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002.



"皇上饒命皇上饒命啊——"

獄卒們跪在冰涼的地上,瑟瑟發抖,大呼饒命.(請記住我

這下,完了.

徹底的完了.

他們只是些的獄卒,平素在這地牢里作威作福還可以,可出了外面,就什麼都不是了.

即便那些美人兒是已成了俘虜,也不是他們能染指的.

無人看到就罷了,可若有人看到,他們十個腦袋都不夠砍啊!

而今日,這個"人",居然還是傳容貌妖媚實則卻陰冷殘酷的蒼黎國皇帝!

嘴角掛著招牌的淡笑,漩渦黑眸卻流轉著若有若無的深意,左右掃了監牢幾眼,蒼絕緩緩轉過身去.

跪著的幾人一見,正要松口氣.

"沉介,你朕的皇宮是否該縮衣減食了?愛妃們用珍珠美顏,哎,銀子實在太少."

慵懶卻富磁性的聲音不出的悅耳,一聲略帶煩惱的輕歎聽在眾人耳里卻是讓他們齊齊變了臉色.

強大如蒼黎國,居然沒銀子?那可是笑話.

既然不是笑話,那就是悲劇了.

一旁站的挺直的沉介額角瞬間滾下冷汗.

血淋淋的悲劇又要開始了.

"皇上的是."

恭敬一聲,沉介了然,對著身後的侍衛使了個眼色,黃衣侍衛齊齊上前,把拼命求饒的獄卒反手一壓,等待命令.

看是三百六十刀剮刑呢,還是給他們個了斷——切成八段.

這一舉止直直嚇住了牢里眾人.

一時間,牢里安靜不少.

以殘忍薄揚名的帝皇所作所為都不簡單,每一次親手懲罰奴才,都是驚天動地.

幾個獄卒曾平生有幸曾見過一次.

那一次的車裂,徹底震住了他們.

他們知道,今日再逃不掉.

下一個車裂可能就在他們身上發生.

這一瞬間,牢內突兀地安靜了下來.

蒼絕目中的嘲諷更深,眼波流轉間,他隨意打量著他們臉上的悲戚.

正要開口為他們下死令,目光卻突地一頓,停在牢獄角落暈倒的十幾歲女童身上.

女童衣衫不整,破碎又凌亂.額頭一大塊的火,緩緩滲出鮮血.

眸光妖冶閃動,蒼絕看了她許久,薄唇輕啟.

"沉介,把她帶回去.傳朕旨意,即日起冊封她為楚婕妤,賜住華陽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