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不愧是我的丫鬟
099.不愧是我的丫鬟



措不及防的,他痛呼一聲,猛的轉過身來.

還未看清未央的人,又是一鞭子劈頭蓋臉的就來了.

痛打落水狗?

虎落平陽被犬欺?

欺負人?

未央邊揮舞著鞭子邊在心底喃喃.

她不知道她現在的舉動是什麼,可是吧,至少還是有點驚悚了.

居然一鞭子一鞭子的抽人家,還抽的那麼起勁.

台下已經有人目瞪口呆了.

藍陽還不顧形象的大笑起來,妃暄兒震驚中帶著不置信,而鳳隨然,卻是悠然自得,看著台上的未央抽人家抽的如此高興,有些好笑又有些無奈.

其實對未央來,倒不是特別想欺負別人.

只是她有原則,原則就是從不放過那些要害她的人,能把人家整的要多慘就有多慘.

慘叫接連不斷.那周易早就失了身份,什麼笑,什麼禮貌,如浮云似的都飛得老高.

想躲開她的攻擊,可詭異的是,她的每一鞭子都是那麼的刁鑽古怪,外人看去沒什麼特別,只有他一個人身臨其境的知道,不管他怎樣躲,都無法躲開.

血腥開始四濺,從那每一鞭的肉痕中溢出.

有些人開始不忍,可未央看上去卻依舊不願收手.

"唔……很好,不愧是我的丫鬟,有點我的風格了."

藍陽勾著嘴角,輕聲呢喃.

看著未央的眼,從深沉到明亮.

"楚姑娘楚姑娘饒命啊……饒命姑娘……不要打了,我錯了……"

周易開始求饒,完全不顧形象.

在地上打滾的身體也一個反身跪到了地上.

未央不屑,嗤笑一聲.

手腕一轉鞭子倏地收了回來,周易見狀,一口大氣正要吐出.

又見銀光一閃,他瞳孔猛的一縮,張大了嘴,再不出話來……

銀針從他額頭穿過,深深的沒入他腦中.

毫無聲響的,他依舊保持著死前的神態,直直倒地.

未央的表始終帶著不屑,眾人本是對那周易于心不忍,可一見這幕,不忍的臉色頓時一變,震驚不上,而是一臉慘白.

他們的目光從那倒地的尸體上訥訥地移到未央臉上,看她的眼神中,夾雜了恐懼.

"啊——"不知是誰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撕裂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