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沒事,我禁打,傷不了
078.沒事,我禁打,傷不了



好坑啊.

未央歎.

可歎歸歎,她還是得按著規矩來.

兩人只有第一天是正經坐在比武場地看戲的,隨即的幾天,未央都藏在房里,亦或是出去逛逛.再沒傻的去看那不入流的比試.

直到她的第一輪開始.

藍陽本來可以不去的,可貌似是為了看她笑話,也破天荒的坐在位子上.

其他兩人,妃暄兒為了給她打氣.

司徒寸雨不不語也跟來了.

眸底閃過的不屑以及欲要看好戲的模樣揭露了她的想法.

未央不管,自顧自磨著一把匕首.

幾輪下去,終是到她了.

帶著匕首上了台,眾人一見,頓時唏噓.

這丫鬟是來干什麼的?

黑乎乎的臉,的身子.

好吧,他們隨便上去一個人,一根手指頭都能把她給撂倒!

眾人的反應似乎讓司徒寸雨很滿意,還特意帶了一個貼身丫鬟來,與那貼身丫鬟談笑,咯咯笑的如鈴聲般清脆.

未央翻了翻白眼,轉過頭快速地看了藍陽一眼.

妃暄兒心思細膩,即便未央神色只是一閃,卻依舊被她看在眼里,下意識便回頭看向藍陽.

只是,藍陽卻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悠悠撐著腦袋.

他不擔心?

為什麼?

是根本不在意她的輸贏,還是對她有信心?

剛才,她看著他那一挑眉,是在示威吧.

妃暄兒心頭微微一緊.

或許,丫鬟根本不是表面般的簡單.

的確,楚未央並不簡單.

上台後的她不疾不徐,淡淡的站在那,黑乎乎的臉也絲毫沒有緊張.與之不太符合的靈動大眼咕嚕直轉,似在想些別的事.

總之,她的表現一點都不如正常丫鬟般.

對面的大漢見她如此,只覺她是還,不懂分寸.

大漢有些好心,粗著聲音道,"丫頭,趁我還沒動手,趕緊下去,免得傷了你."

未央一聽,嘿嘿一笑,"沒事,來吧.我禁打,傷不了."

的確是挺禁打的.

以前從的訓練就是殘酷的,那時候身上每天都會添些新傷.要麼被野獸咬,要麼被人攻擊,要麼被懲罰.什麼都有,就算後來任務時不心受了嚴重槍傷,也被她熬了過來.

不過,他能傷到她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