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風頭都被藍公子奪了去
085.風頭都被藍公子奪了去



"狗爬的武功而已,不足為題.我是走運碰上一個武功不算厲害的大漢,不然怕是要死在上頭了.呵呵."

男子聽,一怔,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與鳳隨然交談的華服公子很會話,明里暗里要和鳳隨然一起上船,不知道打的是什麼主意.

鳳隨然眸中閃過一絲趣味,看了看未央.

未央亦回頭,和他對視一眼後,笑吟吟地同意了華服公子的提議.

總之,到最後便不是未央和鳳隨然兩個人上畫舫,而是一群.

鳳隨然與未央走在最後,看著他們上船,笑眯眯地瞧了眼未央"你也發現了?"

眉梢一挑,她眨了眨眼,點頭.

畫舫內部的東西很充足,有點像女子家的閨房,精致華麗,細節方面卻不失大氣.

正中間是一張紫檀木圓桌.幾碟菜,幾壺美酒.

只是人太多,一張桌子顯然不夠坐的.

鳳隨然聳聳肩,懶洋洋靠在門處,吩咐畫舫外守著的幾個厮去搬桌子.只是,未央卻眼尖的看到幾個厮離去時,他面具下的目光悠悠地定在他們腳下.

門檻處是空心的,厮從外走到內,又從內走出去,只是當他們每每經過那空心處,未央都聽不到任何響聲.

設備齊全了,眾人紛紛坐下,開始喝酒聊天.

本甯靜優美的畫舫,一時間似成了集市.

"來來來,喝酒喝酒."

"光喝酒無趣,我們來劃拳!"

"好,劃拳……"

未央和鳳隨然坐在正中心,和那華服公子以及比武場上見過的男子在一張桌子上.

微微抬眸,她目光輕輕掃了一眼四周.

那華服公子抬起白皙滑嫩的手拿過一杯飄蕩著絲絲馨香的美酒,語氣豪壯:"來,隨然兄,我尚天磊定要敬你一杯."

這一刻,他又不好似與剛才那要找樂子的風流公子不是同一個人.

鳳隨然輕笑,也拿起一杯酒.

他的聲音因面具的遮擋略顯沉悶"不知尚老爺如今可好?"

"家父很好,當年若不是隨然兄相救,恐怕家父也活不到今日.不過,天磊不解的是,隨然兄的醫術如此好,為何卻一直默默無聞,隨然兄雖是天玄老人的弟子,可風頭都被藍公子奪了去.更何況,神醫與弟子相比,怕是神醫更受矚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