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020.



未央撇撇嘴,看著十人絡繹進門.(請記住我們的

翠綠萍這才回過神,臉上露出無法喻的喜色,亦急忙跟著進了門.

未央皺了皺眉,在院外呆了一會,只覺不對勁.

跨步上前,向殿內走去.

剛進門便覺得四周有一雙餓狼似的眸子在悠悠地盯著自己,一張大嘴敞開,黑洞般產生了股股颶風,似要把自己卷進去吃掉.

輕輕打了個顫栗,未央更加警惕.

抬頭看去,可憐翠綠萍還不知道自己身處之地有多危險,居然一臉喜氣地揚手指著敵人送來的"黃鼠狼"做這做那,一會兒上房頂,一會兒鑽桌底.

毫無感觸自己將要卷入怪獸腹中.

未央似看到倆宮娥成為墊腹之物的杯具.

轉過頭,不忍再看這苦逼的人生.

眾人忙著"翻修"宮殿,未央自顧自出了門.

離上次出門已經三天了.

她直覺認為美王爺不好惹,上次在他面前偷了個玉佩已有些心驚膽戰,雖最後是安全離開,但秉著離危險越遠越好的道理,她是再沒去過那林蔭道.

古代空氣清新的很.

她在屋子里憋了幾天,再加上今天那老皇帝派人來,她是一個不爽再加一個糾結.

到底該怎樣出宮呢.

雖沒有剛醒來時那麼的虛弱,可這身體依舊那麼的弱.

她試過倒立,試過打拳,試過爬樹.

倒立時間短,打拳沒力氣,爬樹,一分鍾就會掉下來.

有用是有用,強身健體.

可這畢竟得花時間.

這姑娘的身體從沒有過功底,從頭再練,沒個一兩年是練不出什麼火候的.

未央邊思考,邊走在宮里,不知不覺卻走到了禦花園.

這皇宮倒是有點感覺,雕欄玉砌應猶在.

初秋了,禦花園還是有很多品種的花開的姹紫嫣,甚是養眼.

她在這皇宮一個多月,卻沒去過幾個地方.

以楚未央的眼光,卻也覺得她曾走過的兩個地方都有些韻味.

本是心煩的時候,可看著看著周圍的美景,倒也舒心了些.

偏偏老天不長眼,又讓她碰上了宮里的敵人.

林昭儀?

是啊,那穿的跟火雞似的可不是林昭儀麼.

不過她旁邊那女子倒有些氣質,衣著身,月貌花容,與林昭儀的濃妝不同,她一臉乾淨,只是發型卻有些複雜,形形色色的珠釵插在髻上,看上去大氣高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