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零二章 婦科疾病的誤診
新書上傳,小羽肯求推薦票支持!

………………

慢慢的,張陽掙開了他的眼睛,眼前正有六個人,很關心的看著他.┠★ & ┨

"醫生,他醒了,醒了!"

最先叫起來的是米雪,張陽這才發現,他身邊還有不少的人,除了米雪他們外,還有幾個穿著白大褂正在為他檢查的醫生.

"早就告訴了你們,他沒事,這不昏迷了幾分鍾就醒了?剛才可能是被什麼刺激到了,病人現在剛剛蘇醒,你們不要說些刺激他的話,一會探視完最好就走!"

醫生似乎有些不高興的樣子,讓護士收起幾件普通的檢查器械,直接離開了.

走之前,那護士還沒忘記提醒他們,讓趕緊去交費,他們的住院費用不多了,張陽下午還需要進行檢查,不能耽誤.

醫生離開的這會功夫,張陽徹底的平靜了下來.

在他的腦海里,多出了一份記憶,這份記憶很多,不過並不複雜,通過這段記憶,張陽了解到了以前'自己’所有的一切.

這團記憶,屬于之前的那個'張陽’.

記憶中,'他’的母親好像很早便去世了,父親另外娶了一個女子,之後'張陽’和他父親的感情就變的很差很差.

父子之間的關系,甚至比陌生人還要差,在記憶中,張陽清晰的感覺到,之前的這個小家伙,把母親去世的全部原因,都歸罪在了父親的身上,才造成的這種局面.

而且之前的這個'張陽’生活很獨立,從初中開始就住校,之後就再也沒有回過家,甚至父親到學校來看他都不搭理.

所以在他的印象中,父親除了可恨之外,其他的記憶都很模糊,甚至父親的具體工作都不知道,只記得是在政府部門上班,還是個官員.

這一切,'張陽’都隱藏在了心里,他所有的同學,都不知道他是一個好幾年沒有回過自己家的人了,也不知道他和父親的關系那麼惡劣.

不過在學校里面,'張陽’又是另外一個樣子,他學習很好,獎學金從沒有落下過,而且活潑好動,朋友很多,還是學生會干部.

"張陽,你沒事吧,你放心,我們幫你湊了錢,住院費你絕對不用擔心!"

高個子就站在李陽的床頭,他的樣子很威武,看起來還有些凶狠,已經得到之前記憶的張陽卻明白,這是個很熱心的人.

"胡鑫,不用麻煩了,你讓醫生給米雪看看就行,我可以直接出院!"

張陽微微一笑,眼前這個大個子叫胡鑫,名字有點女性化,但確確實實是個大老爺們,胡鑫是東山省人,非常的豪爽,和張陽同一個班,也是關系最好的朋友之一.

這些資料,自然都是從剛剛得到的記憶中獲得的.

從記憶中張陽也明白,這幾個同學的家境都不是很好,他們都是普通的學生,靠著父母給的生活費生活,不像之前的張陽,有著自己的獎學金,還有著其他的資金來源.

"不能出院,你下午還要檢查!"

米雪突然搖頭,很是堅定的說道,其他幾個同學都驚訝的看了她一眼,隨即都露出了笑容.

米雪的性子有些大大咧咧,很少主動關心人,今天她現在主動為張陽著想,明顯有了不一樣.

胡鑫他們幾個都明白,張陽的努力終于有了回報.

張陽倒是自己搖了下頭,顯得很苦惱.

之前的那個'張陽’,對米雪確實有點意思,只是因為家庭的因素,內心有些自卑,不敢表白罷了,可是現在已經換了一個人,他再也不是原來那個十九歲的'張陽’,他的身體里,是一個三十多歲的靈魂.

剛剛接受新身份的他,顯然還沒能接受這突如其來的感情.

想了下,張陽道:"我真的沒事,這樣吧,如果有事我們再來檢查,明天就要開學了,我們不能一直留在醫院!"

根據記憶,還有之前小護士的電子手表,李陽已經知道現在是1998年5月3號,98年國內還沒有五一長假,今天就是五一假期的最後一天.

也正因為是假期,幾個學生才會湊在一起吃飯k歌,去的還是很普通的k歌房.

張陽的話,讓米雪明顯露出了猶豫.

她畢竟還是個學生,她知道張陽學習很好,不想因為住院的事,影響到張陽的學習.

"這事就這樣定了,顧成,陪我去辦出院手續,你們幾個,先在這等著,收拾下東西!"

張陽起身下床,快速穿上鞋,帶著另外一個矮個子男生直接離開了病房.

等張陽走出去後,幾個人才反應過來,剛才張陽不自然間又流露出以前在醫院做副院長,教授時候的權威.

"你們有沒有覺得,張陽好像有點變了?"

留下的四個人之中,有個胖胖的小男生,說話的就是他,他和張陽一樣,都是學校學生會的成員,平時在一起的時間最長,他明顯感覺到,剛才張陽的氣勢,就是他們的學生會主席都遠遠的比不上.

"好像有點,不過說不上來!"

胡鑫疑惑的自己搖著頭,剛才李陽不自然散發的氣勢還是驚住了他,只是以他現在的腦袋,根本想不出為什麼.

…………

出院手續並不複雜,只是醫生勸說他多留院觀察幾天,耽誤了點時間.

