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章
青玄的到來讓我略微安心了許多。 隨著陣法的驅動,天雷劃破云層,將血嬰團團圍住。它焦躁不安的在陣中亂竄。 而原本就布下的破魂咒也開始發揮作用,一個金色的八卦從地面升起,將千尋包裹住。突然一道道微藍的光芒從她天靈蓋沖出,直沖天際。那是被她所吞噬的靈魂,如今都得到了解放,去它們應該去的地方了。 雷鳴陣陣,云層中,一股異常強大的力量正在醞釀著。。。。。 血嬰開始慌了,它意識到情況不妙。它尚未能脫離母體,而母體的靈力已被散盡,為今之計只能提早脫離母體,也許還有一線生機!雖然那會讓它的力量大大削弱。 “不好!”我驚呼一聲,血嬰自斷臍帶想逃!天雷雖然密集,但百密終有一疏,血嬰體形小,動作迅猛,我與青玄無暇分身阻止,而霆恩身受重傷昏迷不醒。若是此番叫它逃了去,想找到它必定是難上加難,假以時日,它修行滿,再度現世,恐怕無人可以降服了! 正在此時,一個身影動作迅猛的穿入天雷陣中,抓住了想逃竄的血嬰! “贏政!”我驚呼,眼睜睜看著數道天雷擊中他,他跌入陣中心,數口鮮血嘔出。他留戀的看了我一眼,眼神中的訣別讓我心驚!他想做什麼!! “贏政!快出來!”我大叫。一聲巨響,我望向天空,一道光柱從天而降,將他們困在了陣中央!強大的氣流沖擊讓我們幾乎無法站住腳,快速給自己施下定身咒才勉強站住腳跟。我嘶吼著他的名字,但是無論我喊得多大聲,連我自己都無法聽清楚自己的聲音! 贏政用臍帶將血嬰捆綁起來塞入了千尋腹部的大洞,並緊緊的抱住了她。 “贏政。。。。。”千尋眼神迷茫的看著他。她已然是油盡燈枯奄奄一息了。沒想到,她竟然可以死在心愛的男人的懷中。。。。。這個她愛的最深也傷她最深的男人啊。。。。。。恨了千年,到頭來發現,自己還是深愛著他,真是諷刺啊。。。。。 “千尋,我對不起你。。。。。”贏政撫上她的臉龐,她靈力散盡,全身的血絲盡褪,美麗的臉龐蒼白得如同白紙,此時的她,不再是邪惡的惡靈,只是一個垂死的可憐女子。 千尋膛大了眼睛看著贏政,這話從他口中說出,她被震撼了。。。。。。淒然的一笑,兩行清淚滑落蒼白的臉龐。。。。。此生足矣。。。。。 地面迸裂開來,滾燙的熔岩從地底噴湧出來,炙熱的熱浪,讓身在陣外的我們都感覺到灼熱。臉頰生疼。 我們站在陣外,親眼看到他們被熔岩給吞沒,消失了。。。。。數秒後,光柱也不見了,地面完好無損,好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抬頭望月,月色的殷紅已經褪盡,明黃的月,淒冷的掛在夜空中。。。。。 贏政陪著千尋走了。。。。。傷感湧上心頭。。。。。 “霆恩!”我想起重傷昏迷的雷霆恩。他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他傷得很重,我慌亂的想去察看他的情況,可是胸口一陣翻湧,一口鮮血嘔出,我終于支撐不住,昏倒在地。。。。 “千夜!”青玄憂心忡忡的臉在我眼前漸漸模糊起來。。。。。 擁著懷中的女子,青玄的心掙紮著,他很想就此將她帶回地府,永遠不再讓她離開,可是。。。。。她真的可以心無牽掛的和他走嗎? “霆恩。。。。。”她在昏迷中囈語。 青玄的身子一顫,心中隱痛。。。。良久他終于輕歎一聲,輕輕將她放下,手在兩人額間輕晃一下,一藍一紫兩個小光點從千夜和霆恩的額間飛出,收入他的掌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