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怎麼了,央兒是想我了?
082.怎麼了,央兒是想我了?



"蒼絕?!"

未央驚呼.

可下一刻,又忽然放下心來.

雖然這面具白衣男實在是很像那個誰.可是,貌似那個誰還在蒼黎皇宮奢侈的當著皇帝吧.再,身形相似的人多得是,就比如藍陽,若沒有身上氣勢之分,怕也和那皇帝差不多.

面具男一聽,微微一愣.

藍陽眸光微閃,哈哈笑了幾聲,隨即起身給兩人介紹.

他指著面具男,笑的跟個黃鼠狼似的,"央兒,他是我師弟——鳳隨然.我是你主子,然然也是你主子,記得哦."

未央黑線.

主個毛線的.

她為了避難才不置可否她是他丫鬟的話,可是,這並不代表她真是伺候他的下人.

然而,她也無法在這個時候否認他的話.

只好涼涼瞧了他一眼,目光暗藏玄機.

他似懂非懂,輕佻地回了個差不多的眼神.

而武林盟主甄選的初比,每人都有三輪比試要過.初比的第一輪,未央輕易地過了,還剩兩輪,她也一點都不擔心.

鳳隨然問她,就不怕暴露了身手,日後的比武無法出其不意,更無法輕松的贏?

她笑,出其不意可不是制勝的法寶.

再,他們怎麼知道她就不能繼續出其不意呢不是?

比試的順序以及對手是有專人負責分配,未央的三輪中間分別隔了幾天,正好當做休息.

鳳隨然的到來給了她很大的娛樂空間.

而她也總覺得,她和他志同道合,志趣相投,以至于好幾天,她都連日與他呆在一起,或逛園子談些有的沒的,或去酒樓大吃好的,或上青樓調戲調戲美人.

總之,有點豬朋狗友的模樣了.

而藍陽,卻貌似有自己的事要忙,常與妃暄兒呆在一塊.

未央落的清閑,反正沒人氣她麼,好得不得了.

可當空下時間的時候,心里卻有些不出的郁悶.至于是什麼郁悶,她自己都不知道.

直到她的第二輪比試的前一天,未央依舊一副輕松的樣子.

鳳隨然應該是來過這蘇城,對蘇城的名景或什麼好玩的地方都異常清楚.兩人好劃船,可正當他們出門時,一藍影從天而降,悠悠阻攔了兩人的去路.

"師弟什麼時候和丫頭那麼好了,連我這個師兄都不搭理.逍遙之事,怎可少了我呢."藍陽雙臂環抱靠在司徒府大門處,嘴角卷起一抹淡笑,眸光流轉如漩渦般卷著人的心神.出的話,卻有些涼意.

未央翻了個白眼."是你自己不出現的好吧,隨然想找你還找不到呢."

切,真是倒打一耙.

藍陽眉梢微挑,看了看她,似笑非笑道,"怎麼了,央兒是想我了?"



作者有話:好吧,你們讓我傷心了.木有到八條…但是,為了不讓某些看文的同學傷心,我還是更新了.然後,剛才停電了.停的我萬念俱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