醫生也是好意,張陽那一身外傷的確很可怕,不過張陽自己就是醫生,還是很厲害的醫生,他明白自己這身傷只要好好調理下就能全部恢複,沒必要浪費時間在這醫院.

再說了,這醫院的醫生,可比不上他自己的醫術,這絕對不是自誇.

辦完手續,張陽帶著那個叫顧成的矮個子往回走去,看著出院單上的醫院名字,張陽還輕輕搖了下頭.

醫院叫長京三院,長京是東南省省會,城市比較出名,但醫療系統卻很普通.

張陽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記憶,似乎長京沒什麼特別出名的醫院,不過這個三院的名字,他倒是有些印象,怎麼來的印象這會卻想不起來.

"讓一下,讓一下,快!"

幾個人正推著一輛擔架車從走廊經過,擔架車上躺著個昏迷的女孩子,車旁還跟著兩個焦急的中年婦女.

"不是普通的淤血嗎,怎麼突然變嚴重了,還要手術!"

"姐,你別著急,萱萱這個病很普通,中醫上叫血瘕,就是淤血,不會有事的!"

在張陽身邊走過的時候,那兩個中年婦女帶著哭腔急急的說著話,正走著的張陽,猛的一頓,瞬間站在了那里.

血瘕,長京三院,這兩個名詞聯系在一起,張陽立刻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件事,也馬上明白,他為什麼會知道長京三院這個名字.

上一世,張陽還在讀大學的時候,就聽說了一起嚴重的醫療事故.

長京三院,婦科的一位醫生,將一個女孩的功血病症誤診為普通的血瘕,最終延誤了小女孩的治療,後來進手術室之前引發大出血,在之後又引起了急性心肌缺血,最終不治而亡.

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就這樣香消玉殞,被這一個醫療事故給害死了.

如果這是普通的醫療事故,張陽自然不會記得,也不可能會聽說.

這里面最關鍵的是這女孩的身份,她是張陽導師的外甥女,導師為此還忙碌了很多天,張陽還幫過忙,這才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張陽的導師有一定的能量,直接查出了這起醫院想要隱瞞的事故,還直接捅到了衛生部,最終讓這醫院引發了一場地震,很多相關責任人都受到了懲罰.

這件事過去的太久,張陽一開始沒留意,也就沒想起來,那婦女一說起血瘕,加上長京三院的名字,馬上聯想到了這件事.

導師所說的拿起醫療事故,不就是發生在98年五一假期內嗎?張陽幾乎可以斷定,擔架車上的女孩就是導師所說的那起醫療事故的受害者.

"張陽,你怎麼了?"

顧成好奇的拉了張陽一下,他和張陽是老鄉,平時在一起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感情和其他人不一樣.

張陽很少回老家,父親在家的時候他從不回去,只有父親到外地任職之後,放假的時候他才會偶爾回去看看爺爺奶奶.

不過平時,他倒是經常讓顧成幫他捎帶一些禮物給家里的老人.

"不能進手術室!"

張陽嘴里輕輕的呢喃了一聲,他腦子里出現了重大醫療事故之後,自然而然的想起了那個因此而意外去世的女孩.

那女孩長的什麼樣子他剛才並沒在意,不過醫者父母心,張陽曾經作為一名醫生,一名國醫聖手,這點基本的醫德還是有的.

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又遇到了,他無法容忍這樣一個小姑娘繼續去承擔這場醫療事故,並為此付出生病的代價.

"成子,你先去攔住那輛擔架車!"

張陽轉過頭,直接對顧成吩咐道,顧成微微一愣,下意識的跑了過去.

他平時可是最聽張陽話的人,不僅僅因為張陽學習好,是學生會干部,主要是張陽平時對他的幫助很大,是他最信任的人.

顧成跑了過去,張陽下意識的運氣提氣.

張陽上輩子還有個秘密,一直都沒人知道的秘密,他們張家祖上,是一代醫聖張仲景,從張仲景開始,就傳下了一套傳子不傳女的秘密氣功.

這套氣功可目前社會上流傳的那些不同,這是真正的功夫,類似于華佗的五禽戲,但威力要比華佗的五禽戲厲害的多.

在張陽的眼里,這就是一套高深的武學功法,上輩子的張陽,對付普通人,百八十個都不是問題,只要是冷兵器,再多的人他都不怕.

這套氣功還是個最重要的功能,就是運針過程中的配合.

張陽的針法如此之神,最大的秘密也在這里面,沒有這套祖傳功法的配合,他的針法頂多只能和一般中醫大師相比,絕對不是能治愈那麼對疑難雜症的'神針’.

提氣之後,張陽稍稍松了口氣.

還好,他練了三十多年的祖傳功法並沒有因為他的靈魂轉入別人的身體而消失,還依然存在于他的身上.

只是能明顯感覺到,現在的功力不足之前的一半,減少了許多.

不過只要有就行,哪怕是一半,張陽也有信心治療好一些疑難雜症,更不用說眼前只是一個婦科疾病的誤診.

………………

感謝朋友們的支持,新書上傳有不少老朋友都表達了祝賀,小羽很感動,也感謝一直以來支持小羽的口袋兄,第一天就有了百元打賞,感謝老朋友煙灰滿和書迷成精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