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公主和親
第6章 公主和親



完大臣轉身,向可汗行個禮.

"啟稟尊敬的可汗,臣帶來的聘禮禮單請可汗過目,臣另帶來了四名宮女和一位女官,留在柔然王庭教授娜仁公主宮中禮儀,臣准備今天就啟程,回朝複命."

"好,大人辛苦了,女自馬背上長大,人性刁蠻,如果入宮後有不懂事的地方,請大臣多多指點啊!"

可汗洪亮的嗓音,開口就幾乎能震塌這穹帳.

"豈敢,豈敢,那就告辭了,臣在京城恭候娜仁公主大駕了."

話音剛落,門外就進來一位年紀較大的女官,後面跟著四位容貌俊俏的四位宮娥.

五人一排盈盈下拜,"可汗,公主,奴婢請安了."

"哈哈哈,免了,那我這如野馬一般的格格就交給你們了,她調皮時,別忘了揚起馬鞭啊,哈哈."

大汗爽朗的大笑,蔑視的眼神視無忌憚的掃在這嬌滴滴的臻國女子身上.

"爹,人家哪是野馬啊,明明是一頭傲視遼闊草原的駿馬."

飛飛立刻配合默契的表演撒嬌.

她能感覺到大汗與大朝間的關系微妙,似乎可汗並不是太看得起比自己強大的臻國.

女官溫文爾雅,舉止高貴,渾身透著淡定.

飛飛一雙賊溜溜的眼眸在五人身上掃來掃去.

"先自我介紹下吧,在這遼闊的草原不用太拘禮,都坐下話."

飛飛一揮手,自個先一屁股盤腿坐在墊著厚厚的羊毛皮的地上.

"可容,禮不可費,臻國是禮儀大國,尤其是在後宮中,……"

見女官馬上要開講禮儀教導課,飛飛立刻擺手制止.

"打住,本公主知道了."

這種話在電視劇里聽多了.

女官微微一怔,見公主不耐煩,好脾氣的一笑.

"稟格格,奴婢是七品女官,名善雅."女官行禮.

"稟格格,奴婢名薇佳,無品宮娥."端莊穩重的宮女.

"稟格格,奴婢名敏怡,無品宮娥."俏麗調皮的宮女.

"稟格格,奴婢名熙冰,無品宮娥."伶俐乖巧的宮女.

"稟格格,奴婢名雯萣,無品宮娥."平淡無奇的宮女.

好複雜,聽得飛飛頭都要暈.

"恩,什麼佳?什麼怡?什麼冰?什麼萣?甲乙丙丁?哦,好就這樣,以後你們四個就叫甲乙丙丁."

五人眼睛"唰"同時間的,整齊劃一的一起向飛飛行注目禮,都帶著奇怪的眼神,公主這樣也沒辦法,可能柔然公主是外邦人,本國的字咬音不正吧.

"喂,大家都別這樣看我啊,我記憶不好,嘿嘿,所以呢,簡單,呃,要求簡單."

飛飛尷尬的笑笑.

——————————————轉鏡頭——————————————

日子一晃,到了送親的吉日.

天還沒亮,飛飛就被善雅女官拉了起來.

困得不行的飛飛,眯著眼睛任由他們折騰.

帶上沉重巨大的頭飾,長長的瑪瑙珠簾,蓋住了飛飛美麗的臉,唯一能吸引她的恐怕就是眼前這上好瑪瑙珠了吧.

再穿上左三層,有三層的服裝,隆重而奢華,整個人就像粽子一樣,動彈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