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零九章 女生宿舍門前
劉大爺的病,是典型的消渴,加上劉大爺有糖尿病的病史,這類病很難治出根.╞ ╡

很難治,不代表不行,張陽手上就有一些不錯的方子,至少可以極大的緩解劉大爺的病情,甚至治好他目前的消渴,不用在每天捧著個杯子喝水.

回到小單間,張陽直接拿支筆,找了張空白的紙,沒一會,一個新的藥方就寫了出來.

等返回到劉大爺所住的堂屋,總共也只有五六分鍾的時間.

不過回來的時候,堂屋不在只有劉大爺自己,還多出了兩個人,一男一女.

看見張陽進來,劉大爺立刻高興的揮了揮手:"張陽,來,孝堂買來了青瓜,來一起吃點!"

張陽立刻注意到,堂屋的桌子上多出了幾塊切好的青瓜.

"劉大爺,我不吃,方子我拿來了,你先看看,按照這個方子,最多幾天您的病情就會有改善,半個月內,差不多就能好了!"

張陽笑著搖搖頭,伸手把剛寫好的方子遞了過去.

劉大爺並沒有接方子,把方子接走的人,是旁邊站著的那個男子,男子看起來三十多來歲的樣子,很是威武.

這個人張陽知道,記憶中見過,是劉大爺的大兒子劉孝堂,可能因為在公安局上班,平時很嚴肅,之前的張陽只見過他兩三次,但從沒有說過話.

"這是什麼?"

劉孝堂一米七六的樣子,掃了一眼藥方之後,輕聲的問了一句.

他的聲音中不自然的帶著一股淡淡的威嚴,張陽眼睛稍稍一緊,這個劉孝堂絕對不是普通的警察,至少不是普通的小民警.

這股威嚴,不是一般的人能培養出來的.

"這是張陽給我找的方子,他剛才知道了我的老毛病,特意去給我找的,你拿著干什麼,給我!"

劉大爺走過來,一把從劉孝堂的手里把藥方接了過去,嘴里還嘟嚕的念著:生熟地黃各六錢,生石膏一兩二錢……

邊念叨,劉大爺還邊點頭,久病成良醫,他這病得了十幾年,西醫,中醫都沒少看過,很多藥方他都能背下來.

只念了一遍,他就知道,這個藥方是針對他這類疾病的,至少有些藥和以前的藥方相同,只是用量不同罷了.

"張陽,你這方子沒錯,不過真的那麼有效?"

看完了,劉大爺心里也有了點譜,已經相信了張陽的話,只是對那效果還有點懷疑.

他用過的藥方不知道有多少,還沒哪個藥方有過張陽所說的這樣的效果.

"當然,劉大爺我還會騙您,按照這個方子來服藥,每日兩劑,三天之內我保證您能看到效果!"

張陽笑呵呵點了下頭,這次倒不是在吹牛.

他親手診斷的病人,又親自開的藥方,自然有這個信心,連這點小事都做不了,他枉為一位全國著名的中醫了.

"這方子,真的是你找來的?"

一旁的劉孝堂突然問了一句,張陽微微一愣,立刻點了下頭:"對,以前家里有人用,效果很好,我就留了下來!"

"行,多謝了,如果真有用,我們肯定還會有重謝!"

劉孝堂這次沒在什麼,說完之後,又轉到劉大爺的身邊,輕笑著說道:"爸,我們今天先回去,周末再來,您如果有什麼需要,直接給我們打電話就行!"

"行了,回去吧,沒事,這里有我,還有那麼多學生在,不會有什麼問題!"

劉大爺招了招手,劉孝堂身邊的女子也上前說了幾句話,從他們的話中,張陽才明白這女子是劉孝堂的老婆,好像和劉大爺的關系不是太好.

也難怪張陽記憶中沒有這女子的資料,劉孝堂的老婆很少到這邊來.

劉孝堂走了,走的時候又看了張陽一眼,他這一眼讓張陽總感覺似乎有別的什麼意思,似乎劉孝堂看出了什麼來.

對此張陽也沒怎麼在意,他馬上要搬出去住,幫劉大爺,也不過是他的醫性使然.

作為一個醫生,發現有人身體出了問題,自然都會多注意幾眼,更不用說,劉大爺還是張陽的熟人,張陽還想租人家的房子呢.

把藥方的一些注意事項說了,張陽馬上向劉大爺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知道張陽想要租下為小兒子留下的那套兩室一廳,劉大爺只是想了一下,便直接答應了下來.

那套房子,小兒子已經不回來住了,一直空著也不是個事,劉大爺早就有租出去的想法.

只是這是個精裝修的新房,他有些不舍得,生怕別人把房子弄的亂七八糟,髒兮兮的.

對張陽劉大爺倒是有些了解,知道張陽是個愛乾淨的人,整棟大套房二十多個租客,張陽的房間向來都收拾最好的一個,比一些女孩的房間還要乾淨.

租給張陽,劉大爺放心.

