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001.



昏暗的空間.(請記住我們的網址

弱弱的燭火在外搖曳,四周緊密地豎著條條木欄,空氣中彌漫了腐爛潮濕之味,刺入鼻內,令人作嘔.

地牢深處,絡繹不絕的慘叫啼哭聲傳來.

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是女聲.

和地牢外層的漢子嘶吼聲相比,顯得那麼弱和無助.

底層監牢.

五六名身材壯碩的獄卒各抓著一個女子,上下其手地撕扯著.

那一套套本還精致豔麗的宮裝在他們的手里變成了碎布,遮也遮不住美人兒嬌豔欲滴的身軀.

美人們慘白著臉色哭叫著掙紮著.穿著類似囚服的漢子卻不為所動.

絕望閃現,女子們已不再抱有希望.

國破家亡,亡國公主被擒為敵國俘虜,她們還能有什麼期望呢.

獄卒放肆大笑,毫不知監牢陰暗的一角,那被他們嫌棄年齡而一手甩暈的十幾歲女娃正發生異變.

靈魂打架,隱蔽又玄幻.

女童衣衫不整,破碎又髒亂,不知是無意還是故意,那張本有著傾城容貌的臉卻是的,虛弱蒼白的臉看不出原本該有的傾城容貌,額角一大塊顯眼的色,緩緩滲著鮮血.

淫笑大起,就連忽然闖入的人都沒發現.

"真沒想到︿手下的人居然有這膽子.呵呵,真不錯……"

磁性溫潤的輕語徒然撞進耳膜,刺進心髒.

整個空間似乎一震,正准備大戰個三百回合的獄卒們身體一顫,臉色忽然大變,手忙腳亂就要推開手中的女子.

這這這……這聲音不是……

獄卒一臉驚恐,僵硬著脖子轉頭看去.

只見監牢拐彎處緩緩走出一容顏傾城的男子.他定在牢外,白衣襯托著修長的身形,正好擋住了虛虛搖曳的燭火.

墨發隨意地垂在肩後,他一對幽深迷離的眸似笑非笑地盯著滿牢的.

他淡淡的眼神掃過的地方均是一片輕顫.

他身後是一群黃衣侍衛,而帶頭的,卻是是一名身穿黑衣滿臉冰冷的男人.

沒有任何表,似乎只為主子而生.

幾人煞白了臉色,撲通一聲.

腳軟了.

"皇上饒命皇上饒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