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046.



未央被他一口酒嚇了一跳,急急一躍,躲了過去.請記住我們的網址)

"央央,你的謎面沒出錯吧?你的是米?米飯?"白衣皇帝一臉懷疑.

"唔……米的問題,只可意會不可傳.遐想空間很大呢.皇上您努力想想,以您的一世英名,必定能猜出來."未央嘿嘿一笑,慢悠悠地坐在幾旁准備好的木椅上,開始自斟自飲起來.

"不過……限時一盞茶時間哦."

"一盞茶?!"白衣皇帝一驚,"你剛才可沒!"

"啊?"未央眼珠一轉,打了個哈哈,"剛才不是忘記了麼,皇上您想啊,您若是幾天幾夜都沒猜出來,我不是得在這陪您磨嘰幾天幾夜麼.不公平不公平."

白衣皇帝黑線.

好吧,他早就知道這楚未央是頭狐狸而不是羔羊.

他就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對付她,如同對付那正牌蒼帝一般.

哎.

他心底深歎.

不愧是兩夫妻啊,都是那麼的奸詐,不吃半點虧不,還要反過來把人家的全部家當給奪了,讓他這個替罪羔羊賠了夫人又折兵……

未央默默的計算著時間,手指放在幾上,緩緩敲著.

當敲到十八下時,她眸光一閃,笑的比黃鼠狼還黃鼠狼.

"一盞茶時間到了喲,皇上可想到了?"

抬頭看去,正見白衣皇帝一臉鐵青.

哈,想當初這三個腦筋急轉彎她想了半天都想不出呢.他一代古人,還是最古板的皇帝,一盞茶這麼短時間能知道謎底就怪了.

"你這謎面實在是古怪,還硬是不願意告訴我這'米’究竟是何物.什麼只可意會不可傳,哼……"

白衣皇帝哼哼唧唧的,瞧了眼未央略有喜色的臉,神色更黑.

"好吧好吧,你,謎底是什麼."他咬了咬牙,一副豁出去的模樣.

"恩哼."未央唇角一勾,輕哼一聲,"米的母親是誰呢.答案,是——花."

白衣皇帝一怔,"為什麼?"

"花生米啊!"

白衣皇帝:"……"

"米的外祖母.花是什麼生的呢?有個成語叫做妙筆生花……"未央奸笑.

白衣皇帝:"……"

"米的父親,哎!"未央深歎,看了他一眼,恨鐵不成鋼的搖了搖頭,"父親當然是母親的戀人啦,蝶戀花,所以蝴蝶就是米的父親."

不知是被嚇的還是被雷的,白衣皇帝俊俏的臉已經是一片死灰.

"嘿嘿,皇上啊,您看這謎語,只可意會不可傳啊!哦對了,還有呢,米的外祖父是誰?"

不知是錯覺還是眼花,未央只覺自己話一出口,便看到白衣皇帝坐在軟榻上的上半身脆弱地晃了一晃.

她嘿嘿一笑,"米的外祖父啊,當然是抱過米也抱過花的爆米花啊!"



作者有話:45章改了一下,那媽媽爸爸外婆的⊙﹏⊙b汗現代語脫口而出.改掉了.寶貝們可以回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