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原始沖動
第34章 原始沖動 惜紫宮內…… 龍澤溟從沒有過的狂燥熱烈…… 身下的嬌兒嬌喘著,識相地將柔軟的身子緊緊的密貼上來,更激烈地刺激著龍澤溟之前強忍狂亂的**. 沒有前奏,無需除衫,一只大手隔著絲滑的褻衣,使勁地揣柔著柔軟的圓滾,發出像壓抑許久如困獸爆發般低沉地嗷叫…… 冷紫月一面配合著太子狂熱的動作,一面恐懼的偷偷注意著他的表,因為這樣的太子是她從沒見過的,他對自己永遠都是那麼溫柔,那麼疼愛,不舍得自己一點疼痛,難道是太子妃……? 握的信號在冷紫月腦海里閃過…… ————————————轉鏡頭—————————————— 清晨,鳳鸞宮內. 花園里種滿了各色的茶花,朵朵爭豔. 在臥房窗外正好載了一株木芙蓉,嬌豔欲滴的豔如荷花. 然而,花開熱鬧,對飛飛的心境來卻是一道諷刺. 她倚在窗邊,看著滿園深秋異彩,在這個遠古時空的日子里,第一次感到寂寞. 現代極品怪盜也是一個來無影去無蹤的獨行俠,人生詞典里寂寞幾乎就是自己的代名詞. 但今天,在這古色古香,古老悠遠的時空,是什麼令自己變得傷感? 草原上救下自己的龍皓炫深幽眼神,娶自己為妻的龍澤溟溫存的吻,兩位同樣極品的男人劃過原本純淨,冷酷的心脈,點點傷痕讓人細細的品味著酸痛. 心總是有點點痛,有點點失落,甚至有點點害怕…… 不行!要盡快找到遺忘石,找到回去的方法! 赤月進門,看著公主的面色,微微擔憂,輕輕的道:"公主,側妃與兩位美人過來請安." 那麼快就來演戲了?真他***煩! 飛飛一揮手:"不見!" 赤月猶豫片刻,雖然自己也是草原女子,性格爽直,可在這臻國之內,太過強悍,怕影響公主……更怕影響國家大事. 見她猶豫,知道赤月的擔心,深深地歎了口氣,無奈搖了搖頭,"走吧!" "公主,您這身……" 赤月看著飛飛帶著一對熊貓眼,身上一件簡單的白色長裙,頭上也只是簡單的一直碧玉發簪固定住隨意的挽發. "有問題嗎?反正又沒男人看!"(後媽狂著急,額滴女兒啊,別那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