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神冷冷淡淡,一改嬉皮笑臉
071.神冷冷淡淡,一改嬉皮笑臉



"寸兒!"妃暄兒微微皺了皺眉,嬌喝著打斷了她的話,"姑娘是師兄的朋友,你若再多,我就不理你了.

妃暄兒的好心給了未央一個好印象.再看身旁的藍陽,卻見他俊臉上帶著一如既往的悠悠淡笑,不不語.

"暄兒姐姐……"粉衣女子癟了癟嘴,"她哪是藍哥哥的朋友啊,若是朋友,怎會這副模樣,還牽馬呢."

未央微微勾了勾唇,看似云淡風輕的模樣,"誒,這下寸兒姑娘對了,我只是個打雜的.我可沒資格當你藍哥哥的朋友.

話音剛落,她一個轉身,獨自走進了蘇城城門.

心底冷笑.跟丫頭斗嘴還真是有辱身份.

難怪是他的朋友,都一個樣,哼,狗眼看人低!

再了,自己還救過他呢,那天的溫柔到底是浮云啊,今天她被人鄙視的時候,他卻一副看戲的樣子.她雖然不在乎一個丫頭片子的話,可他的表現卻讓她史無前例的氣了一回.

看著她有些灑脫卻離開的快速的背影,藍陽輕輕皺了皺眉,跟了上去.

"央兒生氣了?"他跟在她身旁.

"誰氣了?我才不氣呢,丫頭而已,我大人有大量不跟她見識."未央不屑一笑.

藍陽輕輕點頭,若有所思道:"你的確不氣這個,但是你氣我不幫你啊."

"……"

妃暄兒似乎對這蘇城極為熟悉,一路上領著他們左拐右拐的,一邊還與藍陽聊著,司馬寸雨時不時也插話,只是看起來,藍陽卻好似不怎麼喜歡她,每當她話,都淡淡的臉色,只有妃暄兒與他話,他才回幾句.

未央卻是冷冷淡淡的,一改往日嬉皮笑臉的神態.

藍陽若有若無遞過來的眼神,也被她自動忽略掉了.

只是耳朵,卻不動聲色地聽著有用的訊息.

原來妃暄兒在這蘇城已經有了幾個月,自那武林盟主甄選大會展開後,她便呆在蘇城,而她已去世的父母正好與這前任盟主有過交,所以便舒服地呆在那前任盟主的府邸.

當然,她在這自然不單是為了看這蘇城的美妙風景.

而是為她兩個師兄提前打探況.

所以這次接到藍陽馬上到蘇城的消息後,便算好時間等在城門口了.

也是因為在盟主府暫住了這麼一段時間,才會認識司馬寸雨這前任盟主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