既然遇到了一個放心的人,他又想往外租房子,這事自然水到渠成,更不用說,張陽平時還幫過他不少的忙,剛剛還熱心的給他找了一個新的藥方.

雖然藥方還沒驗證,但總是一個希望,也是張陽的好意.

房租問題更容易協商,那套精裝修的房子,劉大爺原本的意思是每月租金五百,這個價格在當時並不低,要知道張陽的小套房單間,每月也不過一百塊錢.

因為租客是張陽,劉大爺特意少要了一百,這樣的價格對精裝房來說已經很合適了,張陽對此倒沒什麼在意,不過能便宜一點自然更滿意.

他現在可不是上輩子的副院長,著名中醫了,所有的資產也只有幾千塊錢,銀行卡還被之前的'張陽’小心藏在了房間里.

找到銀行卡,取了錢,也不用劉大爺帶路,張陽直接拿了鑰匙就可以搬家了,新房子的位置他知道.

搬家的時候,張陽又把顧成和胡鑫叫過來幫忙,他現在一身是傷,這會不適合做巨大的體力勞動.

至于找搬家公司,張陽只是想了次,便直接給否決了,現在可不是上輩子的他,經濟並不寬松.

如今他的卡里還剩下的三百多塊錢,一想到這點他就會無奈的搖次頭,一次付了半年的房租,外加一些必要的押金,張陽現在窮的快揭不開鍋了.

他必須想辦法去掙點錢.

要說掙錢,張陽有的是辦法,他這一身醫術可不是說說而已,盡管沒有行醫資格證,他也有信心找幾個富豪幫他們指點一下,錢可以嘩嘩的流進口袋.

可惜的是,最近十天他都要跟緊米雪,完成那該死的三級任務,不然米雪可能會有危險,他也會因為沒有完成任務而遭到懲罰.

這才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賺錢的事只能往後先拖一拖.

"張陽,等你傷好了,一定要好好請我們大餐一次!"

搬了好幾個小時的時間,幾個人總算把張陽的東西都搬到了新家,張陽的東西不多,但比較繁瑣,特別是一些書很多,搬起來最費勁.

此時胡鑫正喘著氣,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大叫.

顧成正看著房子內的新家具,滿是羨慕的跟著說道:"就是,不過張陽你這房子真不錯,我都想搬出來和你一起住了!"

"人家的幸福小窩,你來干什麼?"

張陽還沒說話,胡鑫已經叫了起來,張陽則哈哈一笑,表示不用在意,想來隨時可以來.

搬完東西,簡單的吃了點東西,已經是下午四點多,張陽給米雪寢室的一個室友打了個傳呼,讓她幫忙叫了一下米雪.

打傳呼的時候,張陽又在搖頭.

98年可不是後來的2012年,別說大學生,就是中學生也人手一部手機,甚至很多小學生都有,這個時代,有手機的學生鳳毛麟角.

只有部分學生,帶著一些各式各樣的傳呼機.

即使如此,這些有傳呼的同學也會被大家羨慕,那時候一部好點的漢字尋呼機也要一千多塊錢,對每個月生活費兩百或者三百的學生來說,絕對是非常奢侈的玩物.

米雪回電話很快,得知張陽已經找好了房子,表示明天就會搬過去.

張陽對著電話張了幾次嘴巴,最終無奈的答應了下來,他很想今晚米雪就搬過去,系統只說任務是在十天之內出現,可沒說具體在哪一天.

有可能是第十天,也有可能是這第一天.

可惜讓米雪早點搬家的話張陽說不出口,人家女孩子能答應合租已是很難得,這個時候在表現的那麼猴急,難免會影響形象.

好在米雪表示晚上要請張陽吃飯,讓張陽又有了和她在一起的時間,這樣分開的時間變的更短,也能多一些保障.

五月初,正是剛進夏天的時間,天不算太熱,特別是晚上,都會帶有一點涼風.

下午六點左右,天色剛剛開始發暗,張陽和胡鑫還有顧成就到了女聲宿舍的樓下,來到這里張陽才發現,門口等著的牲口可不少.

有些牲口打扮的很時尚,頭發梳的亮亮的,手上還藏著一些鮮花之類的東西.

"難怪上經常有人說,女聲宿舍門前最不缺少的,就是男人!"

看著周圍最少幾十個焦急等待的人,張陽忍不住感歎了一聲,上輩子他也讀過大學,可惜的是他在大學期間一直研究醫術,好讓醫術和祖傳氣功更完美的融合,忽略了其他一些事情.

……………………

緊急求票,後面追的很緊,前面跑的很快,小羽需要朋友們的鼎力相助.

咱們現在是新書榜第三,和第二名相差不遠,小羽懇求大家繼續把票投給小羽,小羽承諾,能再進步一個名次,明天肯定爆發.

小羽沒有存稿,而且章節字數都是三千字,一次爆發接近一萬字了,還希望大家看在小羽努力的份上,繼續的支持小羽.

再次拜托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