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一二章 沒法相比
周逸塵就這樣跑了,剩下的人都呆在了那里,特別是米雪她們三個女孩,眼中都帶著不敢相信.▏中㊣ ▏

這還是學生會主席,那個平時非常瀟灑的周逸塵嗎?做錯了事,竟然一跑了之,完全不負一點責任.

因為這個意外,讓顧成和米雪都忘記了剛才張陽的吩咐,站在那沒動.

"不能讓他走,不能讓他走!"

周逸塵跑了一小會,周老板才反應過來,拿著鏟子就想追過去,胡鑫跟在身後,一臉憤憤不平的樣子,想要幫周老板一起追出去.

"全都站住,慌什麼,周大哥,你媳婦要生了,是你媳婦重要,還是那人重要?"

張陽猛然叱喝了一聲,這道叱喝聲中帶著點祖傳氣功,把所有人都給鎮住了.

"顧成,打電話,米雪,買針!"

張陽抬頭看了一眼,淡淡的吩咐道,他的手還按在周嫂的肩膀上,不斷的刺激著她身上的穴位,幫她緩解痛苦.

經過張陽的幫忙,周嫂這會的慘叫聲沒那麼大了.

顧成和米雪都站了起來,急忙各自按照張陽的吩咐去做事,小飯館自己沒電話,顧成還是跑出去找的公用電話.

他們出門口,張陽又對店老板吩咐道:"周大哥,給我找個蠟燭來,還有一碗開水!"

"我馬上去!"

這周老板早就沒了主心骨,這會張陽說什麼他都聽,馬上去找蠟燭和開水.

墮落街旁邊有很多廉價民房,平時都是一些學生租住,有這麼多學生在,自然少不了超市,沒一會,米雪就先拿著幾根繡花針走了回來,她回來的比打電話的顧成還要早.

"張陽,針!"

米雪把針遞給張陽,臉上依然帶著緊張.

其實她根本不知道要針干什麼,只是她對張陽有一種信任,才這麼去做.

不過她卻有一種預感,張陽肯定能救下周嫂,解決掉這件事,她剛才在張揚的身上,看到了一股絕對的自信.

"蠟燭來了,還有水!"

周老板也拿了東西走過來,張陽把蠟燭點著,輕輕的灼烤著兩根細小的繡花針.

飯館條件簡陋,不像醫院有消毒的針頭,只有用這種土辦法來消毒,要保胎護胎,沒藥的情況下,張陽只能用行針的方法才能做到.

這會顧成也回來了,救護車很快就到,並且要求他們,盡量先把病人轉移到空曠的地方去,墮落街巷子太小,救護車進不來.

對顧成轉達的話,張陽什麼也沒說,只是點了下頭.

沒一會,針便消毒完畢,張陽拿起一根針,直接紮在了周嫂的大拇指和食指中間的合谷穴那,繡花針一下子進去了三分之一.

周圍的幾個人,見到這一幕心都提了起來.

他們從不知道,張陽還有這一手,也不知道張陽這樣做到底有沒有作用.

倒是顧成的眼中不斷的閃爍著一種激動,他是見過張陽神奇施針的人,對張陽的信心最大.

不過有其他中醫在這的話,肯定不會這麼想,說不定還會阻止張陽,行針合谷穴是可以治療一些疼痛,但這是一個孕婦不能隨便亂用的穴位.

張陽直接紮針在這里,很違反常理.

針紮了進去,張陽隨後又在繡花針上彈了一下,繡花針不停的顫動著,久久沒有停下.

"這,這是怎麼回事?"

繡花針一直顫動著,小呆忍不住問了一句,她可從沒有見過這樣的行針,還是用繡花針來行針.

"沒事,這是在幫周嫂緩解下痛苦!"

張陽微笑搖了下頭,又把另一根針,如法炮制的紮在周嫂的另外一只手上,同樣彈了一下,兩根針同時顫動著.

做完這一切,張陽才輕輕的舒了口氣.

有這兩針在,周嫂肚子的孩子不會有任何的問題,現在他們所要做的,是跟著救護車去醫院生產.

"血,流血了!"

楠楠猛的尖叫了起來,周嫂的身下,真的流出了一灘血,見到這些血,周老板,米雪還有小呆他們又都慌了神.

就是胡鑫和顧成,也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張陽無奈的搖了下頭,馬上又解釋道:"不要慌,這是正常的見紅,說明孩子馬上要出生了,這都是正常的情況!"

"正常的,張陽,這真的是正常嗎?"

周老板急急的問了一句,他是關心則亂,不過現在聽了張陽的話,他的心里好受了許多.

至少他的心里是相信張陽的,剛才周嫂明顯很痛苦,大聲的在嘶嚎,張陽只是輕輕紮了兩針,周嫂就不在喊叫了,甚至像睡著了一般躺在那里.

張陽點著頭,道:"對,我保證是正常,周大哥,胡鑫,你們趕緊弄個擔架,我們要把周嫂送到外面的救護車那理,趕緊去醫院!"

張陽的針,能保胎,但需要他一直看著,只要拔了針,孩子很快就要降生.

讓周嫂去醫院,早點生產才是目前最正確的選擇.

有張陽剛才的話,眾人不在慌亂,全都按照張陽吩咐的去做,周老板,胡鑫拆了個桌子,拿著被子做了個臨時擔架.

米雪,小呆和楠楠幾個女孩則守在周嫂的身邊,不停的用開水擦著周嫂的臉,這本來是張陽要做的,三個人搶了過去.

顧成個子矮小,幫不上忙,便走出門外去疏散交通,墮落街太小,門口可有不少的人,不能讓他們堵住路.

全都准備好了,幾個男士一起把周嫂小心的抬上桌子,立刻向外走去,街口,救護車已經在那等著了.

送周嫂上了救護車,張陽才拔掉她身上的兩根繡花針,這兩根針可不能被醫院的醫生看到,不然還不知道要說什麼呢.

目送救護車遠離,幾個人才都發現,他們身上都多出了一身的汗水.

"張陽,周嫂真的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回過神來,米雪又想起剛才的一切,忍不住問了一句,小呆,楠楠還有胡鑫立刻都看向了張陽.

剛才周嫂的樣子確實可怕,不僅摔倒了還留了血,雖然張陽紮針後周嫂不在慘叫,可他們心里總是有些不踏實.

他們可不知道張陽那神奇的針術.

張陽還沒說話,顧成已經搶先說道:"不會,肯定不會,張陽出手了,他們一定會母子平安!"

"你怎麼知道?"

小呆和楠楠同時問道,顧成立刻張大了嘴巴,愣愣的看著張陽,他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上午在醫院的事.

"顧成是我老鄉,其實我在老家的時候就已經會一些醫術,他見過,才會對我有信心!"

張陽淡淡一笑,慢慢的說了一句,他說的很自然,別說米雪他們了,就連顧成都有些相信,他的確在老家見過張揚的醫術.

"原來是這樣,張陽,你藏的可夠深的啊!"

胡鑫恍然大悟,伸手拍了張陽一下,他可沒敢大勁,張陽的身上還有傷呢.

"以前不是沒遇到過嗎,不過今天的事大家一定要為我保密,我不想弄的人盡皆知!"

張陽莞爾一笑,顯得更加的淡然,米雪看著他,眼睛微微有些迷離,她不自然的將現在的張陽,和剛才的周逸塵在一起做了比較.

這一比她發現,那個周逸塵,壓根就沒辦法和張陽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