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章
“贏政。。。。。”他雖然是殘暴凶狠,但是他也是個可憐的男子,說到底,竟然是我害了他。。。。。。 “你叫我的名字?”他雙眼發出異樣的神采。“我從來沒有聽你叫過我的名字。。。。。。”他將臉埋如我的膝間。不論他如何要求強調,她始終只喚他陛下,這讓他曾經一度很沮喪。 “再多叫一遍好嗎?”他的樣子猶如一個脆弱的孩子尋求母親的安撫。 “贏政。。。。。”我的手不自覺的撫上他的發。 有多久了?有多久沒有聽人喊他的名字了。。。。。也許除了母後,就沒有人叫過他的名字。。。。。母親是他最愛也是最恨的人!他並非父皇異人的親生兒子,而是他母親與呂不為所生的私生子!這個身份是他一生最大的恥辱!他恨他們!以至于他一代帝王,竟然沒有冊立過一個皇後!因為他覺得,女人都是不可信的!她們只會魅惑,背叛他! 但是她不一樣,他是他一生最愛也是唯一愛上的女子!他可以為她做她想做的一切!可是她愛的竟然不是他!縱使他清除了所有障礙,可最後。。。。。她竟然甯願自盡也不願留在他身邊! “為什麼你要離開我!”他的肩在顫抖,我感覺到膝間的濕意。我撫摸他發的手僵了一下。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這情字,如何是一句話說得清道得明的? 青玄,贏政,還有。。。。。成蛟,每一個男子身上都承載著一份深情,可我只有一個人一顆心,我要如何才能夠成全每個人? 他突然如同一只野獸一般撲倒我,瘋狂的吻我,我沒有掙紮抗拒,我知道我欠他的太多太多,我無法回報他一點一滴的情意。但是眼淚還是不由自主的滑落。他看到了,刺痛了眼,刺痛了心。。。。。。他伏在我身上淒哀的痛哭。。。。。擁住他,我滿心的酸楚。。。。。 “什麼?找不到?!我不管,你想辦法給我找到她!”憤然的摜下電話,雷霆恩焦躁的心讓他坐立不安。一口飲盡了手中的啤酒,他火大的將空罐子狠狠砸向牆壁,罐子彈了一下,竟然砸到了供桌上的畫像,畫像晃了下掉在供桌上,玻璃相框摔了個粉碎! “SHIT!”雷霆恩連忙跑過去查看。那是他師傅的畫像。 抖掉相框上的碎玻璃,雷霆恩看著泛黃相片中的老人,感到很歉疚。他從小就跟著師傅,父母在他6歲的時候出車禍死了,然後師傅出現了,問他願不願意跟著他學法術,他說願意,師傅就把他帶在身邊,教導他所有關于除魔的法術。在他20歲的時候,師傅過逝了。是師傅把他帶大的,師傅就象他的親人一樣! 他取出相框,想去重新給他配個相框,可是卻在照片底下發現了一封信,信被封存了很好,用防水的牛皮紙包了一層又一層。 到底里面會是什麼呢?。。。。。。 =================================================================== QQ群號:39159383是安可的讀者群,歡迎親的加入!敲門磚是我書中隨意一個人物名或書名!新親老親們歡迎你們來到貓窩!隨時了解文的最新動態!這個是新的群,老親舊親們請速速歸隊啦!哇卡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