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040.



把胸口的火氣直直壓了回去,未央黑著臉僵硬的扯出一個笑容,"呵呵,咱們不吵架,不吵架……來,來昨天答應過我的報酬.請記住我們的網址)"

蒼絕挑眉,有些驚訝她的自我鎮定和聰明,眸中閃過一絲贊賞.

可下一刻,又被他略微有些輕浮的笑給遮住了,"也是,你助我擋過一劫,是該給你應有的報酬.不過,我手下的玉佩……"

一提到玉佩,未央又來了火氣.

"你個人妖,昨天不是不追究了麼!再……"

"再什麼?"蒼絕眸光一閃,瞧了她一眼.

"再,再……"

再那玉佩早在她順手牽走的那天就被另一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黑衣人給搶走了.他現在來找她要,不是為難她麼!

未央不願出被人在自己手中搶走東西的事,索性破罐破摔,冷哼一聲,一臉無賴,"我可不管,你了不要我還的."

楚未央憋屈的模樣惹得蒼絕心大好.

看著她撲撲的雙頰,他輕巧的翻了個身.

伸出手指輕佻的勾上她的下巴,俯視著氣急敗壞的她,挑了挑眉:"央兒,昨天那是下下之策,在下可不是君子,從不認為過的話就得算數.現在你在我手中,我可是想怎樣就怎樣哦."

輕佻的模樣,可出的話卻帶著肅殺之氣.

未央心中一突.

這人實在是太危險了.

神神秘秘不按常理出牌.整個一超級大妖孽.

若是平時,她也不怕.可現在手無縛雞之力……

眉頭緊蹙成一團,未央沉吟片刻,忽然又換了臉色,笑眯眯道,"玉佩被人搶走了,那日我一轉彎就碰上一個黑衣人.我猜他肯定也是個刺客,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看上了我手中的寶貝.美人哥哥啊你就別找我要了,若玉佩在我手中,我定還給你,可現在不在,你就算殺了我我也沒法給你啊."

蒼絕聽,眸光微閃.

淡淡的瞧了她一眼,懷疑道,"當真?"

"當然是真的,我可不敢騙你唷."

微微挑眉,他淡淡道,"知道是誰嗎?"

未央搖頭,脫口而出,"他蒙面的,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大大咧咧進皇……"

話還沒完,她腦中忽然一閃.

這人不會就是皇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