而止步.

而且胡鑫還有個暴脾氣,雖然沒真的在校內打過人,可每個同學看到他都不有自主的有些害怕,他就是那種天生的壞人.

不過也有幾個膽子大點的,站在旁邊沒有離開,想等著看看有沒有機會和佳人認識一下.

"米雪,早啊!"

張陽今天穿了一套運動服,很普通的衣服,可穿在他的身上顯得很陽剛,張陽快步走來的時候,米雪在那看的有些發呆了.

直到張陽和她打招呼,她ォ反應過來,慌慌張張的說道:"張陽,好,啊,早上好!"

說完這句話,一向大方的米雪,竟然難得的臉紅了,低下了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

本周倒數第二天,再求推薦票支持,有票的同學,還希望能多給小羽些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