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香粉襲人
第52章 香粉襲人



龍澤溟臉黑的如頭熊,看著那窈窕誘人的背影,吞了吞口水,垂頭喪氣地去洗澡,他可是人生第一次被女人打擊,幾乎自卑得懷疑自己做男人的能力了.

等把平生第一次洗的如此仔細的澡完成後,穿上雪白的褻衣褲,抬起胳膊在腋下聞了聞,確定沒有味道後,挺了挺胸,給自己打氣.

想起來就窩囊,他還從來沒有如此悲哀過,尤其面對一個女人,為了彌補自己死去的細胞,今天一定要把這個壞女人吃掉,渣都不剩!

他抬頭挺胸,昂首闊步地進到臥室,就看見床邊端坐著一位挺胸扭腰,窈窕迷人的白色身影,空氣中彌漫著點點白色的霧氣,還有一點怪異的不知什麼香氣.

"太子,你快點過來啊."飛飛媚術可是修到100分的,引誘男人,那是100%上鉤的,只是下一步沒有實踐過.

龍澤溟心一動,這飛飛不是又搞什麼鬼吧,難道這白霧有什麼問題,但自己還是很清醒啊,頭不暈也痛.

自己也身經百戰,什麼迷藥,毒藥沒見過,一聞就知道有沒有問題.

他再偷聞自己的腋下,然後才自信地向那蛇妖一樣的人走去.

飛飛見他走過來,一直保持著一臉的媚笑,心里在罵,你這具古董,真他奶奶地俊,要不是你讓我有那麼次新婚之夜的羞辱,和十二色妞的鞭刑,本姑娘肯定可以犧牲下色*相,先吃掉你,然後找到遺忘石,把你一起帶穿回去,讓你做我蜜!

咽了下口水,更加挺起傲人的胸脯,雙眸半眯,含帶霧,迷迷離離凝視著那具迷死女人滴男古董.

等他走到跟前,聞了聞,嚇得龍澤溟也忙低頭聞了聞.

見她嬌媚地一笑,啟唇,"太子爺,恩,不錯,臭味沒有了,可是沒有香味,就少了點調啦."

龍澤溟腦袋上立刻掉下無數根黑線,還要香味?

他一把抓住那柔軟的柔夷,盯著她,"太子妃想要什麼香味."他就不信這的王妃再能耐,能飛出自己的五指山.

"噔噔噔,啦噔,就是這個!這可是奴家自制的香粉,可以怡,讓太子更加盡興啊."樣,本姑娘有准備的時候還能被你吃了?!

她手里變戲法似的出現一個精致的白色圓盒,里面裝著白色香氣宜人的香粉.

龍澤溟看著她手上的香粉,警惕地拉開一定距離聞了聞,沒有發現異樣,他抬起邪魅的眼眸盯著飛飛,"我的太子妃好懂調啊."

飛飛臉一抽搐,努力維持著嬌媚,心里罵了一聲,還不是為了調教你這頭古董笨驢!

"來,太子殿下,奴家幫你抹點香粉."

"那太子妃先抹把,完就一把抓住捧著粉盒的手腕,另一只手撚起粉撲就往她裸露的脖子抹去,見飛飛臉色未變,沒有躲閃,反而把脖子伸了過來,才放心了.

他沒看到那雙狡黠的暗藍眼眸閃著諷刺的笑容,"太子殿下,輪到您了."

**——**——**

晚上19點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