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誰說要和你不醉不歸了
083.誰要和你不醉不歸了



"怎麼了,央兒是想我了?"

未央俏臉一青,無語凝噎.

狠狠翻了個白眼,她正想什麼,卻驀地被打斷.

"師兄想和我們一起出門?好啊.咱們師兄弟二人許久沒聊了,師弟還記得師兄酒量過人,趁著今日畫舫之行,我可要好好敬你幾杯."鳳隨然嘿嘿笑道,眸中閃過奇異的光芒,面具底下的雙唇勾了勾,有些狡詐.

藍陽哈哈一笑,看似爽快地點頭稱好"師弟的酒量更是驚人,好,那就不醉不歸了!"

"不醉不歸."

兩個大男人話,未央這個明顯被擠出去的女子完全插不上話,眼睜睜看著他們互相吹捧,然後自顧自決定著要喝酒.

把她當什麼了?

無視她不,還完全不在乎她的感受.

人妖憑什麼想消失就消失想出現就出現啊?憑什麼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啊?哼.

只是,那吃喝玩樂的銀子可都是鳳隨然出的,鳳隨然既然答應了,她也不好再什麼,心里不甘,卻只能默默忍受.

藍陽依舊是一副悠悠然的模樣,與鳳隨然談笑著,只是兩人出的話,話中之意都是異常深奧.

三人並走,出了大門還沒走上二十米,便聽身後忽然響起清脆的呼喚聲.

"藍哥哥!"

"師兄."

藍陽一聽,眉頭微不可見地皺了一皺.

可下一刻嘴角的微笑又不動聲色地勾了回去.

身後之人很快便追了過來,司徒寸雨的用歡快的聲音道"藍哥哥你去哪?難道又去方樓聽戲曲?"

方樓?

又?

未央耳尖地抓到了某些敏感的詞.

據她了解,方樓在蘇城的作用就相當于21世紀的娛樂場所.

而"又"字……

想到這,她的臉唰地頓時黑了下來.

難怪見不到人,她還以為藍陽和妃暄兒有什麼重要的事,結果卻是和這司徒寸雨她們在那方樓逍遙自在地聽曲子.

靠.

那他現在又是什麼意思.和司徒寸雨玩完了又來找她?

她才不是舞女!

"唔……我與師弟去敘舊,和央兒不醉不歸呢.是吧,央兒."他看了眼她,笑的一臉燦爛.

怒哼一聲,她黑著臉冷冷道"誰要和你不醉不歸了?你要和我們一起去玩,我就要同意?鳳隨然,咱們走,我記得你租的畫舫擠不下那麼多人."



作者有話:今天身體不舒服.白天去了醫院,回來根本沒靈感.寫了好久,刪刪改改的.才出來這麼一章.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