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章
“那是我的紙鳶!”一個稚氣卻霸道的孩童聲音響起。 “誰膽敢搶我兒的紙鳶!”一個華服美女從園子一隅款款走來。見到贏政花容閃過一絲錯愕和驚慌。隨即又恢複了嬌媚,風情萬種的施然行了個禮。“麗妃叩見皇上!” “起來吧。”贏政的好心情大打折扣。 “皇上。。。。。”麗妃等了半天卻沒有等到贏政扶她起身,只好悻悻的在宮女的攙扶下站起身來。“那是我兒的紙鳶,怎麼在你手上!”麗妃站定了卻發現贏政懷中擁著一個嬌美的少女。少女的手中拽著一個紙鳶。水盈盈的眸子看著她,她的容貌已是讓她嫉妒不已,贏政還如此親昵的擁著她的身子,眼中滿是柔情更讓她氣惱。仗著自己是贏政的寵妃,麗妃口氣不善。 “我不知道。。。。。”麗妃的口氣咄咄逼人,眼神中的怨恨讓千夜無措的絞著手中的線。 “是我命人拿來的。”原來那是麗妃所生的孩子在放紙鳶。只不過是一個紙鳶,麗妃的表情卻好象要吃人一般。轉向他時又是嬌媚可人。這讓他越來越覺得千夜的可愛與純真是多麼難能可貴。讓人發自內心的想呵寵她。 “皇上!”麗妃撒嬌似的纏住贏政的另一只手臂“她是誰啊?新來的宮女嗎?”她衣著樸素,不象是宮中的嬪妃。宮中的嬪妃她也大多見過,摸過底子,這樣絕色的佳人她沒有可能不知道的。 “你不需要知道。”贏政厭煩的抽手拂袖。“你下去吧。”他現在只想和她單獨相處。 “皇上。。。。。”他竟然趕她走!麗妃不甘心的在原地磨蹭。 “贏政!納命來!”突然從麗妃的隨從中串出一名宦官,手執匕首刺向他胸前。 贏政本可以閃過,但是又怕懷里的人兒受傷,情急之中竟然將麗妃推向沖來的刺客。匕首插進了麗妃的胸前。 她膛大了雙眼,看著胸前擴大的血跡,氣絕倒地,至死也無法相信贏政居然用她作為盾牌保護里的女子。 身邊的侍衛抽刀與刺客周旋,贏政的心思卻只在千夜身上。發現她的身子軟弱無力的掛在他臂腕中,他突然有種窒息的感覺。仔細檢查才發現她只是受了驚昏眩了過去。這才放下心。 氣定神閑的在涼亭坐下,懷中抱著她柔軟的身軀,他細心的調整好她的睡姿,讓她安穩的睡在懷中。仿佛涼亭外的打斗和方才的行刺完全不存在一般。 不一會,刺客就被制服,帶到他面前。 “贏政,今日殺不死你,是我無能,但是你逃不了的!遲早會有人來拿你的命!”刺客掙紮叫囂著。 “我的命在這,就怕你無命來拿。”話音一落,刀光一閃,刺客血濺五步。 贏政的表情絲毫沒有變化,眼都沒有眨一下,那血淋淋的人頭在他腳下滾了幾下面朝上,雙目圓睜的看著他。 侍從手腳麻利的把尸體抬出去,清理乾淨地面。一切又恢複了平靜,好象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懷中的女子睡得很不安穩,他溫柔的用指腹撫平她微皺的眉頭,用龍袍裹住她發抖的身子。 溫暖讓她慢慢變得安詳起來,嗅著淡淡的麝香味,她睡得很沉。。。